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倫

性別:女人追蹤

吳明倫



嘉義市人,台大戲劇所畢業。現為阮劇團駐團編劇。林榮三文學獎小說類首獎、台灣文學獎劇本金典獎得主。現代與傳統劇本曾四度獲得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著有《鬼唱:戲曲劇本六種》。2015年獲國家文藝基金會2015年第1期常態補助《留神》短篇小說集創作計畫。2016年獲文化部駐洛杉磯臺灣書院補助,前往「奧勒岡莎士比亞戲劇節」駐村。2017年改編施叔青小說《行過洛津》獲松菸Lab新主藝創作徵選計畫補助演出、翌年於臺灣戲曲中心重製演出。2018年國立政治大學第18屆駐校藝術家。


2部作品
打賞人數:0人 / 總金額:0元
扛轎

作者/吳明倫

中篇小說
連載中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2-16
夫妻不相送,麗華不能跟澤岸、澤枝去火葬場,即使棺材內沒人,只有一套阿宏常穿的衫仔褲。這是澤岸和澤枝第一個經歷的葬禮,他們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間,仍常常憶起這天。

 

「⋯⋯閻王殿前鬼門開,銅枷鐵鎖兩爿排,

善惡案前難分數,孽鏡分明掛高臺,

冥陽救苦遍靈聖,天堂地府傳威名,

弟子一心三拜請,大願地藏出路行⋯⋯」

 

小時候澤枝曾在媽祖生的時陣妝過藝閣,從花車上散糖仔下來祝福所有人,澤枝也很愛看陣頭,但是牽亡歌陣跟別的陣頭不同款,他們搖搖擺擺,歌中帶舞,既悲且喜,熟悉又陌生。法師唱的歌,澤枝聽得懂五六成:他歌裡唱著亡魂要渡過三十六關、十殿地獄,才能抵達極樂世界。路途遙遠,但是一首歌唱煞就完成了。爸爸真的死了嗎?現在在閻王殿前嗎?澤枝不敢問,澤枝感覺,這個時陣未當黑白說話。往哥哥看,澤岸卻一直低著頭。陣裡有澤岸同學菜頭的父親扮成「紅頭仔」,但他們此時彼此有著默契不相認。

 

再一學期澤岸就高中畢業,他決定離這裡越遠越好,也放棄向他暗戀著的女孩雲書告白。唯一讓他放不下的,當然是從小就與他感情親密的母親,但是他說服自己翅膀長硬了是該獨立飛行。澤岸站在老街街底,遵守著守孝期間不能進廟的習俗,看著再熟悉不過的媽祖廟廟埕,突然間什麼都不相信了。即便看著如同第二個母親般的媽祖,也不想再祈禱或許願。

 

離家的那天,母親像是提醒他一樣地談起他兒時讓媽祖認為契子的儀式,他不是普通信徒,是媽祖的契子,有要遵守的諸多事情。母親拿起家裡過過爐的庫存香火,紅棉線掛上他的脖子,把香火袋放到他的襯衫口袋中,千叮嚀萬囑咐在北港有著就近的庇蔭不帶著也就算了,離家以後切切不可隨意離身。澤岸順從地遵守著,他無法對母親啟齒說明他的動搖。火車每往北一站,他就覺得身上的信心少了一些⋯⋯

 

大學畢業當完兵以後,澤岸偶然間因為一個對菜頭耍嘴皮的影片成為一個小有名氣的youtuber,勉強可在台北維持生活。理論上這是一份哪裡都可以進行的工作,但他卻不曾想過要回北港定居。只是比一般上班族有更充裕的時間頻繁返鄉探望母親。他還是那樣對信仰若即若離。在他終於決定辭掉原本「正職工作」的每天夜裡,他都會在電腦關機前打開北港朝天宮網站線上服務的欄位,對著螢幕前的媽祖玉照報上姓名住址生辰,詢問專職youtuber的可能性,然後求一支靈籤,不吉的,他就不相信。

 

媽祖生是北港的大日子。學校會放假半天,因為一半以上的學生都請假去陣頭或扮藝閣了,隊伍經過時,也沒辦法專心上課。這一天晚上,全鎮都會在家中或是路邊辦桌。鞭炮的煙多到房間的棉被裡都迷漫著。

 

虎爺吃炮,像是炸彈爆發一樣的蕈狀雲是辨認虎爺轎班方位的最快方法。澤枝熟門熟路果然在虎爺轎班的尾隨隊伍中找到了澤岸。澤岸的臉被煙薰得黑黑的,衣服跟轎班的人比起來也不遑多讓的黑。澤枝看見的澤岸酷似父親當年的模樣,但是沒有父親那種虔信的神采飛揚,只有茫然地跟從,澤枝想喊哥哥的名字,卻哽咽地喊不出聲。又一陣轟轟烈烈的炸轎,澤枝失去了澤岸的蹤跡⋯⋯
7,221 / 22 總點擊 / 1 收藏 / 1 推薦 / 0 評論
留神

作者/吳明倫

短篇小說
連載中
連載中, 最近更新 /
2018-12-07
短篇小說集
1.33 萬字 / 29 總點擊 / 2 收藏 / 2 推薦 / 3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