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評論

主动的小白真是高甜!!感谢99让小白新get醋坛子属性😂突然感觉99不是对手咋回事😂现在感觉这两只的关系虽然有点累(一个不敢戳,一个不敢爆),但还是很幸福,毕竟都是为了喜欢的人☺️感恩小金格辛苦码字!为了开车文章又码出了新长度,肌肉是拉伤还是断裂了啊?注意身体第一啊!还有迟到的中秋节快乐!(此处有颗小心~)

sheep 評論《糖衣毒藥》

後面的劇情會繼續更新嗎?🙋🏻

小妤兒 評論《求愛卡陰妹3:鬼小三》

有新故事😍😍😍

小妤兒 評論《三好玩具店》

林治崇與媽媽的結局亦好亦壞(好在他們終究相擁;壞在......你看了便知,而不精明還欠我一下打),他們的故事不只在於他們之間,那是牽繫太多過去與現在的繩索,纏繞在一起,打結了,拆不開,媽媽索性編織了新的一條,通往未來。我感覺無論現在、或更早、或更晚,無論林治崇在哪個時間點與媽媽相遇,他們都無法真正屬於彼此。於是後來,媽媽將自己給了林治崇,他讓志崇成為另一個他自己。是自由,或是禁錮呢?又可能是成全,成全了兩人的半生孤獨。不精明的文字一直是這樣輕盈慵懶,且帶有些許恣意、癖氣,這回又多添入冷面利刃與清涼菸草氣息,讀者乘坐其上,載浮載沉——『漂浮世代』,她是這麼對我說的,當兩人在夜晚暗得過早的臺北街頭,談論彼此的創作時。她似乎這樣說:我們這一代啊,就是無根且漂浮,這就是我們的『風格』。我則想:或許可以代換成『詛咒』,但又想,稱作『人生』才真正貼切。它比之詛咒更加沉重與黏膩,而無根的我們無法被其捕獲;亦無法自其逃離。彷彿每一個人,都站得離生命太遠了。我不會說話。我不清楚,是否大家也需要這樣,總是練習說話(隨著相隔時間越長而須加強練習);練習揣度他人話語或者文字裡埋藏的真意;練習好好地對自己所喜歡的事物說喜歡。這是一篇拖延太久的讀談,我害怕錯誤解讀了這個故事;這是一塊油墨刷得並不平整卻如實拓印我們這一世代的版畫,裡頭刻畫的每個情節,皆與我距離太近,因此我也害怕,錯誤地解讀了我自己。這是《媽媽》,不同於以往作者的任何一部創作,卻將會是你所熟悉的,只因你能在裡頭找到自己。

難越 評論《媽媽》

文字間不乏人物獨處時的場景,例如主角在深夜的路口,透過手機屏幕的微光按打著訊息;例如站在酒吧角落的媽媽,像是在那裡,又像不在那裡。我總想,或許獨處的人皆是孤獨的。雖然想要去哪裡,但最終哪裡都不能去,只好一個人,這便是僅有的,最好的生存方式。前不久,鏡文學舉辦『致孤獨者,自己的時區』主題企劃,演員陳妤摘選《媽媽》的一句對白——『我們要不要交往』——那是林治崇對楊淑娜說的話,在他揹著爛醉的楊淑娜回到她家,兩人聊大學的事情,聊他們之間,以及彼此彷彿被詛咒的人生與戀情。林治崇問,我們要不要交往,那是太過寒冷的一人,詢問另一人取暖的方法,可惜兩顆破了洞的心就算貼在一起,仍是透風。我尤其記得楊淑娜吻林治崇,林治崇在浴室望著鏡裡印著口紅唇印的自己怔怔作嘔。究竟因為寂寞得尋求戀愛而感到噁心;或因者無法喜歡上自己想要喜歡對象而感到噁心,沒有答案。若說『致孤獨者』,我想起的,卻是在林治崇的慶生派對,媽媽始終站在於他不遠不近的地方,像是罩著一層緊密的薄紗,林治崇從來不敢去揭:『我一抬眼,媽媽站在門口……我突然覺得心臟一沉,從胸口正中心直直往地上墜落,重*得沒有聲音。大抵被砸成了泥,也不知道撿起來你要不要。』——ch.6過於孤寂愛上一個人的瞬間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是不是就像,世界末日那樣?連你的心都不要你了,直往對方飛去,但你很清楚,對方也不會要的。這是我相當喜歡的,並且私自認為最接近戀情描寫的一個段落。章節取名卻是《過於孤寂》,既諷刺又可愛。

