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
【主題徵件】2019鏡文學懸疑劇場徵件比賽(因投稿踴躍,得獎名單公告時間將延至2018/11/5 中午12:00)

2018-07-20

鏡文學 × 高雄市電影館 跨界聯名 最高獎金10萬元 + 6堂免費專業編劇教學課程 + 影視化機會 還有,高雄市電影館VR短片攝製! 2018年「鏡文學驚悚‧懸疑劇場」短片劇本徵件已有6部劇本影視化開催決定!2019年,鏡文學將持續以「懸疑」為主題,與高雄市電影館跨界聯名合作,繼續深耕培育台灣的編劇潛力新星,強力募集各類型懸疑故事。 第一階段我們徵求懸疑短片故事大綱,得獎大綱每篇獎金最高3萬元。大綱得獎者通過面談即可參與第二階段劇本徵選,由鏡文學提供專業編劇師資課程,協助完成三十分鐘短片劇本,通過第二階段最終評比的劇本可再獲得獎金7萬元,並獲得影視化機會。 此外,今年我們於第一階段大綱徵選特別增設「高雄VR Film Lab特別獎」一名,該獎得獎者除了可獲得3萬元獎金及6堂鏡文學編劇課程參與資格,另外得獎者將由高雄市電影館安排接受VR創作啟發課程,其劇本亦有機會由高雄市電影館邀請導演拍攝成VR短片在高雄電影節播出,期望透過鏡文學與高雄市電影館聯名合作,為台灣的類型短片劇本打開影視化的大門! 一、第一階段短片故事大綱徵件 (一)徵件類型:三十分鐘短片之故事大綱 (二)徵件對象:對劇本創作有興趣者。 (三)徵件時間:2018/7/20~2018/9/20 19:00止 *徵件期間內若因任何原因導致報名不成功、檔案上傳失敗、稿件資料不符者,不予接受審理。 (四)徵件作品條件: 1) 字數:2500-3500字的故事大綱 2) 主題:以懸疑為主要精神,可融合其他元素如驚悚、喜劇、奇幻、推理、職人、愛情等。 3) 未曾以任何形式發表、利用、授權、銷售及簽約的作品,方得參賽。 4) 參賽作品限個人獨立創作,不接受兩人或以上共同創作的作品。 5) 單一參賽者最高限投一部作品。同一部作品不得於同一時間報名參加鏡文學主辦之其它主題徵件。 (五)報名方式: 1) 檔案格式:故事大綱字數須為2500-3500字,使用12級字之繁(簡)體中文WORD檔撰寫,內容須標明作品名稱。檔案名稱:OOOO _故事大綱(OOOO為作品名稱)。 2) 填寫線上報名表:請填妥線上報名表,並在報名表末端上傳故事大綱WORD檔。(若參賽者無法線上填寫報名表,請於此處下載報名表,將報名表連同故事大綱一併email至[email protected]) 3) 一旦填寫報名表完成並上傳故事大綱,主辦單位確認參賽者完成報名手續,鏡文學將在五個工作天內以email知會投件者已完成報名手續。 4) 本活動一律以電子郵件投遞之稿件為準,請勿寄送紙本作品。 (六)評選辦法: 1) 報名截止後,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聯合高雄市電影館團隊召開評審會議。作品未達水準,評審委員有權決定是否從缺,或不足額入選。 2) 主辦單位隨時保留解釋及修訂比賽規則的權利,並對比賽結果擁有最終決定權。 3) 高雄市電影館保留決定「高雄VR Film Lab特別獎」劇本合作形式及拍攝執行性之最終權利。 (七)獎勵辦法: 1) 第一階段得獎公告時間:因投稿踴躍,公告時間將延至2018/11/5中午12:00 2) 第一階段選出得獎者10名:「高雄VR Film Lab特別獎」1名,獎金參萬元;特優2名,每名獎金參萬元;優選3名,每名獎金貳萬元;佳作4名,每名獎金壹萬元。 