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
鏡文學X華文創 驚悚劇場誠徵優質導演及團隊參與製作拍攝獲選名單

2018-07-27

鏡文學X華文創驚悚劇場 誠徵優質導演及團隊參與製作拍攝企畫 獲選名單

鏡文學X華文創 驚悚劇場誠徵優質導演及團隊參與製作拍攝

2018-05-15

鏡文學X華文創驚悚劇場 誠徵優質導演及團隊參與製作拍攝企畫 將愛推演至腥羶又親密的牢籠,把善意變成聖潔而絕望的枷鎖。 鏡文學已開發眾多具商業潛質與文學深度的影視IP,更期待它們能以影像呈現,輻射更多能量。因此,我們攜手華語影視製作佼佼者「華文創」,邀請全台優質導演及製作團隊──透過六部詭譎冷冽,時而黑色幽默,時而迸發人性微光的短片──打造台灣《黑鏡》。 一、內容說明 本計畫共計有六個劇本,原創內容及完整劇本將由鏡文學提供。入選團隊將與主辦單位共同討論後,決議每部短片劇集拍攝團隊。各集故事大綱請見附件。 二、報名資格: (一) 對拍攝「驚悚題材」內容有興趣,且曾有短片拍攝經驗,可獨立完成整部影片製作的團隊。 (二) 以可開立發票向鏡文學請款,且營業事業項目具電視電影製作資格的公司為申請單位。 (三) 同一主創(導演、製片等)不可同時兼任本計畫其他劇集。 三、報名程序與應備資料: (一) 報名團隊於以下系統完整填寫報名資料與經歷佐證資料後,即可完成報名。 報名系統:https://goo.gl/forms/RhCdd7MXjVSjPbqs1 (二) 應備資料(請提供以下資料進行審核): 1. 主創團隊至少應包含導演與製片。 2. 經歷佐證資料應包含以下資料: 2.1. 主創團隊(應至少含有導演與製片)自我介紹、工作經歷(曾參與過的影視作品以及所擔任職位)、獲獎紀錄。 2.2. 導演歷年作品(1部18分鐘以上劇情短片) 2.3. 簽約公司的變更事項登記表影本。 (三) 注意事項: 1. 導演歷年作品相關資料應包含團隊簡介以及團隊歷年作品資料或影片。 2. 報名時請務必提供正確聯絡資料,所有資料僅供本活動相關用途使用。 3. 報名文件不全者,主辦單位得通知限期補正,逾期不補正或補正不全者,將視同放棄,主辦單位將不予通知。 四、影片規格說明與製作預算範圍: (一) 拍攝長度以30分鐘為限,作品需以4K且7.1聲道規格製作至少5.1聲道規格製作。 (二) 6部短片的總製作預算為新台幣1,500萬。各集預算將由執行團隊與主辦方協商後共同議定之。 五、活動時程: *上述活動時程為暫訂,主辦單位保有活動日期變更權利,各階段活動日期若有變更,以網站公告為準。 ※獲選名單已公布: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news/132 六、撥款方式: (一) 第一期:檢附領據後簽約,撥付該單集總製作預算的15%作為前期開發費。 (二) 第二期:團隊劇本、演員、主創團隊經主辦團隊確認可進行短片拍攝作業後,撥付該單集總製作預算的60%作為製作費。 (三) 第三期:拍攝完成提供初剪樣帶給與主辦單位,經主辦單位確認無誤後,撥付該單集總製作預算25%作為後期製作費用。 (四) 上述費用之撥付均依中華民國稅法規定給付予簽約團隊。 七、智慧財產權與相關規定 (一) 簽約團隊作品之著作財產權,無論完成階段及完整性與否、部分或全部均為鏡文學所有。 (二) 簽約團隊享有合作影集之相關署名權。 (三) 其他未盡事宜,將另行約定之。 八、合作終止及廢止 簽約團隊若以虛偽不實資料、文件報名者,經主辦單位查證屬實,簽約團隊應繳回已領取之製作費,並負相應之損害賠償責任。 九、其他相關規定: (一) 主辦單位擁有最終團隊決定權。 (二) 主辦單位擁有簽約團隊影像作品之最後剪接權以及轉製成電影發行之權利。 (三) 簽約團隊應義務配合參與主辦團隊之相關行銷及宣傳活動。 (四) 本計畫如有疑義或其他未盡事宜,主辦單位得隨時補充之。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洽詢E-mail:[email protected]

