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英雄少年:高普專訪
文|鍾旻瑞 2019-07-22

立刻閱讀:《老大快跑》

 

人生已達下半場,卻仍帶著傷痕向前奔跑,不是為了競逐名利,而是想守護傾頹世界裡,那尚未崩壞的所愛。這正是高普在鏡文學連載的新作──《老大快跑》的主軸。少年已遠,但英雄未晚。

 

天意使然轉行寫作

 

高普十五年前投身寫作,已出版十多本長篇小說,創作類型橫跨驚悚、推理、奇幻、武俠。他彷佛是故事製造機,信手拈來就是一個小說宇宙。雖然寫作風格熱血,他本人卻相當「清淡」──說起話來音調平穩,少有起伏,也看不出情緒變化,與他小說那些在泥淖中奮鬥的角色,顯得反差。

 

能如此多且廣的維持創作,除了靈感不絕外,必然對寫作有堅定的信仰吧?當我探尋高普踏上寫作之路的契機,發現每回出版新書的作者簡介,總有這麼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步入這一行有點天意的成分在。」


 

天意所指為何?高普笑說,其實背後沒有什麼複雜的玄機。原來他畢業於資訊工程學系,成為專職作家前,曾進入IT產業。怎料命運作弄,他天生體質對電磁波敏感,工作環境又必須面對裸露主機板──輻射遠高於家中電器。長期下來,高普漸漸感覺身體吃不消。所謂天意,也是老天的玩笑。

 

在相同領域打拚多年,高普最終認清無法學以致用,決心轉行。他輾轉換過幾個方向,亦嘗試考金融理財執照,卻正好碰上股市崩跌。屢遭挫敗,讓高普自問:「真正想做的到底是什麼?」就在此時,創作的欲望開始浮現。

 

高普年幼時家中有大量藏書,沒事便隨手拿來讀,從大眾小說如倪匡、金庸到俄國文學杜斯妥也夫斯基,以及中國四大名著等,都是他少年時代的讀物。對他而言,類型和嚴肅與否並不重要,「只要是好看的故事,我都會去讀。」這也影響他未來的創作方向──跨越多種類型,唯一不變的是追求「說故事的力量」。

 

讀多了,高普嘗試創作,不過他最初選擇的媒材不是小說。高普有美術天賦,從小常在繪畫比賽中得獎,也喜歡自己編故事畫漫畫,但以前僅能偷偷作畫,在同儕間傳閱,從未公開發表。創作的渴望,高普少年未曾認真看待,長大後面臨轉業壓力時竟突然迸現。於是,他選擇了一般人轉業不會考慮的道路──專職小說創作。

 

從IT工程師變成新手小說家,高普是否曾感不安?高普的回答很務實,他最初開始創作,靠的是過去當工程師的積蓄支撐。「所以說,這一切真的是天意。」高普再次強調天意,這時語氣卻像感激。

 

橫跨編劇漫畫小說
 

寫作幾年後,高普在小說領域有了點成績,便重拾過往興趣──參與漫畫編劇,並把當時在漫畫領域的所見所感發揮在《爆漫狂人夢》中。之後,高普踏足影視劇本,豈料一出手便遭遇問題。

 

高普原本是工程師,結果身體對電磁波過敏,輾轉開啟他寫劇本又寫小說的創作道路。

 

劇本與小說不同,無論在格式或敘事技巧上,劇本都有獨特的規範和理論,未經訓練直接寫劇本,通常有不短的陣痛期。高普也不例外。一開始,他將自己的小說改編成長片劇本,照著小說場景直接分場,然而分完後只有二、三十場,完全無法構成一部長片,「這時我才瞭解劇本是一門嶄新的學問。」

 

但高普畢竟不是創作新手,很快便熟悉電影劇本寫法。最好的例子是,高普的劇本《阿榮》結合荒謬喜劇與穿越懸疑,以鐵牛運功散廣告的阿榮為主角,將他受困電視螢幕,永遠當不完兵的奇詭宿命勾連至整個臺灣;不但獲優良劇本獎,更將於九月籌備開拍,翌年上映。

 

儘管格式上有不少限制,高普認為學習劇本的創作技巧,對小說寫作多有啟發,「電影是一個很成熟的產業,這些總結出來的規律是千錘百煉的。回來寫小說時,不一定要百分之百遵循,但有些規則能説明故事前進。」

 

高普的說法可從新作得到印證:《老大快跑》講述落魄的幫派老大藉由參加馬拉松比賽,挽回與女兒的感情;《爆漫狂人夢》裡懷才不遇的老年漫畫家試圖重拾畫筆,卻不斷遭往日回憶糾纏;兩者皆具強力的故事動能,在開頭便清楚揭示角色遭遇的衝突。

 

例如《老大快跑》的女兒美心為高中體育老師,而主角標哥一開場便到美心學生家中討債,以此為核心不斷鋪陳,讓標哥有機會化危機為轉機;《爆漫狂人夢》則雙線進行,交錯描寫同一角色在兩個不同生命階段追求相同的夢想,卻在開場預示主角的失敗。故事裡的明確「前提」,就像火車頭帶領人物與讀者前行。

 

此外,閱讀兩部作品,讀者可以感受到「電影感」很強──場景跳躍快速,且不同于傳統小說會花許多篇幅描述主角內心,《爆漫狂人夢》和《老大快跑》透過事件和行動推動故事,這些都是高普從劇本理論中吸收的養分。

