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七四八】为爱发声:大牌读小说

众志成城,团结真有力, 为真爱的世界献上祝福!  根据《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相同性别的两人,可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自2019年5月24日起生效。为了迎接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到来,镜文学策画了【一同七四八!为爱发声】活动,邀请「总统级网红」焦糖 陈嘉行、立法委员林静仪、镜文学总编辑董成瑜、实力派演员莫子仪、以及创作歌手李德筠,大牌云集,一同朗读小说,与大家一起倒数,颂扬爱的多元形式,见证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 贺!台湾的男男、女女,都能【一同七四八】奔向爱情的坟墓!     【5/9上线】焦糖 陈嘉行 朗读《男大当婚》:当真爱降临时,你有没有 SAY「I DO」 的勇气?      他望著地上,口中含含糊糊吐出几个字:「现在我虽然很醉,但我要真心跟你说,请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找到一个可以照顾你的人,好好跟他在一起。」「好啦,我会啦!」「而且屌一定要比上次那个还大。」「好啦!」「然后希望那个时候同性婚姻已经立法,我要参加你的婚礼、当你的伴郎!」   【5/13上线】林静仪 朗读《诊间里的女人》:她们是来看病,还是看心?       他的特殊状态势必在台湾的传统教育里备受煎熬,一定也常被嘲笑甚至被霸凌。年纪还轻,没有好的经济能力,也没有好的武装能力,很难不去求被认同,但是根本难以被认同。一定是已经跟家里吵架无数次,掀起了无数次纷争,甚至被家人背弃吧。加上台湾传统上还有重男轻女观念,儿子生出来就是被期望要「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男同性恋都难以被家人接受了,更何况是打算把自己变成女人?     【5/15上线】董成瑜 朗读《诊间里的女人》:「她」已经成年,是个成年男性。     「喔,我一定要跟你们说,性别的认同,跟你们的教养或妈妈怀孕过程,都是无关的喔!没有研究证实说这些是怀孕过程吃了什么、看了什么,或是从小成长过程有什么问题造成的,她就是天生认同自己是男生喔。」我希望让他们少自责一点,把能量留著去正面处理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即使,「她」已经成年,是个成年男性。      【5/22上线】莫子仪 朗读《台北故事》:压抑年代的纠心虐恋    即便方向注定相背,我希望这些与我与他有关的痛苦,最后就像那片纹身一样,能在他身体占据一席之地。我不可能抓住他一辈子。也许有朝一日,还会比他先结婚生子,与某个女人共组家庭。无论这次我们能走多长,往后,我都希望高镇东偶尔想起我时,就跟我忘不了他一样,一想起就难受。         【5/29上线】李德筠 朗读《泳溺之花》:消逝的记忆,不灭的爱    我们多希望妈惦记那位特别的人能够来探望她,至少牵著她的手,直到她的呼吸变得平坦、淡薄,在大家注目下,沉沉睡去——这是我们期盼的最好结果,因为她的后半生过得太痛苦,至少……至少在离去时,是幸福的。 