難越 評論《媽媽》

盗文有了,大陆作者可以看,但先说明,文学城可能会被罚,因为这部是色情小说。可能会被检举,还有被称三流言情IP

no body 評論《我們不能是朋友》

站編推薦

超萌死神來拜訪, 歡迎加入死神事務所! 「阿翔,我希望你加入死神事務所。」 「如果我……」 「如果你不願意,那麼我手上這把刀可就不留情了。」 「……」 那,這個問題,不是廢話嗎??? 在昨天之前,嚴翔還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直到他與一隻落單的黑貓相遇,他的世界從此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憨厚的鄰居大叔褪下偽裝的外衣,化身為負責帶領靈魂到天界的引路人;自己所豢養的白色貓咪,沒想到竟也大有問題。嚴翔一步步踏入這奇詭的世界,還被「懲戒人」冥烏以一把大刀架在脖子上威脅,最後只能乖乖同意成為死神事務所中的一員,擔任「死神管理人」。 只是,死神究竟是誰?祂又在哪裡出沒?這些困擾嚴翔許久的問題,終於在那隻偶遇的黑貓身上,很快地找到了答案!

卡西米爾另外讓愛覺注意到不是每一隻貓都是實體,有一小部分身體不完整,像是透過去的,他解釋人眼睛是靠光子才看見,「但如果這個東西不是靠光學原理被看見的呢?」又說攝影機也是靠光學看見,可能因此也拍不出來。而這也是他為什麼提到暗物質、暗能量的原因,它們不是透過光子看到的,並不是所謂的視覺系統看得到的,或者是以其他不知名的量子系統作為視覺,人眼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他並告訴愛覺想取得那個液體來研究。 「這些貓很明顯會用這些位勢能。」正好符合卡西米爾想要研究,接著他又翻出一些影片片段說出現了一個奇怪生物。這個生物出現地點不是距離攝影機太遠,就是太近只看到身體局部,遠一點時,她覺得就是貓,他讓她再仔細看,她發現有反光,「這貓全身除了四肢與頭部,覆蓋鱗片耶!」這隻生物也有一樣的現象,牠身上有些地方也是穿透的,「妳看鱗片的顏色,是不是很像琉璃,有一種流光四溢的感覺?」 物體原本的顏色不是因為它原本就是那個顏色,是因為我們看它,它才是那個顏色,是隨著看的對象所使用的系統不同,所以物體真正的顏色,真正的形狀,都不見得是人們看到、感知到的那樣。E=mc2,c光速這個常數,說明人們就是以光速去認識與定義這個物理世界,這裡蟲洞、暗物質、暗能量的問題就出來了,蟲洞、量子穿隧的問題,如果速度快過光速呢?「牠們看到的世界如果是同時運用了不同的粒子或量子撞擊來看見,或根本不以粒子碰撞為看見的條件,看到的世界會一樣嗎?物理公式還會一樣嗎?」 卡西米爾大膽假設「這些鱗片流光四溢,還有各種變色,就是光學效應產生的,光進入不同介質,不知名的物質,光學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物質排列組合推測應該是不規則的,才產生各種不同光學效應,才看起來有這麼驚人的色彩變化。」 他也回答了愛覺的疑問,這隻貓和那隻生物是在跟蹤他,衝著他來的。愛覺深入想了一下,那些貓從來不會跟著她,她看到那些貓都是在卡西米爾在的地方,讓她想到:「如果真的原先就有這樣的物種存在,牠們是為了什麼原因離開了安全的棲地,來到人類群居的環境?」她也想自己有點貢獻,覺得二人之間才共享的私密訊息,農夫市集的老闆是她探詢的對象,有點印地安血統的老闆收容有收容所容納不下的闖進人類群居處的保育類動物。 老闆是一位生物人類學者,也研究自己與其他原住民文化,他講了一個他曾經去了解過的原住民的故事回應,說不管是平原跟平原,或平原跟山林,族群與族群之間經常都在彼此爭鬥,搶奪土地、搶奪資源,一塊土地上歷史上可能換過許多主要支配者,把原居所跟土地的支配者做連結,經常只是為了一個支配的正當性,說原居所在哪裡,就只能住在哪裡,「手段不同,但它實質上依舊是在爭奪土地、資源,事件的本身還是血腥的。如果都市比較容易找到工作,生活條件比較好,原住民有什麼理由不會想要一樣的環境和條件,不會想要得到一樣的待遇?明明是掠奪者,卻以仲裁之姿出現,把它美化成一種善意,欺敵性十足。」

