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萱
【深度書評】周芷萱|對他們而言,八大是脫離低薪高工時的唯一出路......

2018-12-19

《性感槍手》是一本以八大從業人員為主要故事主角的小說,身為記者的作者做了許多田野考察,小說對八大內部的生態、術語和從業人員的日常描繪相當生動。在這之外,如果我們能夠放下獵奇的有色眼鏡,本書就是一部直球對決地去正面揭露社會底層艱辛,看見社會背面人們醜惡樣態的眾生相。 社會背面的眾生樣態 第一章開門見山的談了八大汙名,揭開夜裡的眾生相。作者不說教,一切都攤在讀者眼前,透過故事畫面讓大家自己看。 在主角良韻的面前,一個個躺在按摩床上的男人不只外在的肉體赤裸著、內在也是,但他們渾然不覺,仍覺自己道德高尚。「你為什麼要做八大?」「你媽知道你在當小姐嗎?」「你幫我做都不會爽嗎?!」這種口念經、手摸奶的男人比比皆是,不過區區三千元,就想要在心靈和身體上都得到滿足。不只身體上的滿足要從小姐們的手工討,心靈的缺口也想從小姐們額外的情緒勞動中得到填補,用教訓小姐來墊高自己。八大的工作從來都不只是身體勞動、身體資本的展演,更是情緒勞動,販賣著那短暫又廉價的愛情。 而因著客人的需求,八大的人肉市場更是赤裸裸的把人分級、劃界,無論在酒店或是按摩店,人都是有等級的。身體就是商品、情緒勞動無所不在的同時,尊嚴也成了奢求。「賣相」好的小姐跟「賣相」不好的,都有各自的艱難。相對於「賣相」好的良韻還有賣與不賣的「選擇」,「賣相」不好的天山童姥,則承受著赤裸裸的外貌歧視與各種人格上的貶低。天山童姥的處境表面上看來似乎更不忍卒睹,處境也更為艱難,但即使是條件好的小姐,就真的有「選擇」嗎?八大從業的身分讓他們在城市裡無一處住所可落腳,在生活中更是難以對自己的身分啟齒。 在這些被商品化的身體底下,他們也都是人。在資本主義社會面前,誰不需要錢?但八大從業小姐們的勞力付出所換取的金錢,因為行業的污名,難以得到正面的肯定,始終必須躲在暗影之下。正如作者所說「但又有誰來為她鼓掌喝采,誇讚她終於不再又窮又累又忙了呢?」 脫離貧窮?獲得自我價值?還是不停循環? 「有錢才有資格討論夢想」,對照著渣男威廉的滿口夢想與不切實際,一槍一槍賺來每一分錢的槍手良韻,對於錢和夢想之間的關係則是看得十分透澈。其實這不只是良韻和他八大姊妹們的故事,也反應了當代社會年輕人在低薪高工時底下的社會處境。對於要養家、要付學貸卻毫無家庭支持也無社會安全網支援的年輕人來說,生存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這些用尊嚴換來的錢,真能讓苦海浮沉的人魚公主們上岸?從Tiffany的結局看來,也許答案是否定的。不只是Tiffany,良韻、天山童姥、薇薇,真有誰能脫離貧窮,還是只是從一個底層換到另一個底層,無盡地成為他人賺錢的工具呢? 除了金錢之外,故事也用不同的角色呈現了作者觀察中八大行業小姐們的生活和價值觀。許多研究和田野觀察都指出,八大從業女性因為職業生活的影響,親密關係與自我價值觀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走向:一是更了解自己的價值,從職業生涯中得到自信和肯定,另一種是因為人格長期被踐踏而自信心低落,Tiffany和良韻對於親密關係的期待和發展,可說各自反應了這兩種觀察。 《性感槍手》的故事讓讀者赤裸直面人類的黑暗面,卻不全然只有悲情或是獵奇。故事的波瀾起伏令人著迷,讓人忍不住一口氣就想知道結果。雖有些時候可以預期到接下來的發展,不過結果真相大白時,仍然讓人感到心碎了一點點。若真要說有什麼缺點,大概就是有時候對話中刻意設計的表情符號實在很讓人出戲,顏文字的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了(編按)。但瑕不掩瑜,這依然是一本令人著迷的小說,而奠基於台灣社會現實的背景設定,更讓故事除了是故事之外,給了讀者更多細細思考社會現象的空間。 編按:田調過程中,作者觀察到小姐們在傳訊息時,習慣使用大量貼圖及表情符號,但因文字無法表現此特色,故以顏文字代替。 ❤ 社會在走,sense要有:酒與妹仔的日常協力翻牌,ㄧ探最真實的公關生活:https://bit.ly/2QBJzg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