【作家特寫】以筆為帚──崑崙:憤青也是一種潔癖

2017-09-14

「當兵能讓男孩變成男人」,這句話可能稍嫌陳腔濫調,能不能變成男人或是其他的什麼,或許也見仁見智;但對崑崙來說,的確是當兵那段時光,讓他敲開寫作大門,成為一個小說創作者。 體格精實的崑崙,服的是消防替代役,除了日常勤務之外,閒暇時間很不一定。「就某天比較有空,想試著寫寫看,就動筆了。」說起來很是福至心靈,但這樣的心血來潮,卻讓他發現自己對寫小說這件事,不是閒著沒事寫寫打發時間,而是寧願熬夜不睡也要寫。「有次趁學長們不在,一個人在房間寫到凌晨三點。正要睡的時候,救護出動就來了。結果那晚幾乎都沒睡,超累。」累歸累,他對拿睡眠換字依舊樂此不疲,也就此踏上寫作之路。 殺人者都該有潔癖 最初他在部落格上寫仙俠小說,後來轉至PTT發表短篇。手感練得順了,正好《獻給殺人魔的居家清潔指南》的靈感也來了,於是那個蒼白瘦弱、背負著沉重祕密的冷酷少年「十年」,便從BBS的黑底世界出場了。 既是「獻給殺人魔」,劇情中自然不乏血腥殘暴的書寫。「看著這幕的林峻生發出陰森怪笑,突然抓緊懷中的頭顱,失控的手指刺進那對瞪大的眼球,在眼窩中不斷攪動,攪得眼球碎爛成糊。幾道鮮血從眼眶流下,像是血淚。」文字描繪得栩栩如生,令人不忍卒睹。然而,小說的另一面是「居家清潔指南」,「你應該好好保養冰箱,要特別注意異味。檸檬跟水用一比一的比例混合,用來擦拭冰箱有除臭的效果。多餘的檸檬可以放著,自然的果香比芳香劑更好。一打開就飄出怪味,遲早被人發現。層板累積的血垢比較麻煩……」這些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清潔教學,往往跟在血跡斑斑的犯罪直擊後面。殺人、打掃,兩者看似毫不搭軋,崑崙卻能透過十年,讓原本的怪異言行變得如此理所當然,甚至帶了點黑色幽默。 為什麼要安排十年去清潔那些殺人現場?「每次看到電影或小說裡,那些鮮血四濺、家具亂倒,到處亂七八糟的場景,你不會很想整理乾淨嗎?」崑崙反問。但看在場眾人一臉疑惑,他閃過一絲不被理解的痛苦。「好吧。是我自己有潔癖。」因為自己的潔癖,他筆下的十年,既是毫不留情的獵殺者,下手時又常一邊碎念著打掃方式,「有點類似專人到府的居家清潔服務。」只是十年收拾的不只是環境,還包括那些隸屬殺人組織「傑克會」的殺人魔。 讀者的直覺反應才是最大的讚美 「和以前的短篇相比,『居家清潔指南』寫得比較開心,因為想玩的東西,例如割頭、挖眼等等,全都寫出來了。」放膽寫得這麼巨細靡遺,不擔心讀者吃不消嗎?「你不認為很多類似題材的作品都太溫和了嗎?我認為該寫就要寫。每次看到讀者說看我的故事看得很胃痛、很虐,比稱讚我寫得好讓我更開心。」對崑崙來說,寫作最美好的時刻,就是知道自己精心編造的故事,造成讀者的情緒波動,「那讓我很有成就感。」 為了復仇,十年隻身對抗傑克會,像是制裁殺人魔的勇者,卻與殺人魔成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食物鏈。