台嶼符紋籙:歷史可以很輕,讓讀者沒有意識自己正在觸碰荊棘
文|翟翱 2019-08-05

立刻閱讀:《寶島歷史輕奇幻 逆轉生百合王女與六公主》

 

台嶼符紋籙有一撮山羊鬍,讓他看起來像走錯棚的道人。我們約在一家非常網美的咖啡店,滿室是女性客人品嘗甜點、調笑八卦的巨大轟鳴。台嶼符紋籙乍看有點格格不入,但他只是瞇著眼笑說自己早上去搬肋排。肋排?沒錯,就像《紙牌屋》凱文史貝西愛吃的那種。他問我們:「現在身上應該沒有味道吧?」

 

祖傳韻書開啟他的創作之路

 

台嶼符紋籙本名蕭輔昇,大學讀機械,退伍後赴舊金山藝術大學念多媒體,曾在後來製作《流言終結者》的「M5 Visual Effects」實習。在美六年後,返台從事遊戲業。2014年,他本想自行創業,豈料太太罹癌,遂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她。也就在此時,小說之神彷如異相降臨,「我夢到一個紅衣女,跟我說趕快回家找出一個東西。半信半疑之下,我回到老家倉庫,那裡早就什麼都沒有,四舅公卻跟我說有東西藏在屋頂。我上去找,挖出一本書──《硃十五音》。」

 

《硃十五音》傳承自《彙集雅俗通十五音》,後者是由清同治年間文人謝秀嵐編纂,記載閩南語發音的韻書。有若天書的韻書怎會在老家倉庫?「問家中長輩,才知道我家在日本時代被抄過,原來的《彙集雅俗通十五音》搞丟了。後來祖先默記《十五音》,再到中國將記下的內容印成書。光復後沒多久發生二二八,阿祖怕惹禍上身,就把書一包丟到屋頂。」


 

閩南語韻書與他的創作有何關係?台嶼符紋籙開始話說從頭,每次解說都要把時間線拉得很長。「清代有一個學者叫黃謙,他提出十五音可用『三堆成字法』創閩南字,可是不怎麼成功。以前我做遊戲開發,熟悉程式處理,所以想到用ASCII的方法(編:基於拉丁字母的電腦編碼系統)來解黃謙的問題,也可一併處理同音字,結果就是『大語符紋』文字系統。」然而,一般人怎會知道閩南字,以及如何使用?台嶼符紋籙便把這套系統放到小說,「就像我的簽名。」

 

「不管是誰引導我找到那本書,我都會努力把一個失傳的文字系統傳承下去。」台嶼符紋籙在女孩打卡自拍的青春咖啡館裡對我說道。諄諄之言在一群人的下午茶中有種凸出的錯置感。

 

台嶼符紋籙當兵時曾入射擊隊,1997年在美國加州參加射擊比賽拿到團體賽冠軍。

 

從做遊戲到寫小說,會不會不適應?台嶼符紋籙說,最大的不同是空間感。遊戲需要創造視覺空間,小說則是要讓讀者想像這個空間。此外,遊戲無法用文字「悽悽慘慘戚戚」這樣壓縮人物情緒,但小說可以表現相當多。

 

藉輕奇幻沖淡歷史的血腥味
   

走錯棚,也是台嶼符紋籙小說給人的感受。他的「寶島歷史輕奇幻系列」,結合正史與小道,藉奇幻處理清代台灣,《逆轉生百合王女與六公主》以平埔族大肚王國為背景,卻有來自魔法世界的女皇;《迷途的黃斗乃》寫嘉慶年間海賊領袖蔡牽作亂,虛實之間恍若武俠小說;《台灣械鬥中的藍眼天使》以嘉義知縣王衍慶平亂為經,賽德克族傳說為緯,交織成斬妖除魔的異世界風景。


 

凡此種種,都讓台嶼符紋籙的歷史奇幻小說顯得獨一無二。不過真正讓人覺得「走錯棚」的,是他動用「不同的奇幻系統」來建構結合現實的世界觀,有原住民巫術信仰,日本動漫式的魔法,再加上中原武術與祕密結社。

 

