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新鏡】所有細節,只為點綴我們的相遇
2018-11-01

以回憶為經、命運為緯,
當你我相遇,會牽引出怎樣的場景?


是相視而笑,還是漠然錯過?
是背靠背的互相依賴,還是腳踩腳的拉鋸戰?
當時空改變,我們之間的張力,是否還能聯繫彼此?


所有的問號,在看到你的瞬間,找到答案。

 

 

 

「如果妳是男人,我根本不會愛上妳。」

 

人來人往的街頭,即將結婚的雨涵,讓未婚夫拉進懷中,然而在那昏黃的小酒吧舞台上,不改瀟灑的小昀唱著歌,在目光中找到彼此的兩個女孩,勾起過往的回憶。
她們小心翼翼地靠近,探索彼此熟悉的生命,深怕走的太遠就回不了頭,但是走的越遠,卻越清楚彼此要的到底是什麼,然而幸福不該是透過傷害任何人而得到......

 

 

 

 

舊愛不美,美的是回憶,令人深深陷入……

 

沙發跟舊情人,這兩個玩意兒最讓人沒輒,一旦陷下去就像進入Bosanova無限迴圈。
因為受不了男友不斷出軌,我提出分手,也決然離開同居的空間。
雖然企圖展開一段新戀情,但因放不下也無法遺忘舊愛,不斷沉溺於往日的記憶與情感,而無法接受新男友的暴躁個性和強烈的佔有慾。
好想往前,卻又放不下過去。這是我的問題嗎? 已經死過一次的關係,該如何重啟?我已無法離開這張沙發......

 

 

 

 

當愛成為一場自以為是的贖罪......

 

蘇城與戴恕喜,在高中時候,曾因為上一代的恩怨而被迫分開,長大以後蘇城與戴恕喜偶遇,儘管已是人氣歌手的蘇城仍然深情的想找回當初的那一段青澀時光,但是同時也勾起當年父親身故時,看著戴恕喜的遺憾神情……
單身的戴恕喜聽著蘇城當年為她寫的歌曲,在猶豫掙扎時,逐漸憶起當年母親臨終前,那通不發一語就被掛掉的電話。

 

 

 

 

大明星的緋聞對象是記者?

 

陳小惠,剛從外文系畢業,影劇線菜鳥記者。
第一天上班就被擋在電視台門口,大樓警衛伯伯質疑:「妳說妳是新跑的記者就算喔?我也可以說我是電視台的總經理啊!」
這時,路過大明星黃中威拯救了她:「我可以證明她是明星報的記者喔,我認識她啦,她沒問題的。」小記者與大明星的關係,
越走越近……。

 

 

 

 

如果可以選擇,你想忘記什麼?

 

背負著血緣詛咒的年輕人秦未央,擁有讓人遺忘事物的特殊能力,執行能力的代價是縮減他的生命,擁有這樣能力的人,在家族裡被稱為「賣沙人」。秦未央早已認命接受自己的人生結局,直到某天,他偶然遇到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秦未晏,秦未央對命運的想法就此改觀,或許命運是可以被改變的。
兄妹倆於是一起合作接案,各種要求奇特的委託人一一出現:想要忘記開鎖技巧的小偷、懼怕死亡而想要忘記死亡的青年、想遺忘味覺的美食家……

 

 

 

萬事皆可問,唯獨我的秘密......

 

陳澄,一位年近四十的男人,世人眼光中的魯蛇,開著萬事皆可諮詢的破爛小店。有天,多年前的大學朋友找上陳澄,拜託他幫忙解決女兒涉嫌害死同學的案件。
而涉嫌謀害同學的少女陳艾瑜,便就此與大叔陳澄,結下不解之緣,維持亦師亦友的關係,一起解決了各式各樣的案件。儘管兩人越來越熟悉,但陳艾瑜總覺得有無形的隔閡存在彼此之間。陳澄心中埋藏許久的秘密,終於在選舉相關的新聞中慢慢被媒體揭露……