+ More

【专业读者】谌淑婷|从门诊百态看见女性的个人价值──评《诊间里的女人》

去年我因出版了一本以女性生产为主题的书籍,举办了几场新书分享会,不意外的,在场听众不是带著婴幼儿的年轻妈妈,就是大腹便便的孕妇。其中一名孕妇很高兴地告诉我,她的产检医师和我同一位,是因温柔友善生产在北部颇有名气的女医师,我的分享让她觉得自己做了正确决定。 「不过我生产要找另一位男医师,长辈担心年轻女医师不够专业。」临走前她留下这句话,我瞠目结舌,举在空间挥别的手僵住了好几秒。不久,电视节目「医师好辣」中,一位男医师说:「女医师在医院很吃香,男老师会指定她上刀、牵著手缝、帮她写论文,最后上床。」自以为风趣幽默的谈话,呈现出从男性出发的父权医学、父权中心的社会,至今仍未给专业女性/女医师合理的尊重与平等地位。 「动手术重要的还是技术和专业,这些东西在脑子里,而不是在 Y 染色体里,当然也不会在睪丸里。」作者林静仪在本书犀利的批评,让我忍不住拍手叫好。我是文组学生,选择的又是男女人数较平均的新闻产业,在这一行,很少质疑女记者不适合跑社会新闻、情绪化与敏感的心性没办法如实报导新闻(事实上,强调这样的特质属于女性,已经是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她所遭遇的,是「女生会开刀吗」、「女生怎么走外科」、「女生太情绪化,没办法有好的医疗决策」种种针对性别的质疑,所以女医师必须更「挺住」,例如身体不适时白天工作、晚上住院;例如扭断了脚踝韧带,就拄著拐杖值班。 本书也带出了医疗训练与巨大工作量对医疗人员造成的压力与生活剥夺,年轻的医学生开始实习后,就必须面对生老病死各种情感冲击,当同时进入职场的同龄朋友还能在夜里聚餐大吐苦水、唱歌或上健身房发泄情绪时,他们必须在病房里忍下自己的情感,在最短的时间承担巨大的压力。结婚生子后,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与伴侣的共同生活,或是凭藉著丰厚的收入让家人在国外生活,等到自己年纪大了、病了,被迫结束「从早工作到晚」的日子,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如何生活。我们总要求仁医视病犹亲,风雨无阻的看诊巡房,但可有病患视医犹亲? 政治素人柯文哲变成政治红人后,媒体开始报导这位名医的家庭生活:「孩子出生不到两个月,就去美国进修,回国后立刻接手台大外科加护病房主任,每天日夜工作,儿子在三岁前几乎没看过我,因为我出门他还没起床,我回家他早已睡著……常常值班数天后,我回到家就是在睡觉,我太太指著我教他说爸爸,他以为爸爸就是睡觉的意思。」他描述同为医师的太太如何兼顾家务:「周一到周五白天要看诊,晚上还得轮著值班,带小孩上学、接小孩下课;回家要洗衣烧饭。」 柯文哲说出了多数男医师的生活样貌,林静仪书中亦描述,「男医师通常难以理解自己的生活、学术和临床地位是建立在家庭其他成员的付出与支持上。……那些获得医疗奉献奖、有卓越学问的医师们,是否想过他们的成就应该多数归给自己的妻子?台湾全部的医学中心院长都是男性,各县市医师公会理事长也都是男性。……多少社会与家庭照顾的压力仍由女医师承担著。」 然而,在性别刻板印象下,女医师必须比男医师更努力,才能获得病人的信任、职位的升迁。但是临床能力需要的专业、逻辑思考、丰富经验、团队合作、耐心与同理心,哪一样与性别相关?为了不被性别和年龄刻板印象侮辱,女医师只好设法让自己看起来够老够朴素,这样才能在病患或家属眼中看起来专业一点。 尽管如此,林静仪没有因此舍去了她细心、敏感、容易共感的个人特质,妇产科诊间成了她的人生会客室,她看的不只是生理上的状况,也看到了心灵的缺口。她让大衣中只穿著内衣裤、因为喝酒喝到胃痛的年轻酒店小姐有机会躺在病床上歇息几小时。她看到上午才因为药物过量洗胃,晚上又把手剁了一半的自杀女性,还有第一志愿的女高中生,与已婚的男友谈判之后,由陆桥上一跃而下的自杀躯体。 身为妇产科医师,众人以为她总是能看见产家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事实上,她还面对了半夜肚子痛最后被发现怀孕还住院开刀的未成年少女;她对质疑女儿无法生育是「身体不健全」的母亲怒吼,将要求患有糖尿病的媳妇堕胎的婆婆赶出诊间;她帮BMI大于五十的产妇接生;她愤怒社会总把「最后结了婚把意外怀孕的孩子生下来」说成「修成正果」,然后不负责任地要求两个孩子自动学会扮演父母之职。 她看似玩笑、却是认真地和病患谈起,「台湾的社会和父母认为十八岁要结婚太年轻,二十五岁要结婚男友不够好,二十八岁开始催婚,三十二岁担心你生不出小孩……」是啊!台湾女人的可使用年限真短,能否在「适当年龄生小孩传宗接代」的旧价值,至今笼罩著年轻女性,即便性别平等运动已推动多年,台湾女人是否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子?女性的身体与子宫究竟是武器还是弱点? 每一个故事谈的,都是林静仪希望社会看见的女性个人价值,为什么台湾社会依旧避谈堕胎?女人到底对于子宫内要不要放一个胎儿握有多少权力?怀孕过程与分娩过程的风险、未来的育儿责任,是那些以宗教教义施压的团体关心的吗?某些保守家长团体甚至日前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第三次国际审查会议,提出「婴灵」以要求政府管控堕胎,但学校不是宗教场所,这更明显是对女性的歧视。 林静仪在门诊里看到人生百态,看到那些挂念著「男朋友说」、「爸爸妈妈说」、「先生说」、「同事说」、「阿姨说」的女人,她们所有的不幸福与后悔,最后彷彿都可以推给别人。但无论如何,即便谁谁谁能陪著女人进诊间,最后躺上诊疗台或产台的,也只有女人自己;而妇产科医师呢,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在下诊后,将这些女人的故事记在心上,长长久久地想著:那个她,现在还好吗? 本文作者 | 谌淑婷曾任报社记者,现为「半妈半X」自由文字工作者,同时在从小长大的社区卖菜,育有一狗二儿三猫,关心儿童、农业与动物。个人网站:「喵的打字房」