為什麼不正經八百的寫歷史小說?台嶼符紋籙說:「台灣有正史以來,漢人在台的四百年歷史充滿血腥鬥爭,所以許多歷史小說都變成傷疤文學。」還沒癒合與癒合的一層層瘡疤,掀開來都是爛的。此外,朱一貴事件後,很多歷史定論都是官方說法,詮釋視角定於一尊。「這樣的環境下,你要如何描寫台灣歷史?」台嶼符紋籙反問。

 

自老家倉庫挖出的韻書,開啟了台嶼符紋籙的寫作之路。其中的「蕭興珍」便是他的祖上。

 

「從清朝過渡到日本時代的詩人洪棄生有詩云:『台灣刀俎地,殺氣填林樾。』我用奇幻小說的形式就是想化解殺氣。可以的話,我希望有不同觀點,政府的亂賊可能是百姓的義士。同樣的歷史,小說外是官方說法,是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放到小說,我希望讀者能嘻嘻哈哈的看完。所以除了奇幻,我更希望小說有趣味。」

 

在正史中撞見走錯棚的魔法公主,用奇幻形式、輕小說筆法讓故事騰空又接地氣,正是台嶼符紋籙的小說絕學。

 

閩客械鬥是難解的小說聖杯
 

不過眼前為我傳授寫作心法的道人,也有屬於自己的「小說聖杯」──渴求又難以企及的題材──閩客械鬥。「我們這一群寫台灣歷史小說的人,都苦惱如何寫閩客械鬥。」為何?「試想,你怎樣處理一段加害者跟被害者有名有姓,後人在哪都查得到的歷史?」

 

除此之外,道光六年的閩客械鬥遍及台灣西半部,現在卻像船過水無痕,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之中,小說又該如何解釋?道光六年的導火線是有人偷了一頭牛。偷牛是小事,問題是怎樣的組織結構,能讓偷牛這種小事快速變成上至噶瑪蘭,下至嘉義的勢力對決?「我們可以在歷史中找到前因與後果,但無法看到全貌──中間是怎樣的人或組織在使力。進一步追問:是誰驅動這個齒輪,他們又是為了什麼理念?」

 

「拉遠視角,你可以看到建立新政治實體跟復興中華,在台灣歷史上不斷出現。」台嶼符紋籙就像可隨意調整焦距的鏡頭,信口捻來就是不同時間軸的台灣。康熙二十五年鄭成功部下在諸羅縣結合「番民」反清;雍正三年水沙連社骨宗事件──清廷派員兩千,圍剿邵族水沙連社,翻出八十五個漢人頭顱;乾隆十年有彰化地豪流氓誣陷引起銅鑼村滅的三座厝事件;五十一年有震動北京,隔海調兵台灣的林爽文事件。小說家像孜孜矻矻的歷史專家,也像穿越時空的旅人。

 

談到這座島嶼的過往,台嶼符紋籙顯然有許多話可說。他的電腦有2T儲存空間,是他每週上國圖蒐羅的歷史資料。會不會怕資料損毀不見?「會啊,所以都是備份再備份。」

 

家族史也是台灣史的一部分


如果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難逃當下者的詮釋,有洞見也有不見,台嶼符紋籙的版本顯然與我輩讀的「認識台灣」歷史課本不同。學生時課本只有中國史的他,又是如何開始認識台灣的?   

為何不正經的寫歷史?台嶼符紋籙說,他不想再描繪「台灣刀俎地,殺氣填林樾」的血氣,而是用趣味吸引讀者,讓他們一同挖掘台灣歷史,「可以的話,我期待我的小說呈現多重觀點,政府的亂賊可能是百姓的義士。 」



 「我老家在蘆竹,最早可追溯到乾隆時代,有一些老家族的祖墳正中供奉女性。為何是女性?因為當初從中原來的人,取得台灣土地最好的方法,是跟平埔族女子結婚。翻開我家族譜,有女子姓潘,就是因為祖先與平埔族通婚。」一般人總以為歷史距離自己很遠,不會想到家族史就是台灣史的一部分。

 

從清代的大小動亂到家族史,道人在時空中來去自如,一旁的自拍少女反倒像迷失在青春之中。最後我問台嶼符紋籙,創作小說是先有故事還是先有歷史事件?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先有事件,因為歷史轉折遠比我們想的複雜。」

 

於是,小說家的故事追趕已成過去的歷史,歷史變得很輕,像棉花,只是沾著人血。

     