 

 

 

家庭、職場、回憶糾葛的四角同志虐戀

 

張奇格和范思達曾是一對同性戀人。三年前卻因范思達遵從家裡規定,狠心拋棄張奇格。遠離范思達的奇格,在上海開啟新生活,也有了個愛他的伴侶羅素。世事千迴百轉,三年後范思達家道中落,曾經的戀人卻心有所屬。面對曾經深愛的戀人,奇格兩相掙扎,卻也意外發現范思達與深櫃同事吳有天的性癖好。然而吳有天為了完全佔有范思達,威脅奇格辭職;同時間,奇格的閨密喬曼希望可以透過奇格和范思達的好關係,取得范思達的精子;范思達千方百計只為了贏回奇格的心,錯綜複雜的四角虐心戀同志愛情故事,就此展開。

完整書單

《戀後,雷歇雨止》 硫犬

每首歌,都是一份告白;每段情,都是一節雨季。 三年前,地下樂團「雨與雷」最後一次演出,主唱「Rainie」與吉他手「閃電」撕破臉,樂團因而解散。 曾深深相愛的兩人,因著性別、因著沒有勇氣突破框架,漸行漸遠。 三年後,已經訂婚的她,與堅持夢想的她,再次相會。重逢之後,是破鏡重圓,或者,仍將錯過彼此? 閃電:「如果我是男人,這一切就不會如此複雜。」 Rainie:「如果妳是男人,我根本不會愛上妳。」

繼續閱讀
舊情沙發 阿亞梅

沙發,是舊情人的象徵。 舊愛不美,美的是回憶,令人沉迷、深深陷入……

繼續閱讀
可不可以再愛一場 小妖.

【2018年作品】 蘇城曾是她最愛的人,卻也是她最恨的人。 戴恕喜在高二那年轉學,她充滿防備地面對新同學、新生活,個性孤僻的她從未想過融入新班級,然而蘇城主動坐到她的鄰座,一次又一次試圖靠近戴恕喜的心。 「我最近寫了新歌,正在想歌名,給我點意見好不好?」 「我不要。」 蘇城笑了起來,「我應該可以榮登妳回『我不要』最多次的男生吧?」 蘇城就是這樣,即使戴恕喜無數次冷漠他,蘇城還是帶著笑容朝她走來。 她終於決定牽起蘇城的手,用全部的愛去回應蘇城。 然而,戴恕喜又怎能想到,蘇城的愛只是一場虛幻,那些溫柔體貼,不過是蘇城自以為是的贖罪……     每周五、六晚上20:00更新。

繼續閱讀
影劇小記者的秘密日記 王蘭芬

陳小惠,剛從外文系畢業的女孩,擔任影劇線記者。第一天上班就被擋在電視台門口,大樓的警衛伯伯質疑她:「妳說妳是新跑的記者就算喔?我也可以說我是電視台的總經理啊!」這時,大明星黃中威拯救了她:「我可以證明她是明星報的記者喔,我認識她啦,她沒問題的。」小記者與大明星的關係,越走越近……。

繼續閱讀
賣沙人 Insect

「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不可以拿陌生人給的東西!」  不怕綁架、不怕誘拐,這個家族的人提防著陌生人,是怕賠上整個家族的「時間」。

繼續閱讀
諮詢者 雨落

陳澄,一位已經要年近四十的男人,過著一般人認為不成功的日子,開著可萬事諮詢的破爛小店。有天他多年前的大學朋友找上他,接受他所有的冷嘲熱諷,只為拜託他利用諮商的才能解決女兒涉嫌害死同學的案件。至此之後開始了一小段解決事情的故事。第二章為〈白色的記憶〉,為接受解決蔣公銅像流血淚事件。