3) 第一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9/01/25 4) 參賽之得獎作品須與鏡文學完成簽約,始得受領本徵文獎金,否則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 * 獎金超過兩萬元上者,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鏡文學將依中華民國政府相關法令及規定辦理稅金代扣。匯款手續費將於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中扣除。得獎者需於2018/12/1前繳納個人與匯款帳戶資料。 二、面談及編劇課程 (一)面談時間:鏡文學另行通知得獎者。 (二)第一階段得獎作品完成簽約後,需提供個人簡歷並參與面談回答基本問題,面談通過者方得參與第二階段之短片劇本投稿及編劇課程和相關指導課程。課程參加與否不影響原受領之第一階段獎項及獎金。 (三)鏡文學將請資深編劇於2018年11月17日至2019年1月26日期間,於台北舉辦六堂教學課程,協助學員於兩個月內完成劇本。 (四)「高雄VR Film Lab特別獎」得獎者完成簽約後,將額外於2018年11月5日至2019年2月1日期間,由高雄市電影館安排接受VR特性了解及創作啟發,上課詳細資訊將個別通知得獎者。 (五)學員通過面試後得免繳納學費參與課程,惟編劇及VR短片教學課程期間依原得獎大綱衍生之相關創作資料內容及其後衍生權利皆歸屬於鏡文學擁有,得獎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發表、利用。 (六)得獎者於課程期間之交通補貼將依學員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之票據實報實銷,個人單次課程之交通補助以台鐵自強號台北站至屏東站來回票價為標準,以1,800元為單次課程交通補助最高上限。住宿須由學員自行負責。 三、第二階段短片劇本評比 (一)參與資格:通過面試之2019鏡文學懸疑劇場所有得獎者。 (二)交件內容:原得獎大綱之三十分鐘短片完整劇本 (三)交件期限:2019/02/11 17:00(以信箱收件送達時間為準) (四)獎勵辦法:完成劇本並通過評審考核者,每名可獲七萬元獎勵金。 (五)第二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9/04/25 (六)評選方式:本徵文比賽參賽作品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聯合高雄市電影館團隊進行評選,評選結果將個別通知學員。 (七)本階段評比之獲獎作品須與鏡文學完成簽約,始得受領獎金,否則視同放棄本階段獎項及獎金。 * 獎金超過兩萬元上者,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鏡文學將依中華民國政府相關法令及規定辦理稅金代扣。匯款手續費將於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中扣除。 四、注意事項: (一)得獎者同意與鏡文學完成簽約時,即將得獎作品全部創作內容之語文著作依法所享有之智慧財產權(包括但不限於商標權、著作權等)及其後衍生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公開發表、重製、公開展示、公開傳輸、改作及散布等)全部讓與鏡文學擁有。得獎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發表、利用(包括但不限於出版、銷售及簽約等)得獎作品,於該作品完成後,由鏡文學公開發表、行使或利用,鏡文學並於該作品發表時同時載明得獎者姓名。 (二)得獎者如不同意簽約者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 (三)所有上傳之參賽作品(包含文字、圖檔等)請確保著作權為所有,若經相關權利人檢舉,鏡文學有權將作品先行刪除。此外,若如因刊登作品侵害第三人權利或違反法令,致鏡文學受第三人追償或主管機關處分時,應賠償本公司所產生之一切損失及費用。 (四)參賽作品若違反或不符本徵文比賽相關規定,或於本徵文比賽得獎名單公佈前發表、出版,或曾於其他任何活動獲獎,經舉發確認有其事實,鏡文學有權立刻取消參賽資格,且若為得獎作品,鏡文學有權取消獲獎資格並追回已提撥之獎金。 (五)鏡文學獎金提撥概以得獎者提供之資料為準,若有任何之錯誤或更改致無法送達或領取,視同放棄得獎權益,並自負損失之責,與鏡文學無涉。 (六)得獎者於成功、正確回覆個人資訊後,視同已了解本徵文比賽規則並同意鏡文學蒐集其個人資料。 (七)本徵文比賽各項辦法若有未盡事宜,鏡文學有權隨時修正並公佈於鏡文學官網,將不個別通知參賽者。 活動聯絡: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洽詢請來信洽詢:[email protected] 更多詳情,請上:https://event.mirrorfiction.com/2018/TrustMeOrNot/

【作家特寫】謀殺與創造之時──編劇賴東澤與他的地獄全景圖

2017-09-29

地獄,是不可描述的,之於凡夫俗子如你我,是廟宇中的圖樣浮雕,是長輩要囝仔人隱惡揚善之規訓所在;之於大文豪三島由紀夫也難以描述。他曾以香港的虎豹別墅為例,謂其醜惡宛如抽鴉片產生的太虛幻境。 地獄之於編劇賴東澤,卻是日常風景。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畢業後,他專職寫作,曾入圍皇冠大眾小說獎,並以《潛腦偵查科》獲得金穗獎劇本優等獎。 絕對在地的硬派之作 《潛腦偵查科》講述女警探攜手「非典型心理學權威」,藉由潛入死者腦內挖掘死因,並試圖找出一連串死亡案件的凶手──詭異的是,死者都死於自身最恐懼的事物。所謂非典型,是指這位心理學權威有俗稱多重人格的解離性人格疾患,內在高達九個人格,亦正亦邪,有男有女。 至此,你可能想到好幾部好萊塢電影,但在賴東澤筆下,《潛腦偵查科》是不折不扣的台灣故事。他讓這座島嶼的社會現實與政治黑暗相互糾結,在駭人的虐殺情節之外,更可怕的是我們竟生活在這樣的島上。 這個深具野心,以至於讓你忘記這竟是來自台灣作家的劇本,是這樣開頭的:在鎖鍊聲、古代木齒輪聲、火焰聲、沸水聲、砧板剁刀聲、尖叫聲中──鏡頭讓觀眾看清這正是菜市場──一名角色發現自己取代了豬羊雞鴨,成為待宰的「菜人」。刀斧就要落下。這裡正是他的地獄。 魔法爺爺打開了開關 地獄何以成為賴東澤反覆渲染的主題?這要從他擺盪在「信」與「不信」的童年說起。 「我爺爺是道長,在地方上頗有聲望。那時,鄉下有小孩子一直哭,哭到累,發炎、發燒。我爺爺一去,發現是米缸的位置出了問題,便墊了一顆石頭,在米缸裡擺了一張符。三天內,那小孩子就好了。這件事記錄在地方鄉誌。當時我念歷史系,歷史系要做家族史。我回關廟調查,才查到這件事情。」賴東澤說。 賴東澤的爺爺開啟或者說動搖了他對現實幻化的可能:「小時候要酬神,爺爺叫我過去,告訴我紙人會跳舞,便拿桃木劍在上面劃;劍柄一朝前,紙人就開始跳舞。」賴東澤不信,用手在四周劃過一圈,發現沒有任何機關。此後,他願意相信世上那些我們不相信的事。 賴東澤彷彿生來就具備「吸引怪咖」的磁場。他說即使走在尋常街上,也會有老太太靠過來對他說:「你相信電波武器嗎?」 