 

破繭而出才有故事
 

初寫劇本,高普遭遇不小挫折,然而他在105年以《阿榮》獲優良劇本獎。從《阿榮》到《老大快跑》,高普擅長寫小人物與現實拚搏的故事。荒謬又勵志,還帶些許頹喪,也像他流轉的創作之路。

 

我好奇問高普,為何兩部新作皆選擇底層人物作為主角?原型來自何處?高普說,這是考慮戲劇原理的「角色弧線」──好萊塢發展出的三幕劇中,主角的境遇必須有高低跌宕的發展,故事才有前進的動能。  


說完,思考半晌後,高普又接著說:「也或許是我年紀大了吧。」隨年紀漸長,高普看待人情世故,戴上了中年後的淡然濾鏡。年輕時,他喜歡武俠小說裡有絕世武功、左擁右抱的英雄少年。現今,他更希望描寫人在困境中破繭而出的意志。

 

三十幾歲轉職寫作,高普將原因歸給天意,然而當他成為故事的創世神時,又讓角色不服輸的對抗命運,或許這正是創作最矛盾也最迷人之處。

 

談到寫作何以為繼,高普說自己不缺乏故事的點子,少的是連結它們的知識背景。因此,他現在多讀歷史、經濟等學術書籍,閒暇之餘就去爬山,創作難解的問題往往在山路巧遇答案,這時便急忙拿出紙筆記下。

 

至此,我才意識到眼前影薄的男子,默默在與命運之神搏鬥。儘管過程道阻且長,年少時回望四周,難免感到茫茫無所適,不過透過創作積累,高普證明老天只是在正確的時機推了他一把,就像迷宮裡的將軍仰望星斗,感歎其鬼使神差的一生。 



   

高普作品集 最新作品:老大快跑

老大快跑 高普

講情重義的黑道老大標哥,雖然外表凶神惡煞,討債時卻總是掉漆。與失散多年的女兒美心重逢後,為了贏回女兒的尊重,標哥天天去美心任職的學校「報到」,因緣際會開啟路跑人生,決心以即將舉辦的馬拉松賽事為目標!此時地方幫派卻悄悄掀起風波,一款藥效強烈的新毒品橫空出世,不僅黑道幫眾接連染毒,連美心的學校也出現可疑人士遺落毒咖啡包……這場路跑賽事,牽引出錯綜複雜的陳年過往,當標哥奮力跑向終點,等在前面的會是快樂結局,還是悲劇收場? 

繼續閱讀
爆漫狂人夢 高普

當年是漫畫學徒初戀上戲班女孩如今是老漫畫家想找回昔日風光這是一部「青春、國漫、戲班與戀愛,都由盛轉衰」的大時代故事……. 過氣漫畫家老葉,曾在雜誌上刊載過轟動一時的《大俠黑旋風》,但新作品被雜誌社拒絕,才發現自己與這個新時代格格不入。他想找尋重新放手一搏的機會,神秘女孩詠貞卻在這時出現,不知為何,他對女孩有股莫名熟悉的感覺……

繼續閱讀
新企業神話 高普

令人窒息的都市節奏裡,一股詭魅的聲音四處流竄,聽過的人說,那是世界上最美的聲音。魔獸一般的頂級企業中,人們宛如零件般運作,除了那天生的王者是個例外,他說:「我將創造新世紀的極致神話。」謎一般的詭魅聲音,到底來自神,還是魔? 什麼是真正的冒險生涯?昨天才在馬雅古墓出生入死,今天就來到最現代的超級企業,而明天,面對的將是無比強橫的邪惡力量!方去尋,冒險世家的成員,被譽為亞洲最優秀的青年冒險家之一,他將如何面對日趨凋零的冒險事業?天鼎集團,一個無庸置疑的頂級企業,其規模足可與眾多小國家抗衡。一樁樁神秘的暴殺案,將原本毫不相干的兩方聯繫在一塊,這些兇案背後有何陰謀?而那段流竄在手機裡的詭魅聲音,又來自於何方?神秘教派以人血畫下圖騰,他們有什麼目的?誰才是他們真正鎖定的目標?兩位出類拔萃的絕色美女,典型截然不同,她們會與方去尋產生什麼樣的糾葛。一切的一切,就彷彿一團蜘蛛網一般糾纏不清,方去尋真能解開這些謎團嗎?還是將從此陷落在這龐大的企業泥沼之中──

繼續閱讀
夜班車 高普

人類視線無法企及之處,有無數個未知世界,其中有些像天堂一般,充滿歡樂與和諧,唯有最幸運的人才能處身其中。另一些神秘空間,被難以言傳的妖異力量所掌控,裡頭的生命屈辱地活著,宛如草芥和髏蟻,一旦陷入就無法逃脫。這種空間常會派出黑暗使者,引誘世上最時運不濟的倒楣鬼前往,在時空交接點將人扔進去。故事主角黃胖就是這種衰人,懦弱的性格讓他飽嚐霸凌滋味,在一次不成功的自殺計畫後,莫名其妙被送到該地,坐上一班永遠無法回頭的夜班車。若不是那位比他更倒楣的前輩搭救,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這兩個人和其他伙伴,是否有機會突破那股妖力,倒車回頭重返人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