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企劃】在清晨,在心裡,自動播放
2018-01-08

總有那麼一些歌,會在心底,反覆播放

 

〈追夢人〉的曲子一響起,腦海便會浮現吳倩蓮的白色婚紗和劉德華的重型機車,無怨無悔奔馳在沒有盡頭的公路上;一首〈一生所愛〉,唱出了周星馳的至尊寶和朱茵的紫霞仙子,談了五百年也沒有結果的戀情,而十八年後,又讓文章飾演的玄奘法師,參透了他對段小姐的執著愛戀。

 

一首歌便有一個故事,主角間的親密如歌行板,是漸強或漸慢。

哪個前奏拿下了決定的場景,接吻的瞬間總會有音樂響起。

 

謝謝你的歌,成就了我的故事。

六首歌,六個故事

善女良男 石芳瑜

六四事件、野百合、媒體開放、 經濟起飛、政黨輪替、網路時代、 金融海嘯、三一八太陽花……   九○年代繁華盛世的泡沫幻影   男女之間時代堆疊的漂流情慾   走過台灣社會的興衰起落政權更迭,   在角落的陳蕊兀自開出自己的一朵花來。   這是陳蕊和台灣的故事   也是屬於你我的記憶。   ▌起源於記憶,難免涉及自己及別人。   我一路虛虛實實地寫,有時極真、有時全面虛構,多數時間模糊了界線。   以情感生活為小說血肉,拉一條時間軸,以現實事件為骨,主要是為了記錄時代。   ────石芳瑜   得過文學獎、開了一家「永樂座」書店的石芳瑜,於中年開始認真寫作。是為了記錄、為了不要忘卻,也是為了幫助自己爬梳過往,思考未來。   她走訪朋友,採集時光片段,以現實事件為骨、情感生活為血肉,讓人物交織於時代之中:自一九七○年延伸至二○一○年,縱深長達四十年;空間則大幅橫越台灣、美國與中國各地。以女性身體、愛情、婚姻、職場為主軸,穿插金錢遊戲、黑道、政治、傳媒、市民生活、流行文化,形成一幅生鮮躍動的時代寫真。敘事結構既有長篇小說的連續性,亦可作為分別的故事單元來閱讀。   《善女良男》緊緊貼合時代脈絡,既有你我的共同記憶,也深刻凝視人性深處,是令所有人都能共感共振的小說新嘗試。 好評推薦   陳芳明|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楊 翠|東華大學副教授   ────專文推薦   王聰威|小說家   平 路|知名作家   李依倩|東華大學副教授   林宜澐|知名作家   阿 盛|知名作家   ────好評推薦   這是台灣戰後政治發展史,也是台灣女性的成長史,更是整個民主運動的發展史。這是不一樣的故事,每位出場的人物,都是以第一人稱發言。作者石芳瑜掌握了關鍵年代的關鍵人物,以陳蕊為中心,開展出一個時代的氛圍。那個戒嚴年代的男女交往,在風氣欲開未開之際,在開放與保守之間,不僅讓我們看見感情的流動,也可以窺見整個社會發展的走向。讀者似乎也被捲入時代的洪流,深深感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力道。架構起台灣在幾個轉折階段的愛情故事,帶出了社會內部的族群議題、性別議題,甚至也牽動了台灣與美國的互動,涉及了台灣與中國的緊張關係。那樣錯縱複雜的歷史結構,卻在不同的愛情故事裡獲得了交代。石芳瑜做了勇敢而細膩的嘗試,整個敘述手法令人目不暇給,輕舟卻已過萬重山。────陳芳明(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善女良男》中的每一個故事都好看,關鍵是,小說裡的男男女女,無一不鮮活靈動,讀來彷彿舊時相識,如是鄰家男女,如是你我。……石芳瑜透過經濟圖景與金錢遊戲、愛情追索與肉慾橫流兩大主題,精準地寫出這種怒放與萎落、芳香與腐臭並存的時代氣味。……從小說初章,陳蕊走出創傷暗巷,走進繽紛世界,展演自身故事,到小說終章,「好男好女」中,陳蕊從故事主角,蛻變成為舊時代的說書人、新時代的見證者。陳蕊是作者,是你我,是從那個繽紛年代跋涉山水而來的老靈魂。────楊翠(東華大學副教授) 詳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8892

繼續閱讀
戀愛季.初夏之雪 D51

是不是太膽小,放棄了太多機會 睜開眼睛才發現,你早已離開我視線 喜歡是一切、暗戀是一輩子; 那時候、說不出口的喜歡,還算是喜歡嗎?

繼續閱讀
謀殺、春天、大風吹 楚然

一生之中,有很多機會交到朋友,但多少朋友可以陪你走到最後?人生就像一本小說,每過一個階段都像一部章節。每一個章節結束,就像大風吹的遊戲一樣,一吹哨音,就會少一個位子,代表一段友誼的結束。 故事從位處山城的大學開始。 那年春天,一位女同學不小心,手上的礦泉水沿著坡道滾下山。寶特瓶像水珠一樣滾下來,經過兩名大學新鮮人的腳邊。這兩名男大生幫忙撿起水瓶,故事就開始了。三人一起體驗大學生活,當然也有朋友之外的情愫產生。 直到某一天,那名女同學死在學校附近的醉夢溪。 大風吹的哨音似乎又重新響起……

繼續閱讀
【你不乖】 冷言

一場車禍,毀了兩個人的幸福。 他,變成植物人躺在床上。她,多年來癡心守護。 但是今天一切都會隨之改變......

繼續閱讀
林森森林 台北人

「我去過很多地方,幾雙手都數不過來,以前聽好多人講香港好,所以我來了,也許明天我還要走,不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在哪裡留下來──」在那班駛往拉薩的火車中,顛簸的五十多個小時裡,我愛上一個不屬於我的女人,我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只知道她從台灣來的,她告訴我,她一直在找一個人。 ※含同性題材※

繼續閱讀
台北故事 台北人

我叫程瀚青。『 我曾經非常喜歡他,更為此瘋狂過。這種感覺我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再有,但我肯定會經常想起他──直到有一天,我不再那麼難受為止。』 ※同志題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