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企劃】1111,一起看小說
2017-11-08

兩個人......

有些事情,就是要兩個人才能一起做,比如泡湯屋(可能因為一個人昏倒了也沒人會發現,每間旅館都管得好嚴格),比如打乒乓球(自己對著牆壁練習也不是不行啦),比如唱歌(唱完之後難道不需要掌聲?)

 

比如談戀愛。

 

一個人......

只不過,也有些事情,必須要自己一個人才能夠專心享受的,比如看電影(雖然身邊都是人,但不需要跟隔壁的人聊天吧?),比如跳繩(兩個人跳就是默契大考驗了),比如唱歌(麥克風在手,沒人擋得住我)

 

比如閱讀。

 

花錢會窮,戀人會走

唯有閱讀,不會出錯

一起看小說

寄居 李夜

邊緣人、媽寶、單身經歷等於年齡。 他寂寞時只能逛百貨公司,從試穿時櫃姐輕輕拂過的手指得到些許安慰。 某天鄰居阿姨忽然說:「你女朋友長得不錯哦。」 他恍然大悟。 在這個家裡,他是唯一的男人,她是唯一和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女人。 為什麼她就不能是他的女朋友? (本文曾獲第十八屆台北文學獎)

繼續閱讀
孤島與孤人 李穆梅

這是一座孤島,沒有家鄉,沒有親人,沒有夢想,也沒有希望。只有坑道,只有火藥,只有煙硝,只有望不盡的思鄉情緒所引發的絕望,還有隨時會被砲彈炸碎、被鳶人分食的恐懼── 這裡,就是守衛新禁國的最前線,大釔嶼──保護內地的銅牆鐵壁,卻也是要埋葬他們這批年輕人的純真與快樂的地方。 被迫捉伕充員的聿海平,來到這座孤島做一個最微不足道的兵卒,他學會了安分、學會了卑微,只求能平平安安地活過這場戰事,然後離開孤島、回歸家鄉,餘生安穩,不求其它,如此而已。然而,他卻在這座孤島上,遇到了那個以纏綿的聲調、呼喚他的男子…… 總是習於讓煙草燃燒的煙霧掩藏自己的官爰貴,在見識了前線的生離死別及求生本能所導致的狹隘人性之後,便不再對任何人、任何事感到一點在意與興趣,他無聲地活在這座小島上、做著一名被人看輕職位的小軍官,也不過是貪那一份軍餉,去養他可憐無靠的女兒。可遇到他以後,那一份悸動讓他的心活了過來,有了溫度,竟使他情不自禁地跪在他面前,像個兄長、更像個女人一樣,溫柔地對他說:「讓我照顧你,好嗎?」

繼續閱讀
三明治俱樂部2:大好時光 張維中

《大好時光》是張維中長篇小說《三明治俱樂部》的二部曲,故事從第一集結束後,三位主角卻被迫分離開始說起。節奏明朗輕快、對話活潑動人,延續了第一集充滿都會感與時尚感的風格。除了固定的三位主角,分別是擅長規劃卻總是遇見意外的女子高鳳珊、有「說格言強迫症」且熱愛助人的男子張欣銘,以及敢愛敢恨、看透一切卻也願意祝福的年輕男孩李稚之外,也增添進了全新的角色,牽動著彼此的互動。 三個人的相遇、同居,為這個看似冰冷的城市,點起一盞相互取暖的微光。在故事中,錯綜的愛戀關係考驗著彼此的智慧,同時,也像一個有趣的化學實驗:證明了男與女之間、人與人之間的多元可能和包容性。每當生活的速度過快,曾發生過的一切漸漸糊掉,甚至忘了怎麼感動哭泣微笑,翻讀張維中的《三明治俱樂部》和《大好時光》,總能找到一個合適的開關,打開那些我們原以為早已遺忘的柔軟和堅強,原來,有些私密的情事,不說出口的快樂憂傷,他都知道。