「殺人,對殺人魔或傑克會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可是在一般大眾的眼裡,卻是很異類的。」同樣是殺人,假設我們同意為了滿足私欲的隨機殺人是無可饒恕、理應獲得制裁的;那麼,背負著悲慘過去的獵殺,是否就情有可原、應該獲得諒解?當十年從最初的壓抑與冷漠漸次甦醒,他和自己深惡痛絕的傑克會,又有什麼差別?所謂「正常」和「不正常」,界線何在?這些都是崑崙期望透過故事引出的討論。 崑崙話少,答話前習慣先複述一次問題,感覺很是謹慎,像是在思考什麼。這和大學念心理系有關嗎?「沒有。我不是個用功的學生。」他說自己在學校成天打混,念書時學的那些心理學理論,沒一件用進小說設定裡;平日的生活與過去在電影院擔任放映師的工作經驗,也只隨手將某些片段揀進場景中。「人倒是有。應該說,我一直對那種表面上道貌岸然、私底下卻搞些有的沒有的人很反感,所以有刻意放這樣的角色進去。」成長和求學過程中見多了這些表裡不一的人,雖然自己幸運、未曾深受其害,但他選擇以筆為劍,讓公義獲得現實世界裡沒能得到的平反。「我可能有點憤青吧。」崑崙笑說。 透過文字,讓多點人聽見微弱的聲音 崑崙的文字具有強烈的視覺,畫面隨著情節一幕幕閃現,好似他回到電影放映師的崗位上,在你眼前播放著由他導演的電影。身為新手創作者,有覺得自己受到哪些喜歡的作者影響嗎?「影響不確定,喜歡的話……村上春樹和深雪吧。」平常多半閱讀各種社會議題的書籍,例如《貧困世代》《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還有漫畫。最喜歡藤田和日郎的《魔偶馬戲團》。「最近重看淺野一二○的《晚安,布布》。」也是服役的時候,崑崙第一次翻看這部幾乎不帶任何希望的漫畫,「那時一個人在南澳,常常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這部漫畫讓我愈看愈鬱悶。」是不是因為心中有一塊說不上的懸念被扣住,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但現在再看《晚安,布布》,反而很有治癒感。或許是心境上的轉變吧。」 《獻給殺人魔的居家清潔指南》,另延伸出系列作《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和《收購商的裝屍紀錄簿》。在將其他旁支交代清楚後,崑崙動筆了新作《屠村日》,扣連太魯閣原住民被亞泥剝奪土地的現場,寫出市井小民對抗大財團的無力與憤怒。「那些骯髒手段讓我覺得,無論是好是壞,我都要把這部小說寫出來。這是我們擁有的發聲方式。」或許文字只是一場紙上爭戰,不見得有實際效益,但若能讓多一些人聽見這些微弱的聲音,誰說未來沒有翻轉的機會?「可能這和十年獵殺傑克會也有點像吧,不知道和我自己的潔癖有沒有關係──就是看不慣這些有的沒有狗屁倒灶的鳥事。如果能除掉這些亂來的人,一切就乾乾淨淨了。」