那麼你呢?你相信嗎?賴東澤這樣回答:「就數學機率來看,如果有一件事情的發生機率不等於零,由於時間是無限的,那麼,這件事就百分之百會發生。」聽起來近乎詭辯,但賴東澤有更深的體悟。 在幻覺中尋找真實 之所以在地獄裡恍惚的活著,還要自賴東澤十九歲說起。 賴東澤十九歲從台南到台北上大學,有陣子過得很憂鬱,逐漸「發現」自已的腦子裡出現啞鈴形狀的公寓,還會伴隨鬼壓床。當他睜開眼睛,就會進入那個空間,穿過一道走廊,兩邊各有房間,有窗,沒有出口。空間裡有一個老人,背對走道坐在搖椅上,穿著白色唐裝,後腦勺綁著辮子。在賴東澤狀況最糟的時候,老人甚至出現在他的真實生活。 「那時在租屋處,屋內漆黑,我開著桌燈。老人不會碰我,但會數落我。我後來跑去當兵,打靶時,開槍的聲音讓我不舒服,老人的聲音就出現了。他會對我說:『不然這樣好了,等一下你上去,你就開槍自殺,你覺得怎麼樣?』後來我把子彈打完,老人就對我說:『你沒有自殺,看來你還ok。』」 腦中的老人於今安在乎?賴東澤答道:「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們了。」甚且,他自有一套分辨幻覺與現實的方法──「如果脫掉眼鏡,視線模糊,眼前人卻是清楚的,那他們就是幻覺。」 不得不承認,在這個荒謬的世界裡,這個方法很具邏輯。 真槍實彈的童年記憶 賴東澤熱愛軍事,愛寫軍火題材,還熟知槍枝廠牌與型號。這源自他的家庭背景──父親是霹靂小組成員,母親是刑警,見到真槍的機會比玩具槍還多。 賴東澤回憶,某次警察搜到很罕見的槍枝,開記者會展示時,得在每支槍前放上名牌,他便被母親帶去指認型號,看到有錯,還糾正母親:「這把不是九零手槍,這是比利時FN槍廠,槍款是FN57。」 賴東澤甚至能分析台灣槍支來源,一開口就源源不絕。「台灣的軍火零售商就像雞尾酒,進口大宗是菲律賓。八九零年代,越戰剛結束,還有中越戰爭,很多越南人往外跑,跑到香港搶錢、搶銀行,於是香港就有飛虎隊、反恐行動。有一些人跑到台灣來,也從越南弄來很多槍。越南因為打過越戰,又曾受中國和蘇聯資助,所以美系槍枝、俄系槍枝都有。這些最後都出現在台灣。」 藉由槍火,賴東澤得以拉出一條全球戰爭史,以及家族史,不大美好的那種。他曾在其他訪問中提到,小時候常被父母打,藤條、拳頭、過肩摔,肉身即沙包。六歲時,他離家出走,用藤條插包袱,走在鳳梨田。雖然最後他還是回了家,但與家庭和解,要到他當兵以後。 打殺、血腥、戰爭、死滅在賴東澤的文字和人生中一再出現,但他說:「我不喜歡與人衝突。」因為吵架是沒有效率的事,賴東澤說,「排除法律與道德限制,當我不想聽對方的意見時,最有效率的作法,就是直接殺掉對方。因此,幹嘛吵架浪費時間呢?」說到這裡,我開始回想上述問題是否有他「不想聽的」。 好在他繼續補充:「但是人在世上,就必須遵守法律和道德限制。既然不能殺人,那就連吵架都不需要了。」這是賴澤東式《罪與罰》了。 背向死亡迎來新生 《潛腦偵查科》裡有各式死亡,既血腥又離奇,簡直是以死亡作煙花的馬戲團。關於死亡,賴東澤自有一套實踐與辯證。小學六年級時,賴東澤就思考:「我存在的意義是為了什麼?」那些看起來快樂的人,為何決定離棄這個世界,自殺這件事讓當時的賴東澤困惑。 或許是擁有過多的感知能力,痛苦對他而言,是可觸摸的。賴東澤不諱言,他曾從五樓跳下來,結果壓壞人家車棚,也試過割腕和手臂。「但我不鼓勵自殺。」賴東澤強調。《潛腦偵查科》探求死者的地獄,新的電影劇本《紅星孤旅》則為我們上演火星任務官的求生之旅。故事講述一趟單程火星任務,成員僅有一名人類和他的機器夥伴,以及量子電腦構成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渴望人類陪伴,甚至懲罰不陪伴「她」的人類。