一個橫跨三十年的愛情故事。卻早就在二十年前便已經中止。面對再來一次的重生機會,究竟要不要與那個曾經失去了的她,重新再談一場戀愛呢? 兩段故事主角,交錯於偶然的歷史當中。面臨到不同選擇的分歧點,分別走上了不一樣的人生。

一千兩百八十八名房客全數消失了。 艾蜜莉・豪斯正面臨與妻子楊璟嵐的離婚狀態,她希望可以重建這段婚姻就像與父親比利・豪斯重新打造豪斯渡假村一樣,因此為了她的妻子、她的兒女,她願意犧牲所有…… 鄭永群與有婦之夫上司王薇的感情正處於抉擇,他不曉得該不該參加公司的豪斯渡假村員工旅行,因為他擔心自己承受不住看見王薇與一家人相處的畫面。但是為了走出情傷,也許參加這趟旅行會比較好…… 六騎士的單車環島旅行最後一站豪斯渡假村,為即將移民國外的朋友劃下一個完美的終點。但是他們跟住在飯店的一千兩百八十八名房客一樣,從來沒想過這個終點是如此的永無止盡…… 許廷聖一踏進豪斯渡假村開始感到暈眩且嘔吐,他的夥伴們都以為他是暈車,但他心裡很清楚導致他暈眩難受的不是經歷了山路,而是這個渡假村有問題。 徵兆不只如此,當天晚上豪斯的女兒艾瑪說看見滿身是血的屍體、文理女中的葛晶雅手機突然失去訊息,守夜班的兩個櫃台人員甚至看見了異相。 隔天,突然出現陌生茂密樹林包圍住豪斯渡假村,飯店裡總共一千兩百八十八名人口全部困在豪斯渡假村裡。失去了通訊、指南針也失靈,沒有人知道要怎麼離開這個渡假村。 「我們現在就像是在海上的漂流者,或者是遇到飛機失事墜在一座孤島上,我們暫時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艾蜜莉說。 一場求生與考驗人性的意外災難,隨著生存條件越來越差,人性黑暗醜陋面也逐一顯露…… 「已經沒有法律了,現在情況已經不一樣了。我們已經走到了非得進入原始模式生活的地步,只有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恐怖的大自然肆虐或者是鬼都比不過人心的可怕,大自然說風就是風、說雨就是雨,一個人對你友善的笑,卻不一定是友善的。與其擔心會被這個世界怎麼搞死,我反而比較擔心會被這裡的人怎麼害死。」 「那我們究竟可以相信誰?」 「自己而已。」 掙扎到最後的人,才是適者。 喜歡我故事的請追蹤我與推薦唷~~謝謝!!

