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訊息

影視長篇小說大獎 :決審會議紀錄
文|林妏霜 2018-12-07

會議時間: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星期二),下午兩點至四點半

會議地點:鏡文學會議室

決審主席:小野

決審委員:王小棣、葉如芬、劉蔚然、駱以軍(依姓名筆畫排序)

會議紀錄:林妏霜

 

決審會議前,鏡文學董事長裴偉(左三)、總編輯暨總經理董成瑜(左二)與評審(由左至右)駱以軍、小野、葉如芬、王小棣、劉蔚然合影留念。

 

會議開始,由總編輯暨總經理董成瑜致詞,說明第一屆鏡文學影視長篇小說大獎徵獎意義;後由副總編輯鄭建宗報告收件情況。本屆共收到一百八十三件來稿,入圍初審作品共一百六十四件,入圍複審作品共七十件,後由複審委員評選出十件進入決審。本屆影視長篇小說大獎需選出三個獎額,首獎一名,評審獎兩名。

 

主席小野首先請各位評審針對此屆作品發表整體看法與評審重點。劉蔚然提出評選時面對作品「文學性」與「可拍性」之兩難,因此與其它評審進行了初步討論。小野認為,此次徵選與以往經歷的文學獎不同,文字起碼要構成文學性,但因為其徵獎目的,還是要去思考是否適合拍成影視。駱以軍表示自己的平衡儀一直在調,需要把關所謂「純長篇小說」的文學性。同時,亦會去考慮徵獎結果要對社會宣示什麼?希望選出來的作品對社會有意義,他認為,創作者要給出一個很有魅力的故事,那個有魅力的東西就是「蟹膏」。

 

葉如芬因為徵獎題目框成「影視小說」與其站在製片的角度,閱讀每一部小說時,會受限於思考:小說是影像的起點,要能被拍才能被實踐。但站在高度來講,他也認為必須要提升基底價值,影像作品才能更完善。王小棣則表示先拿到一個好的故事、好的小說,比界定是否為「影視小說」好,如果要做某種形式的競爭,文字要算數。至於可拍與否,那是後面的機緣、可行性。

 

評審主席小野請決審委員針對入圍複選作品逐一發表看法。

 

經評審協商,決議首輪投票,圈選三件。其結果為:

 

四票作品:《搶錯錢》

三票作品:《綻放年代》《殺人的原點》

兩票作品:《大風吹》《來自深淵的房客》

一票作品:《玉米學院》

零票作品:《有效期限》《夢工廠》《青口公路》《伊甸園計劃》

 

未獲票作品不列入討論。針對一票以上的作品進行討論。

 

作家小野為本次「鏡文學影視長篇小說大獎」決審會議主席,把關作品的文學性與改編影視潛力。

 

《大風吹》

 

葉如芬:感情深厚、背景動人,和社會現象環扣。作者很認真,寫得鉅細靡遺,又套用了一點愛情關係。我看這個小說,才意識到消防員的權益抗爭有多重要。它讓我意識到這個事件,又反扣了台灣的現象。

 

王小棣:我不會用意義來決定。我用小說來看整個呈現與厚度,也許作者是先假設自己正在寫類型影視小說,所以,無論在場面、節奏、閱讀的角度上,我有排斥感。

 

小野:寫得很凌亂,影視小說的定義優先於小說的程度。作為一個長篇小說不成立,比較不像是文學作品,更接近於沒有分場的劇本。

 

劉蔚然:高度影視化的作品。因為徵獎的條件,可以預期文學性、閱讀性真的不高。但我猶豫的是,我們要不要把作品的徵獎條件放在評選前面?這些條件可能是來參加比賽的人很大的初衷。

 

王小棣:我同意徵獎條件可能有導向,但人類發明出那麼多規則,又來自各種不同背景,不見得有那麼大的排他性。

 

導演王小棣認為《玉米學院》三位主角在彼此身上見證華人在西方世界建構與掏空自我主體性的坎坷歷程,力保此作進入第二次評選。

《玉米學院》

 

王小棣:我完全看到一個現代的年輕知識分子走進校園體制,如親眼所見。台灣女孩與主角之間,是兩種平行的迷思。作者的寫作調子是一以貫之,接近頹廢、嘲弄。很多場景的描述輕描淡寫,包括女孩一次又一次的抓狂。對我來說,它作為一個小說是成立的。這個角色從異地到這裡,但沒有真的落地生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始剝落、入世、俗氣,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什麼都是空的。它有一個自嘲的角度看自己,而那個頹廢的清醒,最後是讓人有點微痛的。