在絕對孤寂的火星上,唯二的智慧體竟不是相互取暖,而是各懷所思,想掌控與拒絕被掌控;寂寞與逃離,原是一體兩面。 此外,是「她」沒錯。這是一個女性化的人工智慧。是否隱喻兩性關係?就留待讀者與作者各懷所思吧。 《紅星孤旅》最後,主角漂流在太空中,落入絕對的孤絕,那是巨大又無聲的痛苦。我想起《潛腦偵查科》的主角曾說:「痛苦是精神的養分。」賴東澤則用幻覺帶來的苦痛,與生在苦痛中所誕生的文字為我們示範這句話。「那些過得安逸的歷史人物,能創造出什麼東西呢?」他以補刀的口吻繼續說道。 不喜歡這個世界,所以透過劇本創造一個新的,這是他的寫作企圖。背對死亡,賴澤東迎向文字世界的誕生。「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死,才是製造浪費。所以我活著,非得創造點什麼。」 所以賴東澤討厭浪費食物。 他為我描述,試想:有一隻豬必須活在狹窄的環境,成年後成為人類的食物,被宰殺,被支解。然後有人點了一份排骨飯──來自這隻豬的軀體,必須切片、裹粉、油炸過。最後竟被嫌棄,豈可原諒? 我想起我浪費過的所有排骨飯,流下一陣冷汗──腦中浮現自己變成被人嫌棄的排骨飯。此刻,賴東澤成功在我腦海中描繪出屬於他的地獄圖。潛腦非關科技,而是賴東澤的超能力。

【主題徵件】希區考克驚悚劇場更新版  (由於投稿踴躍,得獎名單延後至11.30公告)

2017-09-13

【鏡文學希區考克驚悚劇場主題徵件】更新版 (由於投稿踴躍,得獎名單延後至11.30公告) 以三十分鐘短片的劇本長度,挖掘最深層的人性,題材不限,使人顫慄是唯一的要求。政治、金融、法律、家庭,科幻、陰謀、恐怖、幽默皆可,只要被挑起了那根神經,不論置身何處,同樣無處可躲。第一階段我們徵求驚悚故事大綱,入選作品再進入第二階段,由鏡文學提供專業師資協助你完成三十分鐘短片劇本。 第一階段獲獎大綱每篇獎金最高三萬元,完成劇本再付七萬元,惟參賽者應與鏡文學完成簽約。 徵稿對象 :對劇本創作有興趣者。需先加入鏡文學網站成為作者(加入方式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apply) 第一階段徵稿時間 :2017/7/25~2017/10/31 23:59(以信箱收件送達時間為準) 徵稿作品條件: 1) 字數:2500-3000字的故事大綱(以字元計算) 2) 主題:可融合其他元素如奇幻、推理、職人、愛情等,但以驚悚為主要精神。 3) 其他:未曾以任何形式發表、出版、銷售及簽約的作品,方能參賽。 4) 單一參賽者最高限投一部作品。 報名方式: 1) 先於鏡文學網站發表您的參賽作品150字以內短綱於作品第一章,作品名稱前寫上「【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OOOOO」(OOOOO為作品名稱),作品狀態須為「上架」,並請選擇「驚悚」標籤。(短綱上傳方式請參考PDF) 2) 完成2500-3000字完整故事大綱後,請將故事大綱、個人簡歷(學經歷)及作品短綱網址,寄到以下信箱: [email protected] 3) 一旦完成報名,鏡文學將以email知會參賽者已完成報名手續。若三個工作天後未收到回覆信,請來電洽詢02-6633-3512。 4) 本徵文比賽一律以鏡文學網站上刊登之數位參賽作品為準,請勿寄送紙本作品。 評選辦法: 1) 報名截止後,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召開評審會議。作品未達水準,評審委員有權決定是否從缺,或不足額入選。 2) 參賽作品限個人獨立創作,不接受2人或以上共同創作的作品。 