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編推薦

:
愛情

岸上的人魚

愛情,妳早早以為失去的,最後卻失而復。 有種美德,在感情上萬萬行不通,那種美德叫做念舊。 安徒生忘了說,人魚犧牲了自己,幻化成海面上的泡沫以後, 是否還有為愛重生的那天…… 王依人認為自己對愛不強求, 以為只要不強求,無論哭了或笑著也都不會心痛。 直到遇見能令她奮不顧身熱戀一場的Mr.Right, 而等待是否真如所願,還是命如人魚,終究是自己癡心妄想── 成人童話的愛情世界裏,不只容不了一粒沙,也容不下第三個人。

:
文學/寫實

心中那片忘憂森林

這年頭,「莫忘初衷」有時被濫用了,所以我不愛。 不過,確實認為最大敵人往往是自己,面對名利如何不沉淪、不要為了嫉妒或恐懼等人性弱點傷害別人、如何對得起小時候那個單純的自己、原先堅信的原則是不是棄守越來越多(作者按:像我小時候真的是會撿地上菸蒂拿去垃圾桶丟,長大就...) 人生在世,往往難以「只做自己」,不過董元心中絕對是有一大塊沒崩壞、努力固守的疆土。

:
愛情

奈奈不哭

當所有人的青春正發光發熱時,她的青春在十七歲那年結束了。 高中那年,江奈奈的人生像是轉了個大彎似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事件衝擊下,令十七歲少女最為無助的事情發生了。 她懷孕了,然後,她堅持生下來。 成為母親的那刻,她也決定不哭了,決心為孩子成為堅強的女人。 原以為自己和兒子將會一直過著平淡如水的生活,直到那個溫柔男孩闖進他們的世界,深埋的回憶又再次被掀起,心裡的某種情感也悄悄再度萌芽。 然而,江奈奈的人生又在二十二歲這年拐了彎,這一路彎得徹底,最後將她逼進死胡同,怎麼也逃離不了,更無法哭泣求救……

:
LGBT

相濡以默

蘇譽,正如其名,一生為了蘇家榮譽賭上一切,他的一生只為服從命令而活。 在他的世界裡,沒有違紀反抗。 黑黔默,反如其名,他身著白掛彰顯生存意志;他除了動手也動口,動手是為了搶下每一個危在旦夕的生命,動口是為了反抗不合理的種種。 在他的世界裡,沒有絕對服從。 服從對上反抗,命令對上信念,誰能贏下勝利,誰又會潰不成軍 ?

:
恐怖驚悚

末日列車

從車站出來,所有人都死了,只有我與那個女孩還活著。 路邊車輛的行車紀錄器顯示,車主遇上連環車禍後停下查看,卻被不知名的東西殺死。 深夜降臨了,路燈還亮著,卻到處有閃動的黑影,要是被抓到就會…… 羅三式末日,黑暗驚悚緊張又臉紅心跳的非純怪談!

:
青春校園

青春的課後題

青春時期總是把愛情想的太過於夢幻、美好,彷彿不會出現任何一道傷口。 我們開始注意一個人、開始喜歡一個人,但卻沒有想像中完美。 我喜歡上他,然而,他卻喜歡著我的好朋友。 『我真的是傻子,喜歡上那明知道不會有結果、卻還是喜歡上的人。』她的眼中滿是淚水,『他喜歡的人是妳。』 但我卻深深的羨慕,妳可以被他喜歡著.... 我覺得天上開了一個大玩笑,我們四個人無形中被綁住著。 我覺得好痛苦...... 因為我喜歡上周子鈞,但他喜歡著蘇鈺瑜。 蘇鈺瑜喜歡上我的青梅竹馬沈裘生,而沈裘生,卻喜歡著我...