【主題徵件】希區考克驚悚劇場更新版  (由於投稿踴躍,得獎名單延後至11.30公告)

2017-09-13

【鏡文學希區考克驚悚劇場主題徵件】更新版 (由於投稿踴躍,得獎名單延後至11.30公告) 以三十分鐘短片的劇本長度,挖掘最深層的人性,題材不限,使人顫慄是唯一的要求。政治、金融、法律、家庭,科幻、陰謀、恐怖、幽默皆可,只要被挑起了那根神經,不論置身何處,同樣無處可躲。第一階段我們徵求驚悚故事大綱,入選作品再進入第二階段,由鏡文學提供專業師資協助你完成三十分鐘短片劇本。 第一階段獲獎大綱每篇獎金最高三萬元,完成劇本再付七萬元,惟參賽者應與鏡文學完成簽約。 徵稿對象 :對劇本創作有興趣者。需先加入鏡文學網站成為作者(加入方式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apply) 第一階段徵稿時間 :2017/7/25~2017/10/31 23:59(以信箱收件送達時間為準) 徵稿作品條件: 1) 字數:2500-3000字的故事大綱(以字元計算) 2) 主題:可融合其他元素如奇幻、推理、職人、愛情等,但以驚悚為主要精神。 3) 其他:未曾以任何形式發表、出版、銷售及簽約的作品,方能參賽。 4) 單一參賽者最高限投一部作品。 報名方式: 1) 先於鏡文學網站發表您的參賽作品150字以內短綱於作品第一章,作品名稱前寫上「【鏡文學驚悚劇場大綱徵文比賽】OOOOO」(OOOOO為作品名稱),作品狀態須為「上架」,並請選擇「驚悚」標籤。(短綱上傳方式請參考PDF) 2) 完成2500-3000字完整故事大綱後,請將故事大綱、個人簡歷(學經歷)及作品短綱網址,寄到以下信箱: [email protected] 3) 一旦完成報名,鏡文學將以email知會參賽者已完成報名手續。若三個工作天後未收到回覆信,請來電洽詢02-6633-3512。 4) 本徵文比賽一律以鏡文學網站上刊登之數位參賽作品為準,請勿寄送紙本作品。 評選辦法: 1) 報名截止後,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召開評審會議。作品未達水準,評審委員有權決定是否從缺,或不足額入選。 2) 參賽作品限個人獨立創作,不接受2人或以上共同創作的作品。 3) 主辦單位隨時保留解釋及修訂比賽規則的權利,並對比賽結果擁有最終決定權。 獎勵辦法: 1) 第一階段得獎公告時間:2017/11/3012:00 2) 第一階段選出得獎者10名:特優3名,每名獎金参萬元;優選3名,每名獎金貳萬元;佳作4名,每名獎金壹萬元。 3) 第一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8/1/25 (獎金超過兩萬元,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鏡文學將依中華民國政府相關法令及規定辦理稅金代扣。匯款手續費將於獲獎者所獲得之獎金中扣除。得獎者需於2017/12/25前繳納個人與匯款帳戶資料) 4) 參賽之得獎作品須與鏡文學完成簽約,始得受領本徵文獎金,否則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得獎作品完成簽約後,可自由選擇是否參與第二階段之短片劇本投稿,參加與否不影響原受領之第一階段獎項及獎金。 5) 第二階段,鏡文學將請資深編劇為得獎者於2018年1月6日至2018年2月10日期間,於台北舉辦五堂免費教學課程,學員可自由參加。(課程期間之交通補貼將依學員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之票據實報實銷,個人單次課程之交通補助以台鐵自強號台北站至屏東站來回票價為標準,以1,800元為單次課程交通補助最高上限。住宿須由學員自行負責。) 6) 參加第二階段之得獎者,鏡文學將協助得獎者於兩個月內完成劇本,最後完成劇本並通過評審考核者,每名再獲七萬元獎金。 7) 第二階段劇本提交時間:2018/02/2123:59 8) 第二階段獎金提撥時間:2018/03/25 9) 評選公告:本徵文比賽參賽作品將由鏡文學專業編輯與編劇小組進行為評選,評選結果將於鏡文學網站首頁公告。 