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英雄少年:高普專訪
文|鍾旻瑞 2019-07-22

立刻阅读:《老大快跑》

 

人生已达下半场,却仍带着伤痕向前奔跑,不是为了竞逐名利,而是想守护倾颓世界里,那尚未崩坏的所爱。这正是高普在镜文学连载的新作──《老大快跑》的主轴。少年已远,但英雄未晚。

 

天意使然转行写作

 

高普十五年前投身写作,已出版十多本长篇小说,创作类型横跨惊悚、推理、奇幻、武侠。他彷佛是故事制造机,信手拈来就是一个小说宇宙。虽然写作风格热血,他本人却相当「清淡」──说起话来音调平稳,少有起伏,也看不出情绪变化,与他小说那些在泥淖中奋斗的角色,显得反差。

 

能如此多且广的维持创作,除了灵感不绝外,必然对写作有坚定的信仰吧?当我探寻高普踏上写作之路的契机,发现每回出版新书的作者简介,总有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步入这一行有点天意的成分在。」


 

天意所指为何?高普笑说,其实背后没有什么复杂的玄机。原来他毕业于资讯工程学系,成为专职作家前,曾进入IT产业。怎料命运作弄,他天生体质对电磁波敏感,工作环境又必须面对裸露主板──辐射远高于家中电器。长期下来,高普渐渐感觉身体吃不消。所谓天意,也是老天的玩笑。

 

在相同领域打拚多年,高普最终认清无法学以致用,决心转行。他辗转换过几个方向,亦尝试考金融理财执照,却正好碰上股市崩跌。屡遭挫败,让高普自问:「真正想做的到底是什么?」就在此时,创作的欲望开始浮现。

 

高普年幼时家中有大量藏书,没事便随手拿来读,从大众小说如倪匡、金庸到俄国文学杜斯妥也夫斯基,以及中国四大名著等,都是他少年时代的读物。对他而言,类型和严肃与否并不重要,「只要是好看的故事,我都会去读。」这也影响他未来的创作方向──跨越多种类型,唯一不变的是追求「说故事的力量」。

 

读多了,高普尝试创作,不过他最初选择的媒材不是小说。高普有美术天赋,从小常在绘画比赛中得奖,也喜欢自己编故事画漫画,但以前仅能偷偷作画,在同侪间传阅,从未公开发表。创作的渴望,高普少年未曾认真看待,长大后面临转业压力时竟突然迸现。于是,他选择了一般人转业不会考虑的道路──专职小说创作。

 

从IT工程师变成新手小说家,高普是否曾感不安?高普的回答很务实,他最初开始创作,靠的是过去当工程师的积蓄支撑。「所以说,这一切真的是天意。」高普再次强调天意,这时语气却像感激。

 

横跨编剧漫画小说
 

写作几年后,高普在小说领域有了点成绩,便重拾过往兴趣──参与漫画编剧,并把当时在漫画领域的所见所感发挥在《爆漫狂人梦》中。之后,高普踏足影视剧本,岂料一出手便遭遇问题。

 

高普原本是工程师,结果身体对电磁波过敏,辗转开启他写剧本又写小说的创作道路。

 

剧本与小说不同,无论在格式或叙事技巧上,剧本都有独特的规范和理论,未经训练直接写剧本,通常有不短的阵痛期。高普也不例外。一开始,他将自己的小说改编成长片剧本,照着小说场景直接分场,然而分完后只有二、三十场,完全无法构成一部长片,「这时我才了解剧本是一门崭新的学问。」

 

但高普毕竟不是创作新手,很快便熟悉电影剧本写法。最好的例子是,高普的剧本《阿荣》结合荒谬喜剧与穿越悬疑,以铁牛运功散广告的阿荣为主角,将他受困电视屏幕,永远当不完兵的奇诡宿命勾连至整个台湾;不但获优良剧本奖,更将于九月筹备开拍,翌年上映。

 

尽管格式上有不少限制,高普认为学习剧本的创作技巧,对小说写作多有启发,「电影是一个很成熟的产业,这些总结出来的规律是千锤百炼的。回来写小说时,不一定要百分之百遵循,但有些规则能帮助故事前进。」

 

高普的说法可从新作得到印证:《老大快跑》讲述落魄的帮派老大藉由参加马拉松比赛,挽回与女儿的感情;《爆漫狂人梦》里怀才不遇的老年漫画家试图重拾画笔,却不断遭往日回忆纠缠;两者皆具强力的故事动能,在开头便清楚揭示角色遭遇的冲突。

 

例如《老大快跑》的女儿美心为高中体育老师,而主角标哥一开场便到美心学生家中讨债,以此为核心不断铺陈,让标哥有机会化危机为转机;《爆漫狂人梦》则双线进行,交错描写同一角色在两个不同生命阶段追求相同的梦想,却在开场预示主角的失败。故事里的明确「前提」,就像火车头带领人物与读者前行。

 

此外,阅读两部作品,读者可以感受到「电影感」很强──场景跳跃快速,且不同于传统小说会花许多篇幅描述主角内心,《爆漫狂人梦》和《老大快跑》透过事件和行动推动故事,这些都是高普从剧本理论中吸收的养分。

