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編推薦

:

搖滾巨星中年指南

SOLO樂團90年代風靡全國,主唱西克桑更是搖滾樂代表。不過江山代有才人出,隨後偶像派崛起,年輕人更喜歡時尚、好看的偶像明星,他愈來愈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加娜和阿勇是一對菜鳥編導搭檔,夢想拍一部長片電影,由於加娜是西克桑的歌迷,便想找西克桑客串演出,三人的旅程就此展開。

Vera Wang

小說

:

不老

塞外的陰沉悲風,削穿筋骨的苦寒,日與夜都是一場醒不了的惡夢 在白日慘淡無色,骨曝沙礫的絕望深淵裡 支持著藺玉熬過漫漫十年的光,是在家鄉等候的妻子語涵 兩年躲躲藏藏的逃亡,戰火已沉寂如隔世 藺玉以為他終於可以回到從前平凡的日子 然而,當他踏上了歸路

七樂

小說

:

《諸神崩殂之夜》外傳

第一夜,莉亞:(孤獨) 不染凡塵的聖潔修女,每救一人,必然損滅一官能。然而即使許下重願,仍喚不回約書亞母子的性命。最後,只剩下尚能跳動的心臟。 「為了拯救對我而言彌足珍貴的人,我需要妳的心跳。」 少年如鬼如魅、似幻似真,比起畏懼,老嫗莉亞多的是驚詫。

風韞翔

小說

:

灰色地帶

長期受到家暴的沈毓在父親過世後,被送往已經再婚的母親家中居住。對於當年拋下自己離開的母親懷抱著隔閡與不理解,但內心仍希望不要破壞母親得來不易的幸福,於是忍耐著被繼父獨子楊敬堯性侵的醜陋秘密,但又對著楊敬堯有著莫名的迷戀。

四絃

小說

:

彼岸花開了

一個是背負百年罪刑的鬼差 一個是不知自己離世仍懷抱夢想的少女 生命終結的那刻 他們相遇 生命再度輪迴的這刻 注定分離 彼岸花開了 等來的 是重逢 還是離別

禾又丹

小說

:

山神祭

「人類總會把畏懼的存在奉為神明。」 那是一則塵封於久遠過去的軼聞──山神祭。 在曾經幽暗未明,黑暗的時代裡,迷信的人們以「無緣」為由,將多餘的孩子奉還神明。 男孩於七歲前誅殺;女孩則披上純潔的白無垢,終身以巫女的身分受到村民供養,並於十六歲誕辰那日舉行山神祭祀,下嫁與山神。

銀色十月

小說

:

封神之島第一卷 黑水

一個太過炎熱的中秋節午後,三個不聲不響突然現身的客人,帶來了用血淚為墨,數百年的光陰為紙,沉重,卻已然在歲月裡化做一縷輕煙,銷聲匿跡的故事。 三言書店是位於台中市柳川旁,兼做古董交易的一間小書店。書店老闆馮初是個算命師斷言命該早夭卻不死的樂觀青年,與撰作靈異小說為職業,自幼稚園時結下孽緣,迄今已超過十八個年頭的好友兼剋星凌子猶比鄰而居。

七樂

小說

:

佐藤家的秘密

佐藤姊弟的家裡在某天突然出現了一位與弟弟大悟長相相同、自稱大助的男子;因其喪失記憶,姊姊佐藤愛子遂將其暫時安置於家中。在調查大助身份的時候,從前遭受姊弟倆所遺忘的過往竟逐漸被喚醒起來……

光卿

小說

:

殺人業務員

這些誘拐人自殺的幽靈,居然還要算業績,你說可怕不可怕! 今年,耀輝上班的大樓裡接二連三發生跳樓自殺事件,其中一人是公司裡的員工,於是辦公室裡議論紛紛。耀輝從老婆口中聽聞詭異說法,但他嗤之以鼻。就在外遇被老婆發現後,他開始察覺事情有異……

克拉瑪

小說

:

聖誕代理神

聖誕老公公離職了,急需有人代理業務,他找的代班人竟然是....