注意事項 : 1) 得獎者同意與鏡文學完成簽約時,即將得獎作品全部創作內容(包括但不限於原稿檔案、數位檔案等)依法所享有之智慧財產權(包括但不限於商標權、著作權等)及其後衍生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公開發表、重製、公開展示、公開傳輸、改作及散布等)全部讓與鏡文學擁有。得獎者不得以任何形式發表、利用(包括但不限於出版、銷售及簽約等)得獎作品,於該作品完成後,由鏡文學公開發表、行使或利用,鏡文學並於該作品發表時同時載明得獎者姓名。 2) 得獎者如不同意簽約者視同放棄本徵文獎項及獎金。 3) 所有上傳之參賽作品(包含文字、圖檔等)請確保著作權為所有,若有發現剽竊他人作品之情事,鏡文學有權將作品刪除。此外,若如因刊登作品侵害第三人權利或違反法令,致鏡文學受第三人追償或主管機關處分時,應賠償本公司所產生之一切損失及費用。 4) 參賽作品若違反或不符本徵文比賽相關規定,或於本徵文比賽得獎名單公佈前發表、出版,或曾於其他任何活動獲獎,經舉發確認有其事實,鏡文學有權立刻取消參賽資格,且若為得獎作品,鏡文學有權取消獲獎資格並追回已提撥之獎金。 5) 鏡文學獎金提撥概以得獎者提供之資料為準,若有任何之錯誤或更改致無法送達或領取,視同放棄得獎權益,並自負損失之責,與鏡文學無涉。 6) 得獎者於成功、正確回覆個人資訊後,視同已了解本徵文比賽規則並同意鏡文學蒐集其個人資料。 7) 本徵文比賽各項辦法若有未盡事宜,鏡文學有權隨時修正並公佈於鏡文學官網,將不個別通知參賽者。 活動聯絡:如有任何疑問歡迎洽詢請來電洽詢:02-6633-3512。 ------------------------------------ 希區考克驚悚劇場參考範例 【關於屍體的對話】 西西一邊唱著歌,一邊將手裡的粉末緩緩加入茶水裡,待會兒她要和姊姊娜娜一起喝下午茶,當然還有債主溫先生也會來,溫先生之前表示過,希望她們將房子賣掉,以償還欠他的債務。只是房子賣掉後,失業的兩姐妹,再也沒地方住了。 於是喝了茶的溫先生,昏厥了。 昏厥的人特別重,西西和娜娜得想辦法把溫先生「處理掉」,正準備合力抬起溫先生的雙腳時,溫先生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看來藥粉只能把暫時把他迷昏,接下來得計畫殺死他的方法,殺人真的很困難,菜刀切喉太暴力,況且血會弄髒地板留下痕跡;拿鐵鎚敲或擀麵棍打,又太費力,何況還會吵到鄰居,最後只好隨手拿起殺蟲劑朝著他噴,結果溫先生卻打了個大噴嚏。 娜娜只好去廚房儲物櫃找老鼠藥。正當此時,溫先生向西西開口了。 他央求西西報警,西西雖然不願意,但是說出了實情:娜娜並不是我的親姐姐,她是我父母去世後,假冒我姐姐的女看護! 西西說:是娜娜要殺你的,但我不忍心,所以只用了一半的藥粉。 溫先生聽了很高興,懇求西西:那就把鐵鎚交給我吧,無論如何,不會賣掉這個房子。 於是西西進到廚房,跟娜娜說溫先生已經醒了,娜娜心急,拿起菜刀,準備去收拾他。 客廳傳來一聲重擊。 西西並不急著去客廳,她只是緩緩地拿出杯子倒入果汁,加入剩餘的藥粉,然後走進客廳,她跨過娜娜的屍體,微笑著把杯子遞給溫先生。 溫先生大口喝完果汁,聽從西西的建議打電話報警,把如何被娜娜毒殺,又如何自衛殺人的過程全向警方說明。 隨後在毒性發作中癱軟死去的溫先生,並不知道真相,他用迷惑的眼神看向西西,但是她只是拿起毛線織了起來,等待警察到來。 【慈善殺人】 老陳坐在街邊的長椅上抽著撿來的菸屁股,無奈地看著皮鞋底的破洞,此時,琳琳走向他,開口邀請他到家中吃點熱食,雖然家裡有一個智能不足的的弟弟,但也不礙事。 一見到老陳,琳琳的弟弟阿志立刻十分興奮,他一邊跟老陳比身高,一邊介紹自己蒐集的蝴蝶標本,老陳正在吃著燉肉,阿志走向他,小聲地說,我姊姊想要殺死你,她需要一具屍體來代替我,這樣就可以領保險金了! 老陳聽了嚇得立刻站起來,想要離開,琳琳遞給他一杯熱牛奶,魅惑地說,天氣這麼冷,不如留下來過夜吧。 然後交代阿志帶老陳上樓,為他準備溫暖的棉被和合身的西裝,當然還有鞋子。原本還猶疑的老陳,覺得也許剛剛阿志是因為智能低落才胡言亂語。趁著老陳還在試裝時,琳琳到了地下室,將老陳抽過的菸屁股點燃,丟向滿地的報紙堆中。 