+ More

【镜文学出版】《诊间里的女人:妇产科女医师从身体的难题带妳找到生命的出口》

《诊间里的女人》作者:林静仪出版日期:2018/8/20   ★医学中心级医院妇产科前任资深主治医师第一手速写★妇产科门诊及病房里的真实人生故事,曲折意外、激励人心★直击现代女性面临的沉痛难题,对顽强窠臼的犀利思辨身体有病可以看医生,但人生的苦该怎么治?所有女人必须面临的抉择所有男人不该逃避的课题没有标准解答的婚育、性别、家庭、世代等疑难杂症……都在这名女医师的诊间里,找到一线出路一间大型医院里的妇产科,一位不服输的女医师,在她的诊间和病房里,有各式各样的女人及女孩到来。她们是来看病,还是看心?女医师除了开药开刀,能不能为她们的人生开一条路?这位始终挂心病人的女医师,更身体力行在医疗界中努力为女性扩张立足点,证明女人绝对不是「第二性」!───二十七件个案,是二十七个真实深刻的人生故事───〈初诊〉我轻轻把她的T恤往上拉。呃,一个鼓胀得很厉害的下腹。「你没有发现小腹鼓起来吗?」「……嗯」,她有点尴尬,「我以为我发胖。」……那个肿块,有点硬度,外表光滑,肿块最顶端到肚脐上面两根手指头高度,几乎是一个大白柚的尺寸啊!〈家〉「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单独问林医师的?」她听到我这一问,眼睛一亮,「有。」于是我请姑姑先到诊间外面等候,让我跟她单独聊聊。「你要告诉林医师什么呢?」我稍微向前倾,像是要听她悄悄话一样,笑著问她。她像是个藏了祕密很久,终于可以分享的小女孩,「林医师我告诉你喔,我怀孕了!我男朋友叫我不要讲,他说等到小孩很大了再讲,这样我们就可以有贝比了。」她眼神闪亮亮,喜孜孜的。这。下。问。题。可。大。了。〈计画〉「不是,不行啦!」婆婆耐不住,又靠过来了。「啊?什么不行?」我装傻。「她有糖尿病,小孩会不健康,拿掉啦!」婆婆的「主诉」也很清楚直接……「没有喔,她怀孕前就有控制好她的血糖,也补充了叶酸,这些都已经把胎儿异常的风险降到跟一般孕妇差不多了喔!」「不行啦!拿掉啦!」婆婆再靠近诊疗桌一步。孕妇和她的老公脸色铁青。我几乎可以猜到,他们在家里已经这样争执过数次了吧。〈未成熟〉二十三岁了才发现先天无子宫?怎么会这么晚?她和她的母亲不是没发现她到了青春期却没月经,她国中时期也曾经就医,医师因为她没有性经验,所以没安排内诊,只说催经看看,想当然没催出什么来,妈妈也就自己猜想,「结了婚就会好吧。」〈装错的身体〉我的门诊怎会有十九岁男性?「挂错号的吧。」我朝跟诊护士笑笑。想不到,门诊叫号铃一响,病人真的走进来了。……「她」是我在门诊接触到的第一个跨性别个案。〈礼物〉「你这个不可能是便秘啦!」才正要起身帮她做检查,看到那颗肚子,我就铁口直断。「你这么大一颗肚子,假如不是怀孕的话,就麻烦了。」……那是个大概怀孕七个月尺寸的下腹,若是肿瘤的话就糟糕了。「我不可能会怀孕啦,我停经很久了。」她边哈哈大笑边拍拍自己的肚子。结果超音波探头一放,就看到一张小小的脸。本书特色★这是一本女人必读的书谁说结婚就是「修成正果」?谁说生子就是「完整生命」?