繼續閱讀
同类 海尘

張奇格和范思達曾是壹對同性戀人。 他們在成都讀大學時相遇,奇格對帥氣的思達壹見鍾情,愛他至深。三年前,富裕家庭出身的范思達突然向奇格提出分手,表示自己要遵從家裏安排,跟壹位與他們家門當護對的女人結婚。 奇格苦苦哀求未遂,傷心欲絕的他遠走上海,開始新的生活。他在陸家嘴金融中心找到壹份工作,並且有了成熟穩重的新男友羅素。孰料就在三年後現男友羅素生日那天,前男友範思達突然出現。 思達告訴奇格他已經離婚並且壹無所有,他提出和張奇格“復合”,想要重新開始。 張奇格平靜的生活瞬間陷入兩難的漩渦……

繼續閱讀

本月注目作家

硫犬

三十歲通勤大叔,喜愛、擅寫老派文學。 拙劣文字若能為大家帶來一點娛樂,便再好不過。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ulhound

會員專頁
阿亞梅

十七歲出版第一本網路小說,從此染上寫作的癮頭,戒除不能。 寫純愛小說出身,曾被取名為純白色女孩,但其實她是緋紅色的。 擅長書寫不粉紅,不夢幻,有溫度,有血淚,不算寫實卻很誠實的愛情故事。 一個文學獎都沒得過,沒什麼遠大的抱負,只想持續說自己想說的故事。 現為專職編劇,寫粉紅泡泡寫到很煩的時候,會開啟裏人格「阿亞梅」寫小說。 FB粉絲專頁|阿亞梅官方網站|鏡文學作家專訪

會員專頁
小妖.

常發呆,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出門容易被各種東西吸引,然後莫名其妙走丟。  喜歡奶茶、巧克力、狗;討厭蟑螂、樓梯、塞車。  國文常考不及格,卻愛上寫小說,是個充滿矛盾的怪傢伙。  做事情三分鐘熱度,人生中唯一努力不懈的事只有寫作,而未來還會繼續寫下去。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yau1133 E-mail:yau_1133@yahoo.com.tw 著有《絕對占有欲》、《花開之時》、《迷路天堂》、《幫主的玩具愛人》、《使壞的男人》、《劣女被愛》、《奈奈不哭》、《偽童話》、《手牽手一起變老》、《厲害了!我的戀愛★悟空Sir!》、《可不可以再愛一場》

會員專頁
王蘭芬

90年代紅極一時的台灣網路作家,有「女痞子蔡」稱號,在台大椰林BBS以Lionborn為ID,累積眾多網友追文,盛況直追痞子蔡《第一次親密接觸》討論熱度。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就讀於北京大學中文研究所,在報社當過十一年的記者,現在是專職媽媽。 著有《圖書館的女孩》、《影劇小記者的祕密日記》、《寂寞殺死一頭恐龍》、《旋轉木馬嘩啦啦啦》、《夏天與甲蟲的故事》。其中,《圖書館的女孩》行文間頗具「村上春樹之美」,時空錯置敘事手法構築出一段90年代動人青春,深受讀者喜愛,分別在2000、2009兩次再版。2001-2005年其多部作品在中國出版,於對岸打響知名度。2018年,受邀參加台灣文學季擔任文化導覽作家。

會員專頁
Insect

誤打誤撞成為廣告投手跟數據分析師,每天在數據中打滾。 滾著滾著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寫小說,乾脆一邊滾數字,一邊寫文字。    

會員專頁
雨落

在書寫的海中浮浮沉沉,正式漂流了約五年多之久 寫小說也是想完成和某個的人之間,十年的約定 以前嚮往寫出奇幻的作品,到大學後接觸台灣文學,開始傾向關於寫實類的小說,目標開始轉為寫出關於台灣的小說 對於短篇小說較擅長,但還是希望能寫出長篇小說 喜歡郭松棻的〈月印〉、伊版幸太郎的〈fishstory〉、余華的〈兄弟〉、新海誠的〈秒速五公分〉等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寫出觸動人心的作品

會員專頁
海尘

生於70年代,遊走於香港和上海之間。看遍紅塵仍愛紅塵,最擅長寫情。《同類》是其酷兒小說處女作。

會員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