 

破茧而出才有故事
 

初写剧本,高普遭遇不小挫折,然而他在105年以《阿荣》获优良剧本奖。从《阿荣》到《老大快跑》,高普擅长写小人物与现实拚搏的故事。荒谬又励志,还带些许颓丧,也像他流转的创作之路。

 

我好奇问高普,为何两部新作皆选择底层人物作为主角?原型来自何处?高普说,这是考虑戏剧原理的「角色弧线」──好莱坞发展出的三幕剧中,主角的境遇必须有高低跌宕的发展,故事才有前进的动能。  


说完,思考半晌后,高普又接着说:「也或许是我年纪大了吧。」随年纪渐长,高普看待人情世故,戴上了中年后的淡然滤镜。年轻时,他喜欢武侠小说里有绝世武功、左拥右抱的英雄少年。现今,他更希望描写人在困境中破茧而出的意志。

 

三十几岁转职写作,高普将原因归给天意,然而当他成为故事的创世神时,又让角色不服输的对抗命运,或许这正是创作最矛盾也最迷人之处。

 

谈到写作何以为继,高普说自己不缺乏故事的点子,少的是链接它们的知识背景。因此,他现在多读历史、经济等学术书籍,闲暇之余就去爬山,创作难解的问题往往在山路巧遇答案,这时便急忙拿出纸笔记下。

 

至此,我才意识到眼前影薄的男子,默默在与命运之神搏斗。尽管过程道阻且长,年少时回望四周,难免感到茫茫无所适,不过透过创作积累,高普证明老天只是在正确的时机推了他一把,就像迷宫里的将军仰望星斗,感叹其鬼使神差的一生。 



   

高普作品集 最新作品:老大快跑

老大快跑 高普

講情重義的黑道老大標哥,雖然外表凶神惡煞,討債時卻總是掉漆。與失散多年的女兒美心重逢後,為了贏回女兒的尊重,標哥天天去美心任職的學校「報到」,因緣際會開啟路跑人生,決心以即將舉辦的馬拉松賽事為目標!此時地方幫派卻悄悄掀起風波,一款藥效強烈的新毒品橫空出世,不僅黑道幫眾接連染毒,連美心的學校也出現可疑人士遺落毒咖啡包……這場路跑賽事,牽引出錯綜複雜的陳年過往,當標哥奮力跑向終點,等在前面的會是快樂結局,還是悲劇收場? 

繼續閱讀
爆漫狂人夢 高普

當年是漫畫學徒初戀上戲班女孩如今是老漫畫家想找回昔日風光這是一部「青春、國漫、戲班與戀愛,都由盛轉衰」的大時代故事……. 過氣漫畫家老葉,曾在雜誌上刊載過轟動一時的《大俠黑旋風》,但新作品被雜誌社拒絕,才發現自己與這個新時代格格不入。他想找尋重新放手一搏的機會,神秘女孩詠貞卻在這時出現,不知為何,他對女孩有股莫名熟悉的感覺……

繼續閱讀
新企業神話 高普

令人窒息的都市節奏裡,一股詭魅的聲音四處流竄,聽過的人說,那是世界上最美的聲音。魔獸一般的頂級企業中,人們宛如零件般運作,除了那天生的王者是個例外,他說:「我將創造新世紀的極致神話。」謎一般的詭魅聲音,到底來自神,還是魔? 什麼是真正的冒險生涯?昨天才在馬雅古墓出生入死,今天就來到最現代的超級企業,而明天,面對的將是無比強橫的邪惡力量!方去尋,冒險世家的成員,被譽為亞洲最優秀的青年冒險家之一,他將如何面對日趨凋零的冒險事業?天鼎集團,一個無庸置疑的頂級企業,其規模足可與眾多小國家抗衡。一樁樁神秘的暴殺案,將原本毫不相干的兩方聯繫在一塊,這些兇案背後有何陰謀?而那段流竄在手機裡的詭魅聲音,又來自於何方?神秘教派以人血畫下圖騰,他們有什麼目的?誰才是他們真正鎖定的目標?兩位出類拔萃的絕色美女,典型截然不同,她們會與方去尋產生什麼樣的糾葛。一切的一切,就彷彿一團蜘蛛網一般糾纏不清,方去尋真能解開這些謎團嗎?還是將從此陷落在這龐大的企業泥沼之中──

繼續閱讀
夜班車 高普

人類視線無法企及之處,有無數個未知世界,其中有些像天堂一般,充滿歡樂與和諧,唯有最幸運的人才能處身其中。另一些神秘空間,被難以言傳的妖異力量所掌控,裡頭的生命屈辱地活著,宛如草芥和髏蟻,一旦陷入就無法逃脫。這種空間常會派出黑暗使者,引誘世上最時運不濟的倒楣鬼前往,在時空交接點將人扔進去。故事主角黃胖就是這種衰人,懦弱的性格讓他飽嚐霸凌滋味,在一次不成功的自殺計畫後,莫名其妙被送到該地,坐上一班永遠無法回頭的夜班車。若不是那位比他更倒楣的前輩搭救,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這兩個人和其他伙伴,是否有機會突破那股妖力,倒車回頭重返人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