在偏见和陈旧观念的框限之下,女人从未真正拥有自己的身体。本书借女人及女孩们不曾说出口的故事,进行深刻思索及犀利论述,为所有女性提供松绑自我的可能。★也是一本男人爱看的书如果你身为好男人,深爱身边的女人和女孩,愿意主动了解和纾解她们所面临的难题,这本书会列入你的心爱书单。★揭示台湾白色巨塔的性别生态作者以一位女医师的角度,从医师养成之路和职场第一手观察切入,省思社会大众对性别的刻板印象,道尽台湾医界不可说的祕密。名人推荐李欣伦《以我为器》作者,静宜大学台文所教授林宜平阳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长许皓宜咨商心理师/作家杨索《我的赌徒阿爸》作者邓惠文荣格分析师/精神科医师罗融《FOUNTAIN新活水》行政副总编惊叹推荐各方医界女力、大腕齐声推荐中医师篠舞医师:「曾思索过为什么静仪能用这样的勇气及姿态奋战著?但透过这些文字传来的细腻与温柔,似乎又更了解了呢。」家珊诊所吴雅颖医师:「你相信一条导尿管就能治疗巨大妇科肿瘤,或是一盒避孕药就可以让人有生存的勇气吗?静仪笔下这些看似夸张的故事,其实都是真真实实的人生。」台大妇产科施景中医师:「这是静仪医师的妇产科医师日常,也是你我的人生,读了余韵无尽。」禾馨妇产科苏怡宁医师:「我心中的女汉子!人的一生可以有很多故事,而身为女汉子的静仪在行医过程中看到更多,这就是人生啊。」台湾精神医学会理事长赖德仁:「看著静仪从青涩的医学生,蜕变为优秀的妇产科医师与优质立委, 持续保持关怀别人的温度,令人敬佩!」作者简介:林静仪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妇产部主治医师,中山医学大学医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一只傲娇长毛腊肠的妈,眼睛已经老花的年纪。大学之前读《红楼梦》、打毛线缝香包,大学之后读医学期刊、掏内脏缝人肉。没立过什么不得了的人生目标,结果做了些没有想过的事:第九届不分区立法委员、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公务机关和地方政府的性别平等委员会委员,几个专业团体的理监事,得了疾管署的金馨奖,喝了几个月南太平洋的雨水和吃了不少北印度的风沙。相信人是在有限的选择中做选择,幸运要感谢老天,困境该检讨自己。人生观受村上春树的书影响极大(意思是若有偏差都怪他)。不论在哪一行都拼命工作,能够睡到自然醒然后煮杯咖啡来喝,就算幸福了。购书连结:博客来 https://goo.gl/vwNmbQ诚品 https://goo.gl/RC5MCE金石堂 https://goo.gl/X6euaK读册 https://goo.gl/c4Ryr9(电子书) 读墨  https://goo.gl/uZJ9Ya(电子书) 博客来 https://goo.gl/tz8S6B(电子书) 读册 https://goo.gl/FJQjHZ(电子书) HAMI书城  https://goo.gl/EiHUfW

