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之三部曲」─《忤》

窮究三十年小說與編劇經驗,書寫妳我空白的家族記憶

閱讀冰紛樂

短篇小說主題企劃

BL作品大募集

最高獎金50000元+作品簽約

腐女的戀愛維他命

ami

冏裁系列

站編推薦

:

身為女人

他們都說:妳不行、妳不應該、妳沒有資格,人家大好前程還有將來,妳不要害人,不要擋住人家的路。他們都這麼說,連巷口那間廟裡掛著背心的吳伯都和她說:「妳這是在造孽。」這是業,日後即成果。吳伯戴著她那只從小學退休前就掛上的三十幾年的繫帶眼鏡,吳伯低頭狹小的眼神從老花眼鏡的縫隙向上翻出來,每見她一次就重複一次:妳不應如此,妳不要這樣。

蕭鈞毅

小說

:

惡鬼社區

幾個學生無意間發現一個名叫「惡鬼社區」的網頁遊戲,每個人有自己的房子,養自己的鬼,每餵食一次,鬼就會升級。遊戲裡有幾百種鬼可以選擇,如食屍鬼、水鬼、車裂鬼、吊死鬼等。 一開始大家都玩得很開心,直到後來有人發覺不對勁──養水鬼的同學,像水鬼一樣,溺死在浴缸裡;養車裂鬼的另一個同學,竟也被分屍了……活下去的條件是:除了要每天登錄,還要完成遊戲指定餵養鬼的食物,就像祭拜的供品一樣! 這是一個無法停止的遊戲!倖存者組成自救會,對抗惡鬼大作戰!

振鑫

小說

:

鬼舍異談

陰氣纏繞的男生宿舍怪事不斷。 半夜出現的無頭女鬼、天花板滴下的猩紅血水、每年必死一人的詛咒…… 這裡,沒有舍監敢進駐。

柚臻

小說

:

二八四公車

三段故事,視角轉換,人物的命運就在人稱改變下改變。傷痕回答暴力,你回答我。我是誰。受害者加害者互相應答。

王天寬

小說

:

鬼婆

女女AV演員桃金孃與李月桃,在大家樂簽賭盛行之際成為炙手可熱的謝神戲劇活動,金孃愛戀月桃,但月桃不表明。任性揮霍金孃的愛,一次表演完後遇女鬼已經夠慘,但慘的是女鬼葛香蘭又愛上金孃,變成了蕾絲的愛情食物鏈,執意要女女冥婚!

白薔薇

小說

:

最壞的時光

一個編輯作家為「書」而寫的小說。故事以2003年SARS期間台灣出版界為背景,以一名女主編和一名男小說家作為全書貫穿的兩道軸線,緩緩鋪陳出躲在「書」背面的編輯人及創作人之幕後心情。 首章從V.S.奈波爾《幽黯國度》開始切入,各章情節中並陸續出現小說主角受不同文學書的影響及閱讀心得,以彰顯「書」不僅是編輯人或創作人的工作,甚至是他們生活的全部。 書中的迷夏兒是一位熱愛書籍的女主編,因感於台灣文學市場低迷沒落的無力,但又割捨不下對文學理想的熱愛而舉棋不定。男主角品源則是一個一直想逃走的五年級小說家,他躲藏在如塑膠花般的安穩現況中,卻嚮往著自由的浪遊人生,只能透過一次次書寫,洩露自己渴望一走了之的欲念。整部小說終止於2003年6月20日,大雨突然狂下的台北午後。

鄭栗兒

小說

: :

助手

助手是確保自殺者可以順利自殺的特殊行業,他們包棄了人性,專門幫助自殺者。 如果要把助手的故事拍成電影,那可能會是一部最沒有人性的電影。 如果要寫成小說,那可能是最沒有人性的一本小說。 在這行的身上,你看不到「人性」跟「感情」這些東西,你只能在他們身上聞到有關死亡的絕望。 業界最優秀的助手,黑浩,在遇到一位女性委託者時,卻違反了助手的原則,幫助自殺者活了下來……

路邊攤

小說

:

獨角人王國

「《獨角人王國》是一部小說,但很難歸類;人物與情節似『兒童小說』,可是主題指涉與境地卻唯「部份成年人」能有所體會。敘事內容好像科幻作品,敘事筆法卻十分寫實。作品主題乍看是滑稽玩笑,略一沉思,恍然領會,作者是『別有懷抱』的。」──李喬

李旺台

小說

:

無色火燄

髮型設計師衛齊,小丑夏綠。 安靜透明,如無色火燄。

林湖

小說

:

神軼傳

天帝造五仙山,名曰員嶠、代輿、蓬萊、瀛洲、方壺,以供仙人居住,可此仙山並無根,是以天帝命禹疆,遣十五大鱉負山,方不至於隨波逐流。 而女媧與伏羲本居於蓬萊,相戀而衍其後代,然其子女歲數與凡人無異,是以女媧為此神傷,而至代輿島散心,但此時,一龍伯國巨人,將六鱉釣起,員嶠、代輿二仙山漂流至極北之地,然數千年後,共工怒觸不周山,將表里兩世界,撞開一處大洞,女媧因思念伏羲,又想念自己的孩子,便槫土造人,以表慰藉;忽而一日,女媧驚覺海水有異,便親往查看,方知表里分界(名表里之疆)出現裂縫,而煉五色石以補天。