一批又一批的罪犯被政府打上編碼成為獵物,釋放到民間由獵人捕殺,人們似乎接受了這樣的私刑正義。頂尖獵人兄妹檔,一直以捕殺獵物為生,直到有一天,政府釋放的最高懸賞獵物,竟然是他們青梅竹馬的好朋友……那個雨夜之後,最優秀的獵人成為獵物,為了逃開其他獵人的追殺,他們決定揭開政府最大的祕密……

「嘻嘻……你死掉了啊……嘻……」文恩是班上的獨行俠,從沒看過他和誰比較熟。他搬到了新宿舍後,每天來班上,面容越來越憔悴,在家怎樣都覺得沒睡到,所以越來越常在上課時睡覺,居然還發出陰森的夢話。阿遠突發奇想,借他錄音筆,看他房間是不是真的不乾淨。這個決定卻造成了我們預想不到的後果......。

被封印在地下室的惡魔 等待著那個人的到來   人類在吉貝斯塔大陸上佔據了一個小小的角落,而人類領域的外方則是稱為「外域」,外域擁有無盡的資源與未知的危險。那裡是地獄,同時也是冒險者們的天堂。   人類領域總共分成四個區域,北方是鐵匠之國,盛產礦物與工匠製品。東方是糧食之國,靠海,盛產農作物與漁產品,同時也是宗教大國。西方是沙漠之國,有好幾個大大小小的小王國在互相爭鬥著。南方是森林之國,擁有大量的馴獸師以及冒險者。在四大區域的中心點還有一個公共區域,也是人類疆域裡最熱鬧最發達的地方,叫做中央之城菲特利亞。   人類領域的北方是一片又一片的無盡山脈、那裡有熾熱的火山、冰冷的高原、在更往北邊則是天使族的地盤。人類領域的南方是無盡的樹海,存在著精靈族。西方是沙漠、東方是海。   除此之外,在大陸上的各地都有著年代不一的遠古遺跡。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顆超巨大的星球,這一顆星球發展出了超級高的科技樹。修練、魔法、武術、機械科學、靈魂學……等等,反正就是很厲害的一個超級文明。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顆星球突然之間迎來了世界末日,整個星球被炸的四分五裂。   有一個叫做吉貝斯塔的年輕人,他在世界末日之前預見到了世界末日的來臨,於是決定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自己深愛的人們與家鄉。於是他付出了種種努力,將星球上的的一塊小島給「剝離」了出來,將這塊島與轉移到了次空間之內。導致在世界末日之時,這一片大陸沒有受到任何衝擊,依然保持著原本美好的自然生態。   雖然這塊小島並沒有遭受到世界毀滅的衝擊,但是卻發生了文明斷絕。星球上種種的知識並沒有被傳承下來,只剩下一些零星的遺址。

這些誘拐人自殺的幽靈,居然還要算業績,你說可怕不可怕! 今年,耀輝上班的大樓裡接二連三發生跳樓自殺事件,其中一人是公司裡的員工,於是辦公室裡議論紛紛。耀輝從老婆口中聽聞詭異說法,但他嗤之以鼻。就在外遇被老婆發現後,他開始察覺事情有異……

隨著父親日漸暴戾的惡行, 以及與楊紹恩這段漸趨複雜的三角關係, 「姐妹」這本該美好的二字,被狠狠歪曲著、纏繞著, 越來越緊密、越來越緊密——像一條致命繩索,勒得他們三人無從喘息…… ——好像非得要有一人從這段複雜關係裡澈底消失, 他們才能重新獲得自由。 然而,明明最後獲得自由了, 為什麼彼此還是會為此心痛,甚至心碎? 也許就像昱曦寫下的那段話一般, 他們之間的故事和淚水,早已複雜得無從撰寫。 「我是個寫字手,專門替人寫下他們生前的故事。 ——然而這世上最難寫的,往往卻是自己的故事。」

真正的我們,還藏在那個真實宇宙的某個深處。 從小生活在高雄五福路商圈的小佟,到了大學還是離不開這裡。某天她在校園等公車,遇見了一名滑板男孩,之後男孩每天開車送她回家,直到有天男孩不告而別。多年後,小佟才體會那是愛情……

「你該死了,就這樣。」 阿留是負責告知他人「死訊」的死亡天使。某日,他受到即將離世的少女小紀委託,要幫忙完成「最後的工作」。 在小紀剩下的四天裡,他逐漸瞭解這個滿面笑容、即使消沉也會很快恢復的少女,然而…… (每週一、五更新,共 16 章)