+ More

【作家特写】林静仪谈《诊间里的女人》──让女人走出诊间,也走出玩偶之家

立即阅读:《诊间里的女人》访问林静仪之前,其实我内心已有一个故事模板:急公好义的侠女医师看不惯女病患──面对家父长制社会日久成病,决心进入体制改变。这样的故事在台湾并不陌生,昔有为台湾写下〈临床讲义〉诊断的蒋渭水,今有每天出现在政治新闻的市长与院长。 访谈后,我发现我失算了。林静仪的版本没有这么简单,也没有这么励志。 病症下的难言之隐 林静仪现任民进党不分区立委,转战政治圈之前在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担任妇产科医师十多年。她的白袍资历完善,专攻遗传咨询与青少年专科,因为看诊细心,晚间门诊往往到凌晨十二点。 她笑称那个时期是在胯下生活,但身为妇科医师要面对的不只是胯下,「妇产科除了急症外,通常不会非常困难,重点是女性面对疾病时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处理自己与社会的拉扯。」医病,更得医心。 「总医师生涯快结束时,我开始看门诊,有一个阴道炎的妇人求诊。阴道炎是很简单的疾病,往往是压力大睡眠不足导致抵抗力下降。我照著教科书上的步骤,问她最近是否太累睡眠不足,结果她就哭了。她说儿子出车祸,最近彻夜难眠。」 林静仪说,这使她震撼,眼前来求诊的女性不仅是一名病人,也是一位伤心的母亲,「我照著步骤诊断,她却丢给我这么大的她人生的挑战。」 今年,她将妇科经历写成《诊间里的女人:妇产科女医师从身体的难题带妳找到生命的出口》,追述学医过往,也记录碰过的棘手病例,像是寻求阴道整形的已婚妇女、人工受孕却想终止妊娠的妈妈,以及非预期怀孕又拿不定主意的青少女。这些病人看似离奇,但真正离奇的是让这个女性觉得自己有病的社会。 林静仪说,这些诊间里的女人的故事最初是她下诊后写在脸书上的日志。「当时我有一个病人得乳癌,她婆婆竟然叫她出家。我当天心情很差,跟同事抱怨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医院工作是我全部的生活,下了班,其他女性的故事就挂在我心上。我很想记住她们的某段人生经历。」 因此,这本书也是她医师生涯的总检讨──里头许多病人都是她下诊后却放心不下的,也有案例是她多年后常常回想是否有更好的处置方式。另一方面,她希望透过这些故事让女性明了身体自主。 身体自主这个概念在现今是老生常谈,但林静仪说,「许多事业学业再成功再强势的女性,面对生育结婚就会缩回很弱的角色,不是听爸爸妈妈的话,就是附和身边男人。」 林静仪举的例子是她在诊间很常见的景象:非预期怀孕的女性跟「肇事者」一起来找她,她都会问女方:「你的怀孕计画是什么?」更浅白的话则是:「你有打算生小孩吗?」女方往往回头看身后的男人,男人摇头,女方也跟著摇头。 书里有另一个例子可对照──一名穆勒氏管发育异常,导致无子宫无阴道的女病人。她来看林静仪的诊,只是想确认自己「真的」没有阴道。最后,她拒绝做人工阴道。林静仪这样描述那名女子的身影:「她带著解开谜团的表情,起身跟我点了个头,微笑了一下。」这名试著掌握自己身体的女子呼应林静仪说的:「当女性能长出对自己的信心,很多以为的疾病也就没那么严重了。」 身为医学系的异类 从医病到医心,有趣的是林静仪当年真的想投身精神科。不过出于急性子使然,她倾向「药要病除」,马上就能看到治疗结果的妇产科──岂知妇产科更多时候使不上力的是病患走出诊间后的人生。 妇产科高压力高风险,我好奇究竟有何迷人之处。霎时,林静仪的脸亮起了光,整个人的语态也变成柔软的质地,「因为都是女人,跟女人讨论她们的困境或分享她们开心的事,很吸引我。