3) 主辦單位隨時保留解釋及修訂比賽規則的權利,並對比賽結果擁有最終決定權。 獎勵辦法: 1) 第一階段得獎公告時間:2017/11/3012:00 2) 第一階段選出得獎者10名:特優3名,每名獎金参萬元;優選3名,每名獎金貳萬元;佳作4名,每名獎金壹萬元。 3) 第一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8/1/25 (獎金超過兩萬元,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鏡文學將依中華民國政府相關法令及規定辦理稅金代扣。匯款手續費將於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中扣除。得獎者需於2017/12/25前繳納個人與匯款帳戶資料) 4) 參賽之得獎作品須與鏡文學完成簽約,始得受領本徵文獎金,否則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得獎作品完成簽約後,可自由選擇是否參與第二階段之短片劇本投稿,參加與否不影響原受領之第一階段獎項及獎金。 5) 第二階段,鏡文學將請資深編劇為得獎者於2018年1月6日至2018年2月10日期間,於台北舉辦五堂免費教學課程,學員可自由參加。(課程期間之交通補貼將依學員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之票據實報實銷,個人單次課程之交通補助以台鐵自強號台北站至屏東站來回票價為標準,以1,800元為單次課程交通補助最高上限。住宿須由學員自行負責。) 6) 參加第二階段之得獎者,鏡文學將協助得獎者於兩個月內完成劇本,最後完成劇本並通過評審考核者,每名再獲七萬元獎金。 7) 第二階段劇本提交時間:2018/02/2123:59 8) 第二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8/03/25 9) 評選公告:本徵文比賽參賽作品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進行為評選,評選結果將於鏡文學網站首頁公告。 注意事項 : 1) 得獎者同意與鏡文學完成簽約時,即將得獎作品全部創作內容(包括但不限於原稿檔案、數位檔案等)依法所享有之智慧財產權(包括但不限於商標權、著作權等)及其後衍生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公開發表、重製、公開展示、公開傳輸、改作及散布等)全部讓與鏡文學擁有。得獎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發表、利用(包括但不限於出版、銷售及簽約等)得獎作品,於該作品完成後,由鏡文學公開發表、行使或利用,鏡文學並於該作品發表時同時載明得獎者姓名。 2) 得獎者如不同意簽約者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 3) 所有上傳之參賽作品(包含文字、圖檔等)請確保著作權為所有,若有發現剽竊他人作品之情事,鏡文學有權將作品刪除。此外,若如因刊登作品侵害第三人權利或違反法令,致鏡文學受第三人追償或主管機關處分時,應賠償本公司所產生之一切損失及費用。 4) 參賽作品若違反或不符本徵文比賽相關規定,或於本徵文比賽得獎名單公佈前發表、出版,或曾於其他任何活動獲獎,經舉發確認有其事實,鏡文學有權立刻取消參賽資格,且若為得獎作品,鏡文學有權取消獲獎資格並追回已提撥之獎金。 