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爾
【二月新鏡】看故事,看見每一個人

2019-02-13

如果每個人都是一扇窗, 閱讀,就像打開窗,打開一個人。 就算只是自己一個人, 閱讀,讓我擁有無數次邂逅。 貪戀閱讀,就像渴望每一個人, 企慕那一扇扇不同的風景。 光鮮外表下,不為人道的傷口...... 勵馨基金會的個案輔導真人真事發想改編。 「傷口在哪裡,療傷的路便往哪裡。」 遭射後不理的未婚媽媽童亞澐,單獨帶著四歲大的女兒到東京,想要重溫自己小時候父母離異前的美麗回憶,在上飛機時遇見獨自一人到日本出差的醫療儀器公司特助梁祐漓,一個曾經懷抱成為飛行員夢想,遇上父母空難過世走不出創傷的偽醫療器材小開。在異地相遇,回國遭逢重大的人生打擊的兩人,替彼此清創傷口、勇敢相愛。故事也探討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復原及自我療癒歷程。 壓根不存在,卻殷殷期盼的。 我總幻想著最美好的日子,是第五個星期日。 可能壓根不存在,卻是讓人殷殷期盼的一個小日子—— 五年來,和胡風與同居的我,是他父母面前的煙霧彈女友, 我曾經為了激他,交了一個又一個男友,他卻一無所動。 但是,我又似乎是他很重要的人。 「因為害怕失去你,所以不能跟你在一起; 因為我看到的愛情,永遠是對方遲早會離開我。」 直到阿勳出現,胡風宇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坐上時光機,記憶如熱淚閃閃 從小最疼愛女主角小櫻的「豆漿爺爺」,現在卻總是把小櫻看成其他人。故事從「現在」開始,倒敘過往和「豆漿爺爺」相處的日子。小櫻的成長故事除了面對友情和愛情的不安,升學和職涯的煩惱,她只希望「豆漿爺爺」能親眼看到她完成終身大事。這是個關於失智老人的故事,也讓你品嘗從女孩變成女人的酸甜滋味。 失去記憶的「我」真的能重新做人嗎? 失去記憶的青年,發現自己的身分並不單純,甚至過去的自己絕非善類,然而在受到善良的農場夫婦收留後,青年認識到自己其實有改變的可能,然而過往的一切找上門來,青年該如何與自己的過去善了呢? 《想過安穩的生活卻冒出一堆人追殺》為舒逸推理小品,從主人翁的身世之謎探討人類的多種可能以及善「善」的形式,非常值得一讀。 經典遭人忽視,不朽將走入安眠? 許宜真在畢業後進入二氏書局的字典組。 字典組最大的工作便是創辦人心心念念的《太辭典》改版。身為社會新鮮人的她雖然難以理解大出版社的種種規矩,加上編字典這無趣的漫長工作讓許宜真上班時常常恍神。但她還是以自己的方式適應、體驗著出版界的種種甘苦…… 一個人是一扇窗,打開窗,改變人生 自父親那個人過世之後,他夜夜入夢對我說著聽不到聲音的話,一而再,再而三。我受不了了,真有那麼多話想說,為什麼不在生前說?現在才想要來盡父親的責任,太晚了。 但為了恢復一夜無夢的好眠,我不得不從保護自己的高塔中躍出,踏上能讓父親安息的方法的路。 前方,等著我的是七扇窗。 我的人生,因著這七窗而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