再者,我真的可以治好她们。我陪伴这些女性度过生命的重要时刻,目睹她们家庭成立的过程。看著宝宝出生,爸爸在旁边哭得乱七八糟,好可爱喔。」 不过,林静仪不是一直顺水顺风,最初她得面对不信任的医病关系。实习时,男病人往往因为她的性别质疑她。正式成为医师后,遇到癌症这种大手术,也有人质疑:「你是女生欸,会开刀吗?」成为主治医师前几年,也遇到产妇家属婆婆妈妈看到她就说:「医师这么年轻喔?」林静仪说,这话不是在称赞她,没说出口的是:「你可以吗?」 执刀中的林静仪。妇产科其实是需要动刀的科别里较少长刀(开刀时间极长的手术)的科,即使是大型的癌症根除手术,顺利的话,都能在几个小时内完成。 女医师的挑战远较男医师艰巨,因为女病人身上背负的家庭责任也落在女医师身上。林静仪说,许多女性不选择辛苦的妇产科,常见的理由是觉得无法兼顾家庭。这对以女性主义者自许的林静仪来说,显然不是理所当然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去问男医师怎么兼顾家庭呢?难道我们都预设男医师会抛家弃子?」同理,政治圈也是如此。 性别无所不在,从医院给新生儿的毛毯,男生惯以蓝色,女生则是粉红色,就可略窥一二。林静仪由是谈到她的女性主义之路,「我是父母双方家族的第一个小孩,自小没有接受太强烈的重男轻女,加上小时候长得不好看,没有被当作洋娃娃。到了国中,我才知道其他家庭不是这样。最让我印象的是,我国一都是第一名,老师就跟我说:『国二有物理化学,这些科目男生比较会,国二你就会输给男生。』这些话让我很不舒服,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别人会因为你的生理性别给你不同待遇。」 念医学系后,林静仪更发现自己的性别是「异类」,「老师在课堂上希望学生不要打瞌睡,就在投影片里放女生的清凉照。男生当然都很开心,我就想:『我呢我呢?我也在教室里欸。』抽学伴时,我们也被跳过。彷彿我们是外人,不该闯入这里。」就是在此时,林静仪参加左派社团,接触女性主义。 林静仪的外人说,让我想起前阵子东京医大闹出的歧视风波──校方为排挤女性入学,长年暗地压低女考生成绩。我可以想像林静仪看到这则新闻,面露不以为意,同时为不公正被揭发叫好的神情。 有余裕才有选择权 我发现林静仪不说「未婚怀孕」,而称「非预期怀孕」,同时她明言讨厌别人说结婚生子是「修成正果」。她说,社会隐约形成的对错是非──例如结婚生子是正道,反之,未婚生子是歧路──往往让女性动弹不得,「这不过是人生选择,不是选另一条路就不好。」 进入政治圈,获得更大的权力,能否动摇这些隐而不彰,甚至不知为何存在的价值判断?我更想问的是,林静仪从诊间走到议事殿堂,是否发现结构早已锁死,难以松动? 诊间的子宫模型,是林静仪看诊时很爱使用的道具。 林静仪说,步入政治圈是她可以想像的人生道路。至于能否「做更多」?她在当医师时就发现很多问题是诊间外的,同时,女性面对问题的姿态更关乎她的社经地位,「从医我发现有机会发言的往往只有一小群人,更多人连自己需要什么都不知怎么说。例如避孕。对一些女人来说避孕很简单,男人不想戴套,你就把他换掉,但很多女人没有换掉老公的能力,也就没有发声的权利。」 「以前我面对病人,常自问:『我给她的选择够不够多?』当政治人物后,带入这个思考,回到根本是很多女性处在相对支持少的空间,所以她们动弹不得。这不是法律明文规定就能解决的。」 林静仪以非预期怀孕为例,指出国家对小妈妈小爸爸的政策就是给钱加辅导,但我们其实很少尊重他们作为独立个体的意愿,帮助他们做决定,「这些人往往从需要支持到缺乏支持。」 