《2019年夏季》 →你跑我追,來一場馬拉松吧。 短跑種子選手向時光在世界大學運動會的短跑預賽上終點前慘摔一跤,錯失晉級決賽的資格,卻不想迎來他短跑生涯的終點。 一直都是青梅竹馬周南川身後小跟班的孫茴從未想過因為她的疏忽會導致那個人在世界大學運動會上出了這麼大的糗。 是彌補、是愧疚、是佩服、是心動。 「妳知道嗎?真正喜歡的事,想要開始只要跨出一步,然而放棄卻必須要退好幾步才能到原點。」 她陪著他放棄短跑,陰錯陽差一起成為馬拉松隊員。 「希望在未來,也能和妳一起跑到終點線。」 月光太溫柔,他也笑得溫柔,她竟有錯覺自己的過錯能被原諒。 「孫茴──!快停下──!」他忍著腳踝劇痛奔跑,卻只能看著她的背影失速遠去,留下滿地鮮紅。 誰的惡作劇屢試不爽,終點前是否還有妳的等待。

點擊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轉心訣 :卷四.尋歸燕

溫菊

✺第一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 : 24萬最高微信人氣投票作品+優秀獎✺大賽評審&艾比索站長阿莫:好看!我真心覺得不輸給《步步驚心》✺狂想X史實:無上武力VS至高皇權VS黑暗帝國✺登上台灣鏡文學點擊榜榜首超過11個月【每卷連載完畢時另訂復更日期】人皆忌諱「劊子手」一詞,故以「執事」二字代稱。大清咸豐年間,國家風雨飄搖,危於旦夕。即便如此,有這麼一群人,仍被開國皇君設下的戒規套牢,沒能有選擇人生的餘地。他們是朝廷視作最後防線,身懷護國神功,甚至被當作屠城器的家族,御用執事。時日至今,他們第二十九代的當家,趙剛,年過半百,卻仍然瞧不見圓夢的契機。究竟,是人決定命運,還是命運決定人生?在這年歲,誰,能開拓自己的命運?就在這當兒,京城發生兩件大事。一為曹寡婦命案,二為湘軍團練曾國藩歸師。讓風,吹揚起了。佛渡眾生,乃心中之眾生;人在江湖,乃心中之江湖。原來,人對溫暖的渴求與光明的憧憬,也能是一種武俠。

收藏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紅街

牧葵

殺手系列x紅街娼館──是愛讓我們面目可憎──或是殘缺的醜陋靈魂才會試圖呼喚自身的另一半?藏身舊區的男娼館「紅街」,專門服務身處社會上層、卻狼狽地面對生活的貴婦們。娼館主人彭澤理作為一名同志,擁有著與娼館格格不入的氣質,除了表面的生意以外,還接受性交易糾紛而產生的殺人委託。「替你工作,連骨頭都會給你秤斤賣掉。」認識多年的友人如此笑道,他不曾辯駁。在這裡,只有赤裸的性、撕裂的痛、血淋淋的真心、信仰般的毒殺、不倫不類的殺手、一張張朝著不同方向凝望的臉龐──

推薦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紅街

牧葵

殺手系列x紅街娼館──是愛讓我們面目可憎──或是殘缺的醜陋靈魂才會試圖呼喚自身的另一半?藏身舊區的男娼館「紅街」,專門服務身處社會上層、卻狼狽地面對生活的貴婦們。娼館主人彭澤理作為一名同志,擁有著與娼館格格不入的氣質,除了表面的生意以外,還接受性交易糾紛而產生的殺人委託。「替你工作,連骨頭都會給你秤斤賣掉。」認識多年的友人如此笑道,他不曾辯駁。在這裡,只有赤裸的性、撕裂的痛、血淋淋的真心、信仰般的毒殺、不倫不類的殺手、一張張朝著不同方向凝望的臉龐──

新作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似是故人來

馥閒庭

天道輪迴,故人來否?#GL#據說是無限穿

追蹤人氣榜 完整榜單

新進作者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