5) 鏡文學獎金提撥概以得獎者提供之資料為準,若有任何之錯誤或更改致無法送達或領取,視同放棄得獎權益,並自負損失之責,與鏡文學無涉。 6) 得獎者於成功、正確回覆個人資訊後,視同已了解本徵文比賽規則並同意鏡文學蒐集其個人資料。 7) 本徵文比賽各項辦法若有未盡事宜,鏡文學有權隨時修正並公佈於鏡文學官網,將不個別通知參賽者。 活動聯絡:如有任何疑問歡迎洽詢請來電洽詢:02-6633-3512。 ------------------------------------ 希區考克驚悚劇場參考範例 【關於屍體的對話】 西西一邊唱著歌,一邊將手裡的粉末緩緩加入茶水裡,待會兒她要和姊姊娜娜一起喝下午茶,當然還有債主溫先生也會來,溫先生之前表示過,希望她們將房子賣掉,以償還欠他的債務。只是房子賣掉後,失業的兩姐妹,再也沒地方住了。 於是喝了茶的溫先生,昏厥了。 昏厥的人特別重,西西和娜娜得想辦法把溫先生「處理掉」,正準備合力抬起溫先生的雙腳時,溫先生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看來藥粉只能把暫時把他迷昏,接下來得計畫殺死他的方法,殺人真的很困難,菜刀切喉太暴力,況且血會弄髒地板留下痕跡;拿鐵鎚敲或擀麵棍打,又太費力,何況還會吵到鄰居,最後只好隨手拿起殺蟲劑朝著他噴,結果溫先生卻打了個大噴嚏。 娜娜只好去廚房儲物櫃找老鼠藥。正當此時,溫先生向西西開口了。 他央求西西報警,西西雖然不願意,但是說出了實情:娜娜並不是我的親姐姐,她是我父母去世後,假冒我姐姐的女看護! 西西說:是娜娜要殺你的,但我不忍心,所以只用了一半的藥粉。 溫先生聽了很高興,懇求西西:那就把鐵鎚交給我吧,無論如何,不會賣掉這個房子。 於是西西進到廚房,跟娜娜說溫先生已經醒了,娜娜心急,拿起菜刀,準備去收拾他。 客廳傳來一聲重擊。 西西並不急著去客廳,她只是緩緩地拿出杯子倒入果汁,加入剩餘的藥粉,然後走進客廳,她跨過娜娜的屍體,微笑著把杯子遞給溫先生。 溫先生大口喝完果汁,聽從西西的建議打電話報警,把如何被娜娜毒殺,又如何自衛殺人的過程全向警方說明。 隨後在毒性發作中癱軟死去的溫先生,並不知道真相,他用迷惑的眼神看向西西,但是她只是拿起毛線織了起來,等待警察到來。 【慈善殺人】 老陳坐在街邊的長椅上抽著撿來的菸屁股,無奈地看著皮鞋底的破洞,此時,琳琳走向他,開口邀請他到家中吃點熱食,雖然家裡有一個智能不足的的弟弟,但也不礙事。 一見到老陳,琳琳的弟弟阿志立刻十分興奮,他一邊跟老陳比身高,一邊介紹自己蒐集的蝴蝶標本,老陳正在吃著燉肉,阿志走向他,小聲地說,我姊姊想要殺死你,她需要一具屍體來代替我,這樣就可以領保險金了! 老陳聽了嚇得立刻站起來,想要離開,琳琳遞給他一杯熱牛奶,魅惑地說,天氣這麼冷,不如留下來過夜吧。 然後交代阿志帶老陳上樓,為他準備溫暖的棉被和合身的西裝,當然還有鞋子。原本還猶疑的老陳,覺得也許剛剛阿志是因為智能低落才胡言亂語。趁著老陳還在試裝時,琳琳到了地下室,將老陳抽過的菸屁股點燃,丟向滿地的報紙堆中。 此時阿志換穿老陳的衣服,並將手上的戒指摘下來,欲套在已經昏迷的老陳手指上,但是地下室的煙霧已經燒上來了,戒指卻套不進老陳的手指,情急之餘,只好把老陳扛下樓,一起逃出大火燃燒的公寓。 阿志與琳琳癱坐在長椅上,消防員大大稱讚兩姐弟的好心,冒死救出老陳,阿志真是一名英雄! 【回魂】 作者:張耀升 完整劇本及大綱如連結: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14 如何改變一個被暴力盤據的靈魂?如果暴力是個惡靈,它在不幸的家庭裡生根、攀附、蔓延,它能否被驅離?或者,以暴制暴只是暫時驅離,將來它會以更接近地獄的面貌回返? 