他们是国家政策无法照见的角落,因为早已被扫进社会的暗处,「如果我们认为结婚生小孩是好的,没结婚生小孩是不好的,就永远无法把后者当作该支持的对象。」 归根究柢,林静仪认为台湾社会对人生的想像太过单一,「例如催生拯救出生率,大家就是鼓励结婚,但没有结婚的人也会生小孩啊,就像大学女生也会怀孕。但你想想看:如果政府在大学设立托儿所,有多少人会不满?然而,这是给女性做出不同抉择的必要空间。」 从政后继续走钢索 林静仪谈女人多,聊起男性似乎都没好话。不过,林静仪说,女性主义也照顾男性,男性也可能是父权的受害者。她在课堂上教性别意识,问男学生:「如果你被性骚扰,你知道打给谁申诉吗?」他们就傻了。接著,大家开始聊起曾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经验。林静仪说,「当男生发现自己有可能是受害者,我们就会一起努力。」 在林静仪身上,我们可以轻易找到许多标签,诸如进步女性、女权支持者。但林静仪坦言,「我站在所处的位置看很多议题,也知道很多女性未必如此,她们面对这些议题时没有信心。」 采访这天,林静仪穿著乍看有点像白袍的上衣,而她自己的医师服还保留在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 所以,林静仪的故事终究不是医者梦想诊断社会,顺利摘除病灶的版本。 我想起同样学医的鲁迅写过篇文章〈娜拉走后怎样〉──谈易卜生《玩偶之家》女主角娜拉摆脱丈夫控制,选择出走后的下场。鲁迅的结论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娜拉不是堕入风尘,就是乖乖回家。女人要走出的不仅是诊间,更要剪掉她身上、让她成为傀儡玩物的线。那线往往来自最亲密的人,甚至带著期待与祝福。 访问最后我问她想不想重披白袍?林静仪说她一直有回医界的想法,坦言从政的成就感不及医师,「以前我说服病人,说服之后我们就能往下一个疗程走,现在我要说服的远远不止一个人。」除了说服人,政治人物不免要面对攻击,「我们习惯了接受短讯息,而非逻辑;短而错误的讯息容易流传,需要脉络的则否。」言谈间显露倦勤吗?不如说是林静仪一直都知道问题要够棘手才是问题。 《诊间里的女人:妇产科女医师从身体的难题带妳找到生命的出口》最后一篇写林静仪为一位体重破百的妈妈接生,接生时更意外发现是生产过程中非常危险的肩难产。当时有朋友劝她少接这种高风险高医疗事故病人,她只说:「产科医师,就是这种一直走钢索的行业。」从政,或许只是换了条钢索。 林静仪要继续当走钢索的人。

+ More

【主题企划】107年「年度推荐改编剧本书遴选」,镜文学获选11部作品一次看! 

让「找」故事的人遇见「说」故事的人 文化部107年「年度推荐改编剧本书遴选」活动,鼓励出版业者与原创作家持续将文学创作导入电影、电视拍摄、动漫画创作素材及游戏软体开发,发挥多元出版能量,扩大市场影响力,遴选结果于7/18(五) 公布,镜文学共11部作品获选!让我们一次回顾这些精采的故事! ♛入围作品♛ (以笔画排序)《台北逃亡地图》● 祁立峰《武汉大旅社》● 黄秀华《内线国度》● 黄国华《善女良男》● 石芳瑜《台北故事》● 台北人《次柳氏异闻—染轻容》● 无患子《黑风暗潮:台北金融祕辛》● 黄须白《诊间里的女人:妇产科女医师从身体的难题带妳找到生命的出口》(原名:女人的房间)● 林静仪 (2018.8.20 出版)《杀人犯,九岁》● 哑鸣 (林明亚)《上流儿童》● 吴晓乐《平安》● 林黛嫚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