不凡人

小說

:

童話末世錄

世界末日該長什麼樣子? 天搖地動大地震?摧毀地表龍捲風?暴雨水患烈火隕石甚至外星人獵殺? 那種世界末日,可能還算溫和親切(?),算是隔壁變態阿伯等級的末日 雖然討厭,不過還在理解範圍 然而,最令人痛苦的末日,也許不是科幻電影想像的那麼簡單 它必須是由外而內,也必須由內而外 不只摧毀你的世界,也摧毀你的人生,你以為,可以安心信任的一切 比如說,那些你以為再熟悉不過的溫馨童話⋯⋯

十一

小說

收藏排行榜

選擇排行榜類別 小說 劇本

回魂

張耀升

如何改變一個被暴力盤據的靈魂?如果暴力是個惡靈,它在不幸的家庭裡生根、攀附、蔓延,它能否被驅離?或者,以暴制暴只是暫時驅離,將來它會以更接近地獄的面貌回返?     在一個臨海小鎮中,住著一家人:因傷退休的警察張國忠(男,45歲)、飽受家暴的婦女蘇曉玲(女,32歲),以及國小高年級的兒子張建軍(男,11歲)。張國忠常發酒瘋鬧事,派出所的年輕警察黃清和(男,26歲)常通知蘇曉玲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把大醉路倒的張國忠扛回家,並懷疑其中有家暴問題。     張國忠的暴力虐待越來越激烈,兒子生日當天,他不滿母子兩人故意忽略他去餐廳慶祝,而來到餐廳鬧事,在眾人面前毆打蘇曉玲,兒子出手阻擋卻被盛怒的他打到昏迷送醫。     蘇曉玲看著昏迷的兒子在意識不清中還叫著自己的名字,決定要保護兒子,在兒子出院前,她趁著張國忠大醉,把他載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往下一推,偽裝成酒後失足落海。     回家後,她在兒子房間外聽見談話聲,她問兒子在跟誰說話,兒子說爸爸剛剛回來看他,爸爸現在是好人,不喝酒了,還說爸爸要帶他出海。     蘇曉玲帶著兒子準備搬家,兩人盡情挑家具,想像新生活的開始。他們在路上巧遇年輕警察黃清和,在黃清和的接近與真誠問候下,蘇曉玲發自內心感到開心,愉快氣氛感染彼此,兩人一起幫蘇曉玲的兒子重新過生日,好似一個甜蜜家庭的景象。     然而,蘇曉玲剛獲得自由的心中仍有罪惡感,在每個甜蜜的片段都感到亡夫就在左右,甚至聽見亡夫譏笑她與年輕警察曖昧的互動。     搬家當天,張國忠的屍體被撈起,蘇曉玲與她兒子一起去認屍,警方告知她,張國忠生前投保了鉅額保險,只要喪命,保險金全歸她所有,警方問她張國忠是否與人有債務糾紛,懷疑他的死因不單純。     在儐儀館外,蘇曉玲告訴兒子,人是她殺的,唯有這樣他們母子才能好好活下去,但是她不知道保險金的事,她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保護兒子。     此後,年輕警察黃清和每次的到訪與關心都變成蘇曉玲的壓力,在她心裡有鬼之下,原本曖昧的情愫翻轉成偵察與質詢。無法面對罪惡感的她開始產生幻聽幻覺,在兒子入睡後,她聽到水滴聲,以為下雨了要起床關窗戶,卻看見張國忠滿身是水坐在客廳椅子上。     蘇曉玲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便與她心目中最強硬暴力的男人,她的亡夫,對話。她的亡夫邪惡地指導她與兒子串供。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重複亡夫的行為模式,要求兒子與她套招,她從指導變成命令再變成叫囂,她猶如被張國忠附身,在兒子身上施展各種她以前張國忠虐待的招數,又在看見兒子害怕的表情後大哭求兒子原諒她。     年幼的兒子在黃清和面前藏不了話,被套問出實情,面對上門對質的黃清和,蘇曉玲在逼問下不得不承認,但是也逐漸變臉,粗暴、憤怒、殘忍,趁著黃清和不注意,從背後襲擊,殺了他。     清醒後的蘇曉玲知道自己已經走入絕路,為了不讓兒子背負「殺人犯的後代」的污名,以同樣的方式將黃清和綁在機車後座,載著他,來到張國忠落海的地方,她猛摧油門,載著黃清和衝向懸崖,製造兩人意外落海的假象。     在警方的偵訊室裡,警察與蘇曉玲的兒子談話,他悠悠地說著事發經過,略過所有蘇曉玲的暴力行為,但是說著說著,情緒逐漸失控,直到兩隻手從他背後伸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恢復冷靜。     那是站在他背後的,沒人看得見的張國忠與蘇曉玲夫婦的鬼魂的手,他們將成為兒子身旁的暴力幽魂,忠誠地陪伴著他一輩子。​​​​​​​

賣冰的兒子

魏德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