此時阿志換穿老陳的衣服,並將手上的戒指摘下來,欲套在已經昏迷的老陳手指上,但是地下室的煙霧已經燒上來了,戒指卻套不進老陳的手指,情急之餘,只好把老陳扛下樓,一起逃出大火燃燒的公寓。 阿志與琳琳癱坐在長椅上,消防員大大稱讚兩姐弟的好心,冒死救出老陳,阿志真是一名英雄! 【回魂】 作者:張耀升 完整劇本及大綱如連結: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14 如何改變一個被暴力盤據的靈魂?如果暴力是個惡靈,它在不幸的家庭裡生根、攀附、蔓延,它能否被驅離?或者,以暴制暴只是暫時驅離,將來它會以更接近地獄的面貌回返? 在一個臨海小鎮中,住著一家人:因傷退休的警察張國忠(男,45歲)、飽受家暴的婦女蘇曉玲(女,32歲),以及國小高年級的兒子張建軍(男,11歲)。張國忠常發酒瘋鬧事,派出所的年輕警察黃清和(男,26歲)常通知蘇曉玲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把大醉路倒的張國忠扛回家,並懷疑其中有家暴問題。 張國忠的暴力虐待越來越激烈,兒子生日當天,他不滿母子兩人故意忽略他去餐廳慶祝,而來到餐廳鬧事,在眾人面前毆打蘇曉玲,兒子出手阻擋卻被盛怒的他打到昏迷送醫。 蘇曉玲看著昏迷的兒子在意識不清中還叫著自己的名字,決定要保護兒子,在兒子出院前,她趁著張國忠大醉,把他載到海邊公路的懸崖邊往下一推,偽裝成酒後失足落海。 回家後,她在兒子房間外聽見談話聲,她問兒子在跟誰說話,兒子說爸爸剛剛回來看他,爸爸現在是好人,不喝酒了,還說爸爸要帶他出海。 蘇曉玲帶著兒子準備搬家,兩人盡情挑家具,想像新生活的開始。他們在路上巧遇年輕警察黃清和,在黃清和的接近與真誠問候下,蘇曉玲發自內心感到開心,愉快氣氛感染彼此,兩人一起幫蘇曉玲的兒子重新過生日,好似一個甜蜜家庭的景象。 然而,蘇曉玲剛獲得自由的心中仍有罪惡感,在每個甜蜜的片段都感到亡夫就在左右,甚至聽見亡夫譏笑她與年輕警察曖昧的互動。 搬家當天,張國忠的屍體被撈起,蘇曉玲與她兒子一起去認屍,警方告知她,張國忠生前投保了鉅額保險,只要喪命,保險金全歸她所有,警方問她張國忠是否與人有債務糾紛,懷疑他的死因不單純。 在儐儀館外,蘇曉玲告訴兒子,人是她殺的,唯有這樣他們母子才能好好活下去,但是她不知道保險金的事,她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保護兒子。 此後,年輕警察黃清和每次的到訪與關心都變成蘇曉玲的壓力,在她心裡有鬼之下,原本曖昧的情愫翻轉成偵察與質詢。無法面對罪惡感的她開始產生幻聽幻覺,在兒子入睡後,她聽到水滴聲,以為下雨了要起床關窗戶,卻看見張國忠滿身是水坐在客廳椅子上。 蘇曉玲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便與她心目中最強硬暴力的男人,她的亡夫,對話。她的亡夫邪惡地指導她與兒子串供。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重複亡夫的行為模式,要求兒子與她套招,她從指導變成命令再變成叫囂,她猶如被張國忠附身,在兒子身上施展各種她以前張國忠虐待的招數,又在看見兒子害怕的表情後大哭求兒子原諒她。 年幼的兒子在黃清和面前藏不了話,被套問出實情,面對上門對質的黃清和,蘇曉玲在逼問下不得不承認,但是也逐漸變臉,粗暴、憤怒、殘忍,趁著黃清和不注意,從背後襲擊,殺了他。 清醒後的蘇曉玲知道自己已經走入絕路,為了不讓兒子背負「殺人犯的後代」的污名,以同樣的方式將黃清和綁在機車後座,載著他,來到張國忠落海的地方,她猛摧油門,載著黃清和衝向懸崖,製造兩人意外落海的假象。 在警方的偵訊室裡,警察與蘇曉玲的兒子談話,他悠悠地說著事發經過,略過所有蘇曉玲的暴力行為,但是說著說著,情緒逐漸失控,直到兩隻手從他背後伸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恢復冷靜。 那是站在他背後的,沒人看得見的張國忠與蘇曉玲夫婦的鬼魂的手,他們將成為兒子身旁的暴力幽魂,忠誠地陪伴著他一輩子。 附註: 當然,參賽者若能寫出情節更懸疑、巧妙、緊湊的故事大綱,會更有機會獲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