 

駱以軍:我閱讀到前面就卡住,創作者來自大陸,他設定了一個台灣女孩,但他描述的台灣女孩和真正的台灣女孩一點都不像。但我也很感動小棣老師剛剛講的,它讓我想到蘇偉貞的小說,世情的、耐煩地去寫,我會支持它進到決審。
但另一部分,它和其他同為大陸作者的小說,相較之下就弱了。

 

葉如芬:我同意駱以軍說的。我看得很卡,第一人稱來描述,眼皮底下的生活瑣事、情感糾葛,很流水帳,對我來說看得很辛苦。


《殺人的原點》

 

駱以軍:繁花複瓣,是一個人工打造的鑲嵌紅寶石、巴洛克的結構。但沒有足夠的現實,一直在做一種情節顛覆,每一個場面、每一個人,一面牌子一直在翻,但沒有進入到和「說故事」這個古老的行業有關的任何痛苦,其實更像「排戲」。作者是一個技術人員,擺設不好了再推倒;像是一個邏輯者。小說裡面所布置的「惡」,完全是「想像的惡」,包括童年的創傷,全部都是一種想像之惡,一直在繁殖,到後面缺乏對人類任何情感的想像力。

 

王小棣:這篇小說可能是從名字出發,作為原點、作為idea,但鋪排弄得很複雜。我選它是因為它有往影視小說的方向,類型有做出來。像每個人身上帶點自尋滅亡的因子,因子聚合的時候,殺人的時間就到了。

 

 

製片人劉蔚然表示期盼獲獎小說帶有議題性,看見台灣影視題材更多的可能。

《來自深淵的房客》

 

葉如芬:我喜歡它的概念,有一個輪迴和救贖。尤其裡面的一句話:「真正的愛不受限某種型態」。作品有社會寫實,有一點懸疑奇幻,也滿好看的。

 

王小棣:從名字到內容都生澀,帶著善意但文章生澀沒有感覺。

 

駱以軍:古典戲劇的張力非常大,這對男女是在一個封閉起來的舞台,沒有窗子進去也沒有窗子出來,一種絕對的孤獨。它把暴力放在校園霸凌的環境,不斷召喚出憎恨、惡聲惡氣。整部小說情感的反轉,像剝洋蔥般非常極致,就像有個惡的系統。另外,作品像動漫世界,它的組成卡通化,所以有一個喊停,把死神的劇本改寫的橋段。故事有救贖的大願,不會愛到最後又重來。如果它是動漫、青春偶像劇,年輕人會很喜歡。

 

製片人葉如芬肯定《搶錯錢》的趣味創意,小人物情節引人入勝,是決審作品裡看得最過癮的一部。

 

《搶錯錢》

 

王小棣:它在這些決審作品裡,故事是比較自然的安排。

 

葉如芬:它是一個類型喜劇,很有趣。每一段抽絲剝繭,裡面有想像的創意。這五段的故事互相交錯影響,卻沒有刻意。

 

駱以軍:在這次參賽作品中最有電影意識,像快節奏的動作電影。情節簡單像美國黑幫片,動員追殺是固定套路模式,但他把好萊塢話語過渡到台灣「𨑨迌仔」。作者深諳台灣小混混世界,有一個貼近特寫的寫實能力。包括跳開一個人物的觀點重新講事件的側邊,技術都非常流暢,做了很多生活田調。以電影的浮誇來講,很樣板,很像昆丁塔倫提諾。以雕刻來比喻,這個作者用刀豪邁,有塑造角色的能力,劇情一環扣一環,很準確精巧。可惜的是,作品讀完後,沒有對台灣社會有深層的悲傷和反省。

 

劉蔚然:很完整流暢,但好像沒有超過原來已經看過的那些故事。我會想支持其他議題,讓影視多一點其他可能。

 

作家駱以軍讚賞《綻放年代》創作者,認為其寫出了時代美感,是擅長寫羅曼史的說故事高手。

《綻放年代》

 