繼續閱讀
消失了妳我的國 Lim Wooi Tee

  本書始於細靡的年少片段與師友雜憶,以遷徙為題,從臺北大都會到熱帶小鎮大山腳,從純正中文的世界到多語混雜的國度;也以愛情為名,敘寫回到南國的男生,愛上一個南國長大後來到了臺灣的女生。   林韋地寫著他深愛過的學校,以及念茲在茲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收攏輾轉於臺北、檳城、曼徹斯特和新加坡之間的記憶。紀實與虛構糅雜,理想與離散交觥。   「漂流過大半圈的地球才發現,自己心裡依然住著那個在臺灣長大的小孩。」

繼續閱讀
不脫襪的男人 張語南

我是不脫襪的男人,在大型連鎖鞋店賣鞋。見識各種腳的裝飾重重包圍,漆皮、真皮、扣環、長筒、穿孔、魚口、高跟、平底、帆布、氣墊、粉紅、黑,我蹲跪低頭,我暗自品味,誰看得出哪隻腳細嫩或薰臭像悶在皮箱裡的死魚? 貓眼的女人把腳型穿得尖尖的,大趾壓在食趾上,無名趾和小趾磨得圓圓的,趾甲往後微翹,有裹小腳意味。其實總是腳在適應鞋子,而且各有容易發作的痛處。垂眼媽媽總是右腳合腳,左腳小趾擦破皮;白框眼鏡男業務左足底腳筋易痠麻;捲髮女孩的右腳背常被皮鞋縫線刮傷。 就像我。就像我與這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覺,塞進一雙不合腳的鞋,表面如常行走我的日子,每天若無其事過馬路、踩樓梯,以為走出店門可以永遠帶著鏡子裡的美麗模樣,以為鞋子穿久了就會適合自己的腳。 我害怕有人發現,卻又渴望被撫摸,那塞進鞋子、藏進襪子的一切......。

繼續閱讀
來吃飯吧 曾谷涵

有人知道怎麼把一隻剛宰殺的溫體全雞變成一盤白斬雞嗎?該是怎麼樣的煮法與斬法呢?事實上這對於肉鋪老闆、職業級總舖師或廚藝精湛像我老媽這類的主婦來說不成問題。而我也會。但我只是不知道學會這項技能的對我的人生有什麼決定性的意義。另外一件事則是怎麼樣的人會去跟前任男友維持友好關係,甚至還邀人家帶著新男友到家裡來吃飯呢? 關於這兩件事我都希望不是我的人生出了什麼差錯才好。

繼續閱讀
無網路。戀曲 廢言郎

一九九○年的暑假,在那個沒有手機,電腦並不普遍的時代裡,留在宿舍參加樂團活動的大學生慕子揚,因為信箱號碼的錯誤,使得他陰錯陽差收到住在同一宿舍女大學生云有琴的信件,透過這個機緣,慕子揚與云有琴相識,並互有認識,經過一段日常生活的了解後,慕子揚得知信件來自云有琴前男友的來信,並察覺到云有琴仍對其前男友有些情愫與感情未果,加上他所屬的樂團因為現實因素將告解散,眼見原本有意義的暑假已經轉為空虛一場,而在某天夜裡看到仍為過去感情所苦的云有琴,遂決定說服其前往美國了解這份感情的真正心意。 他們利用這個夏天所僅餘的時間,來到美國,在透過一連串轉介、客運與搭車旅行下,還參與了一場活動後,最後來到了云有琴前男友所在的遊樂園,慕子揚讓云有琴與之見面,自己在摩天輪上靜靜聽著自己樂團的歌曲,這個夏天的故事於焉落幕。

繼續閱讀
金色的我們 王天寬

醫生告訴我,如果要徹底遺忘她,我需要把所有關於她的物品,全都帶來醫院,醫生可以幫我消除記憶,保證明天會更美好。但實際上屬於她的相關物品非常少,我疑惑這樣真的可以徹底忘記一個人嗎?

繼續閱讀
微失戀 賴以威

「要找到下半輩子的伴侶,他不一定要有你喜歡的優點,但他的缺點你絕對都要能包容。」 玲薇受邀至好友嘉惟的生日派對,在喝無酒精的雞尾酒時被一個成熟男子搭訕,對方的口齒伶俐讓玲薇想起一段「微失戀」的記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