寶島歷史輕奇幻系列 走錯棚的台灣歷史

寶島歷史輕奇幻 台灣械鬥中的藍眼天使 台嶼符紋籙

本創作是以賽德克族的傳說,揉合道光年間閩客械鬥的史實,虛構來台西方驅魔師的女兒,加入番屯兵,並協助嘉義知縣王衍慶,平定動亂,斬妖除魔的故事。「反清、復明!」「反清者,拒做北京滿清皇帝的奴才,復興我中華民族!」 「復明者,既然滿清占據我中原大地,唯有在台灣建國!」 楊良斌說話之時,不自覺抓著自己頭髮。好確定現在那滿州髮辮已經解開。大清律例,要每一個漢人男子,都留起滿州髮辮,象徵自己臣服為奴才。這是天下漢人,最屈辱的痛!不禁大喊!「為了反清復明!為了復興中華,台灣建國!獻上我的靈魂!」

繼續閱讀
寶島歷史輕奇幻 迷途的黃斗乃 台嶼符紋籙

嘉慶十年,台海風起雲湧。大海盜蔡牽,在這一年自封為「威武鎮海王」。策畫著攻下台灣建立王國。而立場一向反抗滿清,希望能建立漢人帝國的天地會,更是全力支持。更派遣了幫主的親傳弟子、黃祈英來到台灣活動,希望能找到硫磺礦支援蔡牽。但這硫磺礦源,卻在獅設番族的領地內。更糟糕的是,獅設族也因為與天地會支會有嫌隙,派出有砍殺三十顆人頭武勳的第一戰士、兵妲孤鈽蔓。更威脅必須在月圓之夜獻上一人做犧牲,才能平息爭議。於是黃祈英在月圓之夜孤身赴會,決戰兵妲孤鈽蔓並僥倖得勝。卻發現這台灣人人懼怕的番族第一戰士、兵妲孤鈽蔓竟是個女子!原來身分是獅設族頭目之女、樟慕伊。這一刻起,黃祈英與樟慕伊的命運開始轉動,進而在台灣歷史上留下一段淒美的故事。本創作以台灣苗栗地區,所流傳黃斗乃與樟夫人的故事為背景。加上奇幻小說的元素,希望能創造不一樣的台灣歷史輕小說。僅在鏡文學連載呈上

繼續閱讀
寶島歷史輕奇幻 逆轉生百合王女與六公主 台嶼符紋籙

在正史的紀載中,章達金在康熙五十年渡海來台。隨後與岸裡社頭目之女、慈順結為連理,成為漢族在台中開發的第一人。岸裡社在其協助下,統合附近九個部落成為「岸裡大社」。章達金更輔佐大社頭目、敦仔阿打歪,挺過朱一貴之亂與大甲西社番亂等諸多危機。敦仔阿打歪,最後成為一代傳奇人物。雍正十年敦仔阿打歪獲得皇帝賜號「大由仁」。乾隆五年皇帝正式賜與漢族姓氏、「潘」。乾隆三十五年乾隆行親自召見敦仔阿打歪,賜從五品官勳。自此敦仔阿打歪成了百姓稱呼的「潘敦仔」,以及朝廷正式文件中的「潘大由仁」。其開墾的土地,極盛期遠超過了岸裡社的傳統界線,到了「東至軍工寮,西至渡頭山嘴車路,南至河埔,北至大甲界交界」,囊括後來台中市到后里的大部分區域。潘家後人,直到日治時期廢番為止,共傳承23代統治。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仍是台中神岡一帶望族。這一切,都因為章達金與慈順的相識,歷史才開始往不同的方向轉動。但歷史沒有紀錄的是……章達金竟是魔法帝國的女皇轉世!為了拯救魔力即將枯竭的世界,真神徵招了魔法帝國女皇。要找到六位真命公主並結為連理,才能贖罪返回魔法世界繼續女皇生涯。為了完成任務,真神甚至交付了精心傑作的「神保證」。但是……,轉生成廣東藥材行少爺的章達金,壓力破表就忍不住哭著抱怨!「居然特地賭上名譽做了這種東西?」「我討演變成男人……」「神呀……你欺負我……」嚴謹的台灣歷史+全不正經的腦洞大開輕小說僅在鏡文學連載呈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