在一個臨海小鎮中,住著一家人:因傷退休的警察張國忠(男,45歲)、飽受家暴的婦女蘇曉玲(女,32歲),以及國小高年級的兒子張建軍(男,11歲)。張國忠常發酒瘋鬧事,派出所的年輕警察黃清和(男,26歲)常通知蘇曉玲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把大醉路倒的張國忠扛回家,並懷疑其中有家暴問題。 張國忠的暴力虐待越來越激烈,兒子生日當天,他不滿母子兩人故意忽略他去餐廳慶祝,而來到餐廳鬧事,在眾人面前毆打蘇曉玲,兒子出手阻擋卻被盛怒的他打到昏迷送醫。 蘇曉玲看著昏迷的兒子在意識不清中還叫著自己的名字,決定要保護兒子,在兒子出院前,她趁著張國忠大醉,把他載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往下一推,偽裝成酒後失足落海。 回家後,她在兒子房間外聽見談話聲,她問兒子在跟誰說話,兒子說爸爸剛剛回來看他,爸爸現在是好人,不喝酒了,還說爸爸要帶他出海。 蘇曉玲帶著兒子準備搬家,兩人盡情挑家具,想像新生活的開始。他們在路上巧遇年輕警察黃清和,在黃清和的接近與真誠問候下,蘇曉玲發自內心感到開心,愉快氣氛感染彼此,兩人一起幫蘇曉玲的兒子重新過生日,好似一個甜蜜家庭的景象。 然而,蘇曉玲剛獲得自由的心中仍有罪惡感,在每個甜蜜的片段都感到亡夫就在左右,甚至聽見亡夫譏笑她與年輕警察曖昧的互動。 搬家當天,張國忠的屍體被撈起,蘇曉玲與她兒子一起去認屍,警方告知她,張國忠生前投保了鉅額保險,只要喪命,保險金全歸她所有,警方問她張國忠是否與人有債務糾紛,懷疑他的死因不單純。 在儐儀館外,蘇曉玲告訴兒子,人是她殺的,唯有這樣他們母子才能好好活下去,但是她不知道保險金的事,她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保護兒子。 此後,年輕警察黃清和每次的到訪與關心都變成蘇曉玲的壓力,在她心裡有鬼之下,原本曖昧的情愫翻轉成偵察與質詢。無法面對罪惡感的她開始產生幻聽幻覺,在兒子入睡後,她聽到水滴聲,以為下雨了要起床關窗戶,卻看見張國忠滿身是水坐在客廳椅子上。 蘇曉玲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便與她心目中最強硬暴力的男人,她的亡夫,對話。她的亡夫邪惡地指導她與兒子串供。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重複亡夫的行為模式,要求兒子與她套招,她從指導變成命令再變成叫囂,她猶如被張國忠附身,在兒子身上施展各種她以前張國忠虐待的招數,又在看見兒子害怕的表情後大哭求兒子原諒她。 年幼的兒子在黃清和面前藏不了話,被套問出實情,面對上門對質的黃清和,蘇曉玲在逼問下不得不承認,但是也逐漸變臉,粗暴、憤怒、殘忍,趁著黃清和不注意,從背後襲擊,殺了他。 清醒後的蘇曉玲知道自己已經走入絕路,為了不讓兒子背負「殺人犯的後代」的污名,以同樣的方式將黃清和綁在機車後座,載著他,來到張國忠落海的地方,她猛摧油門,載著黃清和衝向懸崖,製造兩人意外落海的假象。 在警方的偵訊室裡,警察與蘇曉玲的兒子談話,他悠悠地說著事發經過,略過所有蘇曉玲的暴力行為,但是說著說著,情緒逐漸失控,直到兩隻手從他背後伸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恢復冷靜。 那是站在他背後的,沒人看得見的張國忠與蘇曉玲夫婦的鬼魂的手,他們將成為兒子身旁的暴力幽魂,忠誠地陪伴著他一輩子。 附註: 當然,參賽者若能寫出情節更懸疑、巧妙、緊湊的故事大綱,會更有機會獲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