:
愛情

讀心男孩撞上復仇女孩

我叫樊思齊,自從三年前父母離婚之後,我忽然得到了「讀取人心」的超能力。假如我是超級英雄的粉絲,絕對會高興得振臂高呼,但很可惜我不是,而且這種能力相當麻煩,其他人的心聲就像蝗蟲一般湧過來,我差點受不了要自殺。 當然,我沒有真的自殺。假如我自殺了,就不可以跟大家說我的故事,也不可能撞上她。 她是誰? 簡單來說,就是一名復仇女孩。

:
科幻科技

資訊匯戰2:群國亂舞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裏,不變的只有既得利益者的利慾薰心。」時值二十一世紀中葉,人類終於研發出能夠實時演算資訊價格的系統。透過遍佈於手機、電腦、穿戴裝置等個人資訊終端的系統與應用程式;藉由政府與資訊產業鏈收集處理的大數據,在一名世稱「主事者」的人潛心推動之下完成了資訊貨幣化與國際化進程。 天機,一套革命性的人工智慧系統。而由這套系統發行、從各國政府壟斷的貨幣體系下搶佔了全球近六成佔有率的貨幣,叫作「盤古」。 歷經十年光景,盤古的勢力範圍再也未能重現一舉覆蓋大東亞地區的重大里程碑。各國政策主導的低利環境、氾濫的借貸、失控的債務、必然擴大的貧富差距依然剝削著世上大多數人以勞力積累的財富。在世界資訊銀行這個國際組織的擘劃下,多數國家依舊實質掌控著財政主權,例行性的通貨膨脹以及週期性的經濟蕭條始終未被遏止。 數名有志之士持續推進著未見止期的革命,也註定在既得利益者的環伺下險阻重重.......

:
文學/寫實

驟雨之島

顧玉玲、林俊頴、吳鈞堯重量推薦|收錄的九篇短篇小說,作者顧德莎以自身在紡織業工作十五年的經驗,見證了五○年到直到八○年代末期,紡織業急遽的興盛與衰落。她用真實的人物、實際的背景,勾勒出虛構的情節,彼此看似各自獨立,但都隱隱有所相關聯……他們是彼此的前景與景深,在同一個時代裡,各自演出小人物的渺小故事。 那群拚博的人,他們是工人、是中小企業老闆、是產業鏈中的螺絲釘,他們的人生起伏和整個時代緊絞在一起,但當外資轉移、產業沒落、政策改變時,惟有站在高處、擁有巨額籌碼的決策者,才是金錢與命運的贏家──當年那群勤奮的人,是經濟奇蹟中的鬼魅,倏忽之間便消散了,有人走上絕路,有人轉業沉浮,過去燦爛的興盛與爆發的流動,終像是一場驟雨,沒有人能留得住。 ◎ 新銳作家顧德莎以紡織產業的興盛與衰頹 ◎ 寫下小人物生命的拓印、精繪台灣的臉譜 ◎《驟雨之島》第十五屆台北市文學獎年金類

:
文學/寫實

諮詢者

陳澄,一位年近四十的男人,世人眼光中的魯蛇,開著萬事皆可諮詢的破爛小店。有天,多年前的大學朋友找上陳澄,拜託他幫忙解決女兒涉嫌害死同學的案件。 而涉嫌謀害同學的少女陳艾瑜,便就此與大叔陳澄,結下不解之緣,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一起解決了各式各樣的案件。儘管兩人越來越熟悉,但陳艾瑜總覺得有無形的隔閡存在彼此之間。陳澄心中埋藏許久的秘密,終於在選舉相關的新聞中慢慢被媒體揭露……

:
科幻科技

意識世界

下午三點整。 謝誠藍再度用美工刀劃破自己肌膚,經由刀片傳來的觸覺熟悉的冰冷詭異。他腦子裡亂糟糟的運轉著,有時想到家族聚會時候表兄弟姐妹用著複雜的神情看著自己,好像自己是甚麼應該被消滅的傳染病,卻不可思議的殘留在世界上。有時候又想到剛剛母親離開時候,嚴肅的向他囑咐,等等小阿姨要來家裡,自己必須要幫忙開門,不能在像上次一下躲在被子裡面,讓小阿姨空按十五分鐘的門鈴後離開。 胡思亂想之餘,手上的工作也沒落下,他幾乎是用盡全力,才讓血液沿著刀片滑到自己握住刀柄的指尖上面。溫熱的血液滴落在浴室的磁磚上面,開出一朵朵淋漓的鮮花。

:
歷史

高賽這一家

故事發生在一個外省老兵的家庭。他娶本地排灣族女子為妻,在這裡生兒育女,落地生根。兒子是一名導遊,業餘歌手;女兒是國小教師;孫輩出現「天然獨」,每代每人都有各自的生活經歷,一代一代嬗遞。於其中,語言的撞擊、文化的衝突,穿插在戲劇性的愛情和巨大的代溝之間,交織成一部富有台灣特色的家族史,而它也是台灣在這七十年間,所有語言文化和政治社會演變的縮影。 這是一部魔幻寫實小說,作者企圖將台灣近七十年來的族群融合過程,作一番綜觀性的書寫。