駱以軍:這篇小說將日據時期的台中,做出就像電影《下妻物語》一樣的造景。他是非常好的小說創作者,把那個年代的街景、建築、行人的穿著、人際階層投影出來。寫得時候不疾不徐,像很安定的樂章,穩定的前進。讀起來像河流,將人心細微流轉寫得非常美,很像井上靖筆下不倫戀的抒情性,或夏目漱石,有極高的文學性。作者是寫羅曼史的高手,羅曼史最大的張力就在於階級的不對等,他寫男女、經濟、師生關係,包括女性角色非常有自覺,很得體很守禮教,不論是室內景或戶外景,應對進退都寫出那個時代的美感,非常內斂與壓抑,很細微的控制閥,使得故事流動像潺潺細流,非常靈動。寫角色群很像《黃昏清兵衛》的時代劇,是人情的河流在流動;寫始政紀念日,像雷諾瓦、塞尚,非常美、非常低抑。作者很會講故事,但又沒有超過他不會講的故事。

 

小野:作品強調日本統治到一九三零年代,是文化最高點的時候,包括戲劇、歌謠和歐美文化接軌,作者可能想寫一種優雅。

 

葉如芬:我同意駱以軍。它像是夏目漱石,我筆記寫了兩句話:一個女人的故事,環繞著日式電影淡淡的哀愁。

 

 

進行第二輪投票。作品共六件,最高6分,最低1分。結果如下(依分數排序)

 

《綻放年代》:小野6、王小棣6、葉如芬6、劉蔚然6、駱以軍6,共30分。

《搶錯錢》:小野5、王小棣4、葉如芬5、劉蔚然4、駱以軍5,共23分。

《玉米學院》:小野4、王小棣5、葉如芬1、劉蔚然5、駱以軍4,共19分。

《來自深淵的房客》:小野2、王小棣2、葉如芬4、劉蔚然3、駱以軍3,共14分。

《殺人的原點》:小野3、王小棣3、葉如芬2、劉蔚然2、駱以軍2,共12分。

《大風吹》:小野1、王小棣1、葉如芬3、劉蔚然1、駱以軍1,共7分。

 

評審決議依得分高低,由《綻放年代》獲得首獎,評審獎為《搶錯錢》《玉米學院》


※會後,因《玉米學院》作者 zsurachel 確認放棄簽約作品資格,即視同放棄比賽獎勵(金),特此說明。

入圍決選作品一次看

綻放年代 HCl(裏右)

雖然在咖啡店工作聽起來很浪漫,咲卻是個完全的現實主義者。比起讚嘆自己身處於「美麗與哀愁,摩登與傳統之中禍福與共、生生不息的30年代」,她更傾向將目光投注在這周的薪水價碼。 一場突然襲來的大地震,震壞了人生計畫,卻也讓李賀東趁機闖入自己的生活,讓她甚至懷疑世界上真的有否極泰來這回事......

繼續閱讀
搶錯錢 灰階

兩位年輕屁孩阿豪與阿誠,在要去吃晚餐的路上看到了揹著LV包包的女人,想到自己乾癟的錢包,便臨時起意搞了樁飛車搶劫。 一般時候,飛車搶劫啊,是標準的警察不想追、政府不在意、受害者也只能默默吞下去的犯罪,但這次,事情卻有所不同了。 因為,兩位屁孩搶錯錢了。 於是,圍繞著這袋錢打轉的一天就此開始,而這一天,將會漫長到無法想像。     各位看官,請享受這黑色幽默、敘事手法怪異如同《Dunkirk》的故事吧。 也許,黑遠多於幽默就是了。

繼續閱讀
玉米學院 zsurachel

這部悲喜劇以美國中西部大學的海外華人學生及移民群體為背景,描繪三位雄心勃勃、分別來自台灣、大陸和香港的女博士研究生,如何進入她們成年生活;在一個問題多多的國家和學術界面對所謂的美國夢、商業化的教育機構以及浪漫關係。 瑞秋是來自大陸的博士生,一份“臭名昭著”的本地中文社區報主編。她以筆為槍,將報紙變成了辛辣社評和大眾心聲的平台,不斷掙扎在財政緊張和社群內部的種種批評之中。小說以許志波的第三人稱視角講述。許是報紙的美術編輯,私底下也是瑞秋的仰慕者。在報紙人手不足的困境中,許志波認識了一位台灣富商的女兒——一個年輕而寫作能力超常的博士研究生。然而,就在許志波覺得這位女生可以解決報紙和他個人雙重危機的時候,事情卻急轉直下。

