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星

生日:08/13,性別:女人追蹤

各位好,我是螢星,我將自創的各個故事寫在這裡,有歡笑也有淚水,更有頂級的氣氛毀滅,就讓我們一起跟隨主角們遊歷世界吧!



(本人的作品不定期更新,不過大家放心,既然寫了出來,那我就一定會寫完,絕無斷坑狀況……頂多整個重寫。)



部落格:



藍月星夜



http://blog.xuite.net/star7772116/blog



Fly~天空樂園



http://star7772116.pixnet.net/blog


4部作品
打賞人數:0人 / 總金額:0元
向日葵農莊

作者/螢星

長篇小說
連載中
架空 溫馨療癒 甜寵 喜劇 異國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2-02
克勞斯是瑟芬提絲帝國的皇家騎士。
蜜琪是非人養大的人類孩子。
他作夢也沒想到會被好友陷害。
她作夢也沒想到會在半夜遇到重傷患。
他保護不了妹妹,也無法為自己辯解,即使逃出牢房,也不知往後該何去何從。
她會捍衛自己的家,照顧傷者先生,然後像平常一樣過活。

「要是沒想去哪裡,那就先留下吧!」她笑著對他說。
​「小蜜很讚的喔,要不要考慮一下?況且她的大姊和姊夫去度蜜月了,我們急需勞工……咳!幫手。」她的朋友站在一旁,也笑著對他說。

………勞工?

當然生活不會風平浪靜,他遲早必須為他妹妹討回生命之債,追殺者也不可能放過他。但他捨不得。捨不得離開這裡……還有………

「才怪,你一定是捨不得她!」

是的,他捨不得她。

「喂,騎士,你喜歡哪種花?」她的朋友問。
「向日葵。」
因為,顏色和她的頭髮很像。
「小蜜~騎士大人說他喜歡向日葵~」
1.02 萬字 / 6 總點擊 / 0 收藏 / 0 推薦 / 0 評論
寒霜劍

作者/螢星

長篇小說
連載中
言情 架空 古代 冒險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1-29
打從她「誕生」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自己為何存在。
她是一把劍。
每個武器都知曉自己被鑄造的理由,不管是劍、鞭、刀、刃、槍……或是其他樣式奇特的種類,皆在完成的瞬間明白。
武器,為戰而生。
他們………或者該說它們,個性有冷有熱,但被創造的初衷永遠不變。無論是一生只效忠唯一的認可者,還是只要是主人就好的傢伙都有的共通點,即是他們的生存意義,那是他們的共同信念。
因此,當人類說出那種「我的兵器僅為守護而戰。」、「兵器不該染血。」之類的話時,都會被他們嗤笑。
得了吧!武器是為了掠奪、為了征服、為了戰鬥才被打造,和平與他們扯不上關係。想乾乾淨淨?不想一身血腥?那只有當藝術品才可能!
武器為戰而生;為鬥而亡。
她也是這麼認為。
所以當那件事發生時,她很少見的驚訝了。
人有階級,武器也分等級。她在兵器界也是神兵利器,再加上她的歷任主人無論是否出名,皆是不可多得的強者,因此一直以來,她都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敵人也好、戰況也罷,那些不是她需要在意的事,作為一把劍,只要幫助主人斬殺眼前阻礙即可,剩下的事皆由主人定奪。
正因為這樣的個性與觀念讓她被譽為模範兵器,她就這麼平淡無波的走過漫長時間。任何事都不能動搖她,她一直是這麼想的。
可是………
她並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將不再是劍。
3.32 萬字 / 5 總點擊 / 0 收藏 / 0 推薦 / 0 評論
碎羽蝶

作者/螢星

中篇小說
連載中
言情 架空 古代 喜劇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1-29
主角:沈琉羽、楚絕冥
隨行外掛:黛娜 ‧ 蝶蘭雅、安帕洛 ‧ 奧頓

美麗的蝴蝶飛舞,翅翼如彩繪的玻璃般閃耀。
糾結的蛛網是深夜的陷阱,散發銀白的光芒。
陰暗的獸潛伏著,枯木的牢籠等待著她。
在嗜血的華麗之中,羽翼破碎………

耀日帝國一代戰神——弒王身重劇毒。部下們四處尋找醫者,終於找到了傳聞中的神醫,也就是她——沈琉羽。但是她必須說,他們請人的方式真的不太好,搞的兩位「非人帝國」伊迪琳斯卡的大人物都出面了。這絕對不是好事啊………
兩位王者動不動就挑釁、嗆聲,躍躍欲試的挑戰弒王大人的忍耐極限,害得她總是要在他們之間調停,她是醫者不是外交官啊!
話說,弒王大人對她的態度好像變怪了?為什麼會冒出那種話?

「既然沒有特別想去哪,那便留在本王身邊。」

肯定句,怎麼是肯定句?
看著不知所措的她,魔族高貴的女王露出詭異的笑容,丟出一個宛如天雷的答案……
「意思就是他大概不打算放妳走了,準備嫁人吧!小蝴蝶。」
1.38 萬字 / 2 總點擊 / 0 收藏 / 0 推薦 / 0 評論
幽海葬歌

作者/螢星

長篇小說
連載中
言情 架空 喜劇 冒險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1-29
好深、好暗,慢慢沉沒至拍打的浪花之下。
寒冷、寒冷,被戀人背叛的她,帶著眼淚墜落到深沉的黑暗裡……

可曾聽過一個傳說?
深夜時刻,航行者們在佈滿濃霧的海上聽見了歌聲,宛如安魂曲一般安詳,卻又無比死寂的歌。
是誰?
是誰不斷唱著歌?

一名自稱水手的男子來到這裡,遇上了她——那來自深海的歌者。
她企圖將他拖進冰冷的深淵,卻反被他拉起,回到有陽光的陸地。
心底的陰暗何時散去?有誰能結束她不斷編織的送葬曲?

「人類,你能抹去她的淚嗎?」

PS.這不是恐怖故事!本人在此鄭重聲明,這真的不是恐怖故事!不要誤會啊!
1.29 萬字 / 9 總點擊 / 0 收藏 / 0 推薦 / 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