點擊排行榜

轉心訣 :卷三.衛皇都

溫菊

✺第一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 : 24萬最高微信人氣投票作品+優秀獎 ✺大賽評審&艾比索站長阿莫:好看!我真心覺得不輸給《步步驚心》 ✺狂想X史實:無上武力VS至高皇權VS黑暗帝國 ✺登上台灣鏡文學點擊榜榜首超過9個月 【每卷連載完畢時另訂復更日期】      人皆忌諱「劊子手」一詞,故以「執事」二字代稱。      大清咸豐年間,國家風雨飄搖,危於旦夕。即便如此,有這麼一群人,仍被開國皇君設下的戒規套牢,沒能有選擇人生的餘地。        他們是朝廷視作最後防線,身懷護國神功,甚至被當作屠城器的家族,御用執事。     時日至今,他們第二十九代的當家,趙剛,年過半百,卻仍然瞧不見圓夢的契機。究竟,是人決定命運,還是命運決定人生?在這年歲,誰,能開拓自己的命運?      就在這當兒,京城發生兩件大事。   一為曹寡婦命案,二為湘軍團練曾國藩歸師。   讓風,吹揚起了。     佛渡眾生,乃心中之眾生;人在江湖,乃心中之江湖。    原來,人對溫暖的渴求與光明的憧憬,也能是一種武俠。

八百鬼

振鑫

金牌律師之一:華服上的血漬

笑笑生

我认罪,法官阁下

安德

致命占有

安德

亂世俠影 (原名:隱俠)

殘陽孤叟

四十天晴

石玉休

最新評論

評論排行榜

喜歡老煙槍+1 反而覺許放很可憐 受原生家庭影響太大了,四兄弟個個自私到底沒個正常人,和程瀚青兄弟簡直是極端對比 文靜應該是自己去偷翻許放家的東西,才會發現毒品?從她跟許放這兩個人對大哥留下的那些紙箱的態度,就可以看出很典型的男人與女人的思維差別。這段安排是很巧妙的。明明許放才是跟大哥有血親的人,卻對大哥留下的一堆「家當」毫無興趣,擺了一年多都沒去翻過;反觀文靜,當時她跟許放應該是某種程度上已經熟悉了,一定是常趁許放不在時,好奇(?)去翻他家的東西,那種感覺就像女朋友偷偷查男友或老公的手機一樣,動機不外乎是想更了解掌控這個男人,才能有安全感。許放對哥哥的東西不好奇,甚至一點也不關心,背後可能只有一個意思:他是真的不感興趣!(廢話)試想一下,什麼情況下你會對一個人毫無好奇,且毫不關心,連仇人都算不上,那應該只有毫無感情牽扯的陌生人了吧。 許放親緣極淡薄。受原生家庭影響,幾乎不懂愛爲何物,呵護、付出為何物。和他親生父母兄弟一樣,眼中只有他自己。他說這輩子不可能愛任何人,這點我其實是相信的。很合理啊。全文看許放對身邊所有人的態度,其實一直是沒心沒肺的,印象中全文好像都沒有直接用「自私」去直接形容許放的性格,但所有的日常言行,無一不再再說明他是什麼樣的人(這也是我覺很出彩的地方),就連跟他關係最好的阿龍,遭逢人生谷底,好像也沒有感覺他在實質上替阿龍付出什麼(除了跟他一起打錯人,被關幾天而已)......可阿龍父子以前都對他滿好的吧。 愛上這樣一個男人,無疑是很痛苦的(雖然我總覺得文靜可能也不是真的愛他,可能只是犯賤⋯)因為你根本抓不住他的心。一個連心都沒有的人,要他愛你,就像許放說的:是做夢。⋯ 真的寫的很好了。無論用字遣詞,還是側寫人物特性的言行,都非常老練。不用特地去說這是一個「怎樣怎樣」的人,而用行為行徑細節去重點凸顯一個人,卻更加立體。真的喜歡這故事。 最後想說:真的不是很同情文靜...

冷雨夜評論《男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