繼續閱讀
來自深淵的房客 左心事

【2018 影視化小說徵文 作品】 「你,是等待被救的那一個?還是能拯救人的那一個?」 時間回到他再度失去一切之前 這次他眼裡不再只有重傷的自己 他清晰地看見身邊的人也佈滿傷痕  原來不是只有自己在深淵裡  整個世界就是一個巨大的深淵 < 每周一二 00:00 更新 > < 謝絕互戳 歡迎交流 > 高概念: 我總是在你死後的隔天,才決定救你。 #校園 #黑暗 #療癒 #憂鬱 #重生 #同志    獻給 在我夢裡懊悔哭泣的少年

繼續閱讀
殺人的原點 子謙

    兩件看似無關的獨立案件,三個小說作家,卻意外扯上關係。是巧合,抑或是一場精心的佈局?       離家出走三年的女兒「瑞澄」被殺害,身為母親的推理作家「玲」因此患上了抑鬱症,在前夫「崇」、女朋友「琪」和同樣是推理作家的「彰」三人之間打轉。這時候,「玲」意外在「瑞澄」的日記裡面,找到她曾經和「彰」交往的事情。這時「玲」從各種的推測和直覺底下,開始懷疑「彰」可能就是殺死「瑞澄」的兇手。       然後在兩年後的夏天,犯罪作家「龍雨」被殺現在家中被殺害,胸中插著一把陶瓷刀。在滿佈指紋的兇案現場裡,照理兇手應該呼之欲出。但是指紋的主人,卻是屬於兩年前因為誤殺「玲」而接受監禁的「彰」。重案組採員「辰」抽絲剝繭,利用自己異於常人的記憶力,希望破解兇案謎團,卻因此意外翻出「玲」的女兒「瑞澄」被殺的真相。  

繼續閱讀
大風吹(停更) 七樂

故事前導預告 https://youtu.be/8lC71gAc80I  黃思晴有個聰明貼心的弟弟,從小就是她最可靠的玩伴。勇敢的小男孩長大了,成了穿梭於無數災難中,拯救生命的騎士。兩年前,一場惡火奪走了她的弟弟。為了替殉職的弟弟討回公道,為了阻止悲劇再發生,她不惜放棄生命的色彩,在所有朋友的眼裡,甚至是自己的眼裡──瘋了。 直到,一則跨年夜錯傳的簡訊,再次改寫了她生命的軌跡。 她拾回了笑,拾回了對美好生活的期盼。 然而,奪走她的弟弟,奪走無數人生命的大風,依舊穿梭不止,威脅著她岌岌可危的幸福……    是什麼鼓動奪走無數生命的冰冷大風? 該怎麼做,才能停下造就無數悲劇的大風?   大風吹,吹什麼? 吹── 每一個坐在螢幕前的 你和他與我   ------------------- ■本故事在撰作過程中,曾獲消防員、消防員親屬、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以及保險從業人員、建築師朋友們的協助,特此致謝。也謝謝在我寫作過程中負責閱讀小說,陪我跑完寫稿+潤稿,長達兩個多月的小說寫作馬拉松的小楓和煢蕭,並且幫忙製作了故事預告PV和封面。 ■故事中的所有災難,雖從實際災難中取材,但是,純屬虛構,請勿將它們套上任何一場實際發生過的災難。 ■由於情節戲劇化張力需要,故事中有些救災過程,有刻意誇張的描寫,請勿當真。 ■故事中所有機關團體,雖真實存在,但故事中的情節純屬虛構,請勿過度聯結。   願所有冒險救難的人,都能平安回家 願所有可以避免的災難,都留在故事裡   愛勝大火,風吹不熄   書籍封面製作 煢蕭 https://www.flickr.com/photos/chen-peimin/ 前導PV 小楓綾

