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特寫】

崑崙

以筆為帚——憤青也是一種潔癖

【主題企劃】

生如夏花

除念師阿平

一群為除念而存在的職業匠人,故事就從除念師「阿平」開始

【鏡文學主題徵件】

希區考克驚悚劇場 (由於投稿踴躍,徵文延長截止時間至10.31)

暗戀與被暗戀的自我辯證

像你這樣的男孩

【鏡文學主題徵件】

校園小說徵文大賽

站編推薦

:

夢幻甜點師

一部關於甜點與初戀的小說

廖文綺

小說

:

Real Lemon

因為情傷而在酒吧買醉的男人,巧遇另一個男人 這是命中注定的邂逅,或只是速食一夜情?

Beck

小說

:

艾黛爾戴斯

一個宵禁的夜晚,名作家桂子虎初訪「迷城」。在這座謎團交織的戰地遺蹟裡,他邂逅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名女子,一個是他的生命之光,而另一個卻決定了他的死亡……

吳威邑

小說

:

1933時空逆流

來自廿二世紀,第一次學人家走私的王紹屏,不幸一開始就被官方追捕,不小心穿越到1933年抗戰前夕,滿帶高科技、金手指卻胸無大志的王紹屏會如何改變歷史,創造1933時空逆流呢?…

黃晁

小說

:

Meet You in the Line

身為低頭族的青帆,因為手機沒電在捷運上閑得發慌,起心動念偷瞄了隔壁男孩的手機螢幕,居然發現男孩正在跟一位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聊天?!

賴以威

小說

:

「是很寂寞的星星嘛。身邊有很多其他的星星,但因為看不清楚,所以感覺自己很寂寞。但星星是自己選擇要跟別的星星保持多遠的距離的。」 「那代表什麼?」 「那就代表說……星星剛開始不知道寂寞是什麼。是別的星星讓他覺得寂寞的。」 少年浮動的愛情故事。

林湖

小說

:

愛情的兩種香氣

都會X愛情X輕奇幻 一場香氣四溢的愛情故事 芳療師項澍耘對有「世界級芳療專家」稱號的老闆梅堇岩懷有深刻的愛慕。尤其是在梅堇岩送她一瓶珍貴的許願花精後,她情感淪陷無法自拔。儘管她知道,梅堇岩已有同居多年的女友。 在知道公司被競爭對手夏園逼得節節敗退時,她自願到夏園臥底竊資,認識了頭號敵人夏燦揚,不料狀況逐漸失去控制,她用許願花精控制局勢,卻導致了更嚴重的代價......

倪采青

小說

:

隨著生活結構的改變,已經沒落的牽豬哥行業,雖逐漸淡出我們的生活,但從曾經擁有的繁華歲月中,我們卻很容易從褪色的故事裡,窺見那段樸實生活的溫馨,也隨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為那個年代留下許多暖意的悲喜........

閒書生

小說

:

《英雄熱》上卷:麒麟亂

論劍室主人江阿爹以編寫十五年的英雄書《麒麟人傳奇》聞名於世,其子江虎隱耳濡目染,對作為英雄有一頑固欲求,縱然暗自喬裝為麒麟人的行動中受重傷,仍舊不改其志。江阿爹莫可奈何,將虎隱托給朱雀王傳授刀法。 而江虎隱在上得朱雀大山苦練兩年有成時,阿爹遭逢危機,下山扮麒麟人的虎隱大顯神威,將逼迫其父的名伶夏晚懸與玄武號擊退,唯虎隱志得意滿時,卻惹出四大門當家唐金驕、獨孤嬾、夏勘花齊聚麒麟鎮,一場風波無可避免……

沈默

小說

:

次柳氏異聞之染輕容

次柳氏異聞第一篇! 曾獲奇幻文化青龍獎第一名,關於蜀地織染的傳奇故事。

無患子

小說

:

包子和大寶的愛情故事

大寶要從土耳其回來了!包子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開始忐忑不安。 大寶是誰?他不過是包子的一個哥兒們,兩人稱兄道弟好幾年,從形影不離到後來沒有聯絡,他們之間的關係都是「兄弟」。 喔,對了,大寶是男生沒錯,包子卻是個貨真價實的女孩,只是在大寶面前,她就是個女漢子。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某一天,大寶開始沉默了,而包子也跟著沉默了,然後就尷尬到現在。 大寶從土耳其回來,兩人的尷尬延續著,因為他們都知道兩人之間的情感,已經不能只是嘻嘻哈哈了。包子有了男友,她一直逃避著對大寶的感情,倒是大寶,終於承認自己對包子的感情,只是他發現時,包子已經是別人的女人,於是他才去阿根廷長居。 現在,大寶回來了,包子更是不斷逃避,逃避讓她變得恍惚,魂不守舍,鬧出許多笑話。她有一顆刻著「寶包」石頭,從石頭裡走出了一位魔法婆婆,提點著她對大寶的情感。但包子始終不敢面對,怕萬一不成功,她就永遠失去大寶了。所以現在的狀態,是最安全的。 最後,就連男朋友都累了,他問包子,幹嘛不去找大寶? 恍惚的包子,跳上了計程車,到了海邊,嘶吼,呼喊著大寶。 大寶居然出現了! 這一次,包子面對了自己對大寶的感情。 魔法婆婆從石頭裡走出來,微笑著,搭著計程車離開。大寶說,那個「寶包」的石頭,他在土耳其的時候,送給了一個車站裡的老太婆。 這是一個關於好哥們經歷曖昧、逃避、終成眷屬的故事,透過細膩的情節,以及魔法幻想的橋段,讓愛情故事變得更活潑、更有影像感。

黃小貓

小說

:

如何讓孩子乖乖回家吃飯

女主角以人妻、人母的角色活了大半生。當丈夫退休、大小兒子相繼離家或成家後,她仍穿梭在廚房間。好手藝好妻子好母親,她用廚藝拉住一家人的胃,也拉拔兩個兒子長大。擅長滷肉的她,總能將食材蒙上一層琥珀色光輝的氣味,宛如色香味俱全的魔術。 有次,她意外翻到小兒子的日記,裡頭記載了小兒子暗戀男生的心情;她的思緒由是回到過往──一位名叫「阿笑」的女孩曾伴她度過青澀又清苦的少女歲月。那時,沒有同志遊行,沒有「同性戀」這個詞,只有「女孩」與「女孩」。小兒子從來沒向她出櫃,但她懂得小兒子,就像她懂得小兒子的胃;小兒子像她,就像他們都燒得一手好菜。

謝凱特

小說

點擊排行榜

選擇排行榜類別 小說 劇本

【鏡文學BL徵文比賽】 雙生 · 破愛

In.G

【母胎雙生,弱肉強食,必死一胎,存活其者,靈魂共生,魂體相連】 多年前,我的母親懷了一對龍鳳胎,當時我的親妹妹胎死腹中 只剩下我平安誕生,但很不幸的,我們倆的靈魂被困於男兒身 雙生靈魂、雙生性格、雙生之名,相互互補互生。 偏偏十八歲那年考上了師範大學,又偏偏遇見了富家少爺當室友。 時而陽光時而冷淡的富家少爺與擁有雙屬性靈魂的男子 將要如何同居於屋簷下 將要如何成為打鬧夥伴 將要如何破除世俗觀念 一場既尷尬又搞笑又令人臉紅心跳的劇情即將展開!! 請各位讀者拭目以待 ------------------------------------------------------------------------ "為了不走向你而瘋狂走過的 那無數的路 其實是走向你的 走在漆黑的夜路時 無意間飛去的星星 可能是在你頭上閃爍 因我的嘆氣和吹氣 花可能會傾向你而動搖 愛情到恥辱 重新從恥辱到愛情 一天無數次仍向你的吊桶 但是每次掉上來的 只是無數個岔道口 ------------------引用 羅喜德的<<藍色黑夜>> " ----------------------------------------------------------------------- ► 如果喜歡,還請各位讀者幫忙 [收藏/推薦/分享] ◄   o(≧o≦)o ►更新時間:[ 周一~週五 ]/六日不一定更 ►預計章回25章~50章內,每篇一千字上下