馬怪

小說

:

臺北逃亡地圖

沒有綿延到天邊的州際公路,沒有如廢墟般的小加油站,也沒有最後留給男女主角自殺用的無人海灘…… 這就是臺北,一個完全不適合逃亡的地方。

祁立峰

小說

:

《鬼島故事集》殺破狼

濟公廟的乩童王胖,受託來到某一座山中古宅,處理一樁鬧鬼案。結果遇到的是明鄭時期死於澎湖海戰的古代鬼,於是他找了靈異先生阿弦來幫忙。阿弦在超渡了古代鬼,化解一樁累世執念後,古宅的老管家也對阿弦和盤托出,希望阿弦能留下來幫忙,因為這古宅的大小姐不見了,而她竟然是三百多年前明太祖九世孫朱術桂的後人,然後這老管家則是當今天地會青蓮堂的香主,甚至翻開一部天地會密冊,阿弦的名字,赫赫就在上頭,而且接引人還寫道:陳近南!

飲馬人

小說

最新評論

評論排行榜

給孤煙打call ~~

裊裊評論《【愛情徵文】望月的喬 卷一●尋寶救人》

伍佰臉色陰晴不定,最後哼了一聲,才拂袖而去。在他的身後,那群看家護院一見主心骨離去,也頓時消了志氣,用衣物試圖擦拭臉上的穢物,可怎料這一擦,反倒沒能乾淨,反而錦上添花! 我哈哈一笑,大喝:「這牛糞估計你們是擦不完的!還不快滾回班家大院!不然我與鐘師傅又賞你們一記!」 一聽此言,那六人臉上露出了憤恨的模樣,咬牙切齒,似乎很不甘心。我倒也無妨,少了伍佰,這幾個貨色就使不出絕大部分的陣法,於我等有利。 想必他們這也清楚,不多久,他們便也學那伍佰那般,迅速離去。 待他們走後,我與鐘師傅對望一眼,各自暗下鬆了一口氣。 今日會有如此結果,全有賴鐘師傅的家傳絕學,百碎鬼哭腳。 要說起這腿法,可當真是駭人聽聞,聞者落淚,見者哀戚。 這招一出,無論是何人便無法抵擋,就連我都自嘆不如,要論起當今武學排行,鐘師傅光是在狠勁一路上的本事,那可真是名列前茅,高人一等。 不過雖然眼下班家樓摟全都走了,如今我二人面前還有一隻狗熊精,這該如何是好? 「怎辦?殺了這妖怪?」我輕聲詢問。 鐘師傅無言,思索之後便走向那狗熊精,問道:「妳剛剛也看見啦,我二人與班家恩仇始末,如今他們也走了,妳總該說說為何有大好機會而不走吧?」 那狗熊精冷哼一聲,歪眉豎眼地瞪著他:「要你多事!本姑娘就看那廝不順暢!」 脾氣真大!我皺眉,正想怒罵這妖怪不識抬舉,鐘師傅又道:「您說得是,不過說起來,要打就打,若是我二人撒手不管,只怕就算姑娘本事再大,也敵不過他七人聯手吧?」 那狗熊精冷哼了一聲,看來是說到了心頭上。 我暗自好笑,覺得這狗熊精刁蠻,便也沒了針鋒的意思,開口:「妳這妖怪打哪個村口來的?怎麼脾氣這麼拗?」 「我不是妖怪!我姓浮!給姑娘記住了!」 這什麼世道,就連妖怪都有名字了?咦!浮?難不成?我想起了鐘師傅剛剛喊著那招「青苔掛馬」,心裡暗道不好。 鐘師傅一聽這姓氏,也是一愣。 「妳姓浮,難不成就是那青苔樓的……?」我倆異口同聲。 那狗熊精一見我二人反應,笑道:「沒錯!青苔樓樓主便是我爹!我則是青苔樓現任掌櫃!」

胡狼評論《長春》

點擊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