繼續閱讀
有效期限 洛林派

未來的世界,複製人的應用,成為了經濟成長關鍵,大量的複製人投入市場,創造了填補了勞力,也讓各國之間經濟逐漸復甦。而台灣大量投入複製人應用,卻也創造出了問題。 人與複製人問題產生,究竟複製人究竟是否享有人權? 隨著社會觀念改變,出現了兩種聲音,支持與反對因而產生了對立,進而引發衝突。 在這個衝突下的台灣社會,一對非法的複製人情侶,小熊和小青,用著假身份過活,兩人相遇彼此,決定展開了一趟驚喜冒險,但是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即將捲入一場風暴之中。 陳文彬本是一名上班族,卻因為遭遇一場,支持複製人的極端團體的恐怖攻擊,失去了妻子和兒子,只留下女兒,從此每天借酒澆愁,為了向這群人復仇,他自願加入了反複製人極右團體,因而踏上了歸路。 楊政義是一名即將退休的警察,隨著年齡,正義感早就被消磨殆盡,儘管不想管事的他,卻在帶領著菜鳥,歷經了一場危機。在危機下,他的內心正義感挺身而出,看著自己發願伸張正義的都市,卻早已儼然成為了陌生都市,正義早已不在,他該怎麼去伸張正義? 小熊、小青、陳文彬、楊政義,這幾個人的命運將牽絆在一起,迎接他們的究竟會是什麼?

繼續閱讀
夢工廠 大熊國度

西元二0四八年的那個夜晚,大地之母突然震怒,台北盆地在一夜之間,下降了兩公尺。在那個晚上,淡水河的寬度突然增加了一倍。不到一周,關渡平原消失,成了台北湖…… 西元二0九六年,氣溫較現今上升十度。海平面上升一百七十二公尺。地球總人口三億人,火星人口三千萬。福爾摩沙島的聯邦居民住在高地的恆溫城市裡,因地球汙染產生的變種人和棄民,被遺忘在各地的水岸叢林。犯罪者被隔離在地表五十公里上空的同溫層監獄……                                 西元二一0六年,南極洲下方發現巨大機器—亞特蘭提斯,是距今一萬四千年前來自外星的海達族人所建的氣候穩定器,但因人類破壞環境造成冰融水漫,大機器能源漸失,導致中洋脊上升及地殼下沉環境失控,雖然環境終獲控制,但地球已積重難返,聯邦漸移往木星和土星的衛星,只有變種人留了下來。                                 有人說,他們不是變種,而是進化,因為他們和海達族人實在太像……                                                                                                     故事大綱:                                                                   故事敘述人類利用夢境和記憶的存取和互換,控制被選定的特定對象,達到犯罪目的。故事以女基因學家李建平一家人為主幹,男記憶工程師魯士君為輔,兩人逃出同溫層監獄,透過各自專長和互補,發掘被人陷害的真象,也交雜出一段虛虛實實的情愫,帶領讀者穿梭時空,走看消失的人類世界和未來。                                 地球暖化,帶來的不止是冰山的融化,更讓地底的大機器—亞特蘭提斯,失去萬年冰層提供的動能,造成中洋脊上升,地殼下沉,洋流變動,海水升高。升溫後的地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魚類滅絕;變種人在海中悠游。                                 亞特蘭提斯的秘密被發現,人類的文明是一萬四千年前,海達人帶來地球。金字塔是他們教導人類的建築,英國和復活島上的巨石,只是海達小朋友在停留地球期間,用簡力機件堆出的積木。海達人的目的,是維繫地球一萬四千年的穩定發展進程,讓文明有機會衍生。                                 在地球將成為被遺棄的母星球的時候,有人外移,尋找新世界。但,也有人繼續以此為家,在改變後的家鄉繁衍……                  

繼續閱讀
青口公路 燈心草

大學開課第一天,範暮欣駕車經過青口公路時,接到一通奇異電話。原以為只是詐騙橋段,但是接二連三發生的怪異事件,已經說明內情不單純。無可奈何被困在高分貝的驚悚屋子,當秘密揭開,她會選擇逃走還是留下?  

繼續閱讀
伊甸園計劃 Irumi

【參賽中,暫停更新至比賽結束】 ——人類無權選擇自己的基因,但也許我們能夠決定人類的未來。 野心勃勃的醫生,獲得軍方秘密資助展開伊甸園計劃,藉以研發超級士兵;退役後研究神經醫學的科學家獲邀加入計劃,卻發現伊甸園計劃的真正目標和驚人真相;想要藉著替代理孕母向診所索賠作為事業踏板的律師,則意外被捲入這場可能完全改變世界的伊甸園計劃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