漢宮.故劍情深

疏梅淡月

【鏡文學BL徵文比賽】超能薔薇學園首部曲--凝凍薔薇

東方雪

【鏡文學BL徵文比賽】從來不只是朋友

東方雪

浮華世界:職場生存指南

明星煌

【鏡文學校園徵文比賽短篇組】曾經,那女孩

泯滄湮瀾

【鏡文學校園徵文比賽短篇組】 一點點勇氣

Vincent

回魂

張耀升

如何改變一個被暴力盤據的靈魂?如果暴力是個惡靈,它在不幸的家庭裡生根、攀附、蔓延,它能否被驅離?或者,以暴制暴只是暫時驅離,將來它會以更接近地獄的面貌回返?     在一個臨海小鎮中,住著一家人:因傷退休的警察張國忠(男,45歲)、飽受家暴的婦女蘇曉玲(女,32歲),以及國小高年級的兒子張建軍(男,11歲)。張國忠常發酒瘋鬧事,派出所的年輕警察黃清和(男,26歲)常通知蘇曉玲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把大醉路倒的張國忠扛回家,並懷疑其中有家暴問題。     張國忠的暴力虐待越來越激烈,兒子生日當天,他不滿母子兩人故意忽略他去餐廳慶祝,而來到餐廳鬧事,在眾人面前毆打蘇曉玲,兒子出手阻擋卻被盛怒的他打到昏迷送醫。     蘇曉玲看著昏迷的兒子在意識不清中還叫著自己的名字,決定要保護兒子,在兒子出院前,她趁著張國忠大醉,把他載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往下一推,偽裝成酒後失足落海。     回家後,她在兒子房間外聽見談話聲,她問兒子在跟誰說話,兒子說爸爸剛剛回來看他,爸爸現在是好人,不喝酒了,還說爸爸要帶他出海。     蘇曉玲帶著兒子準備搬家,兩人盡情挑家具,想像新生活的開始。他們在路上巧遇年輕警察黃清和,在黃清和的接近與真誠問候下,蘇曉玲發自內心感到開心,愉快氣氛感染彼此,兩人一起幫蘇曉玲的兒子重新過生日,好似一個甜蜜家庭的景象。     然而,蘇曉玲剛獲得自由的心中仍有罪惡感,在每個甜蜜的片段都感到亡夫就在左右,甚至聽見亡夫譏笑她與年輕警察曖昧的互動。     搬家當天,張國忠的屍體被撈起,蘇曉玲與她兒子一起去認屍,警方告知她,張國忠生前投保了鉅額保險,只要喪命,保險金全歸她所有,警方問她張國忠是否與人有債務糾紛,懷疑他的死因不單純。     在儐儀館外,蘇曉玲告訴兒子,人是她殺的,唯有這樣他們母子才能好好活下去,但是她不知道保險金的事,她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保護兒子。     此後,年輕警察黃清和每次的到訪與關心都變成蘇曉玲的壓力,在她心裡有鬼之下,原本曖昧的情愫翻轉成偵察與質詢。無法面對罪惡感的她開始產生幻聽幻覺,在兒子入睡後,她聽到水滴聲,以為下雨了要起床關窗戶,卻看見張國忠滿身是水坐在客廳椅子上。     蘇曉玲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便與她心目中最強硬暴力的男人,她的亡夫,對話。她的亡夫邪惡地指導她與兒子串供。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重複亡夫的行為模式,要求兒子與她套招,她從指導變成命令再變成叫囂,她猶如被張國忠附身,在兒子身上施展各種她以前張國忠虐待的招數,又在看見兒子害怕的表情後大哭求兒子原諒她。     年幼的兒子在黃清和面前藏不了話,被套問出實情,面對上門對質的黃清和,蘇曉玲在逼問下不得不承認,但是也逐漸變臉,粗暴、憤怒、殘忍,趁著黃清和不注意,從背後襲擊,殺了他。     清醒後的蘇曉玲知道自己已經走入絕路,為了不讓兒子背負「殺人犯的後代」的污名,以同樣的方式將黃清和綁在機車後座,載著他,來到張國忠落海的地方,她猛摧油門,載著黃清和衝向懸崖,製造兩人意外落海的假象。     在警方的偵訊室裡,警察與蘇曉玲的兒子談話,他悠悠地說著事發經過,略過所有蘇曉玲的暴力行為,但是說著說著,情緒逐漸失控,直到兩隻手從他背後伸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恢復冷靜。     那是站在他背後的,沒人看得見的張國忠與蘇曉玲夫婦的鬼魂的手,他們將成為兒子身旁的暴力幽魂,忠誠地陪伴著他一輩子。​​​​​​​

【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戳瞎你的陰陽眼

賴打

【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廢墟囚徒

路邊攤

【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啃老

紙飛機

我回來了

孫若萍

甜蜜殺機(劇本最終稿)

于尚民

【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媽媽,生病了

timands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