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

中篇小說 連載中

小四也搞不清楚,這如同鬼域打開一條通道瘋狂湧出,終於漫進他家的大水,應該是一個故事的開始,還是結束?

對,他搞不清楚。身為一名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大概是年紀還不夠吧他安慰自己——總是把好好一個故事寫到爛寫到臭的……「小說家?等等你再說一次我沒聽錯吧,你是說小說家嗎?」這是阿痞聽到小四脫口而出「小說家」三個字後的第一反應。

然後,思緒就這樣閃了一下,暗去,又亮起來。阿痞質疑的話語衝進來一陣亂砍,回音般反覆播送,大水場景刷一下換成他賤賤的笑臉,「你是說小說家嗎?」

「煩死了這傢伙。」像旁白一樣小四在腦中喃喃有詞。
重來。小四重整秩序,如同一隻忙碌的蜘蛛急忙吐絲把剛才被誰大手一揮扯破扯斷的蛛網重新補好。

身為一名還沒寫出過任何作品的小說家,面對任何場景,他總忍不住在腦中調度起一個故事的可能性。這大水,如果是一個開始,那麼在水患過後,一切勢必砍掉重練,把所有雨過天晴後應該也全數泡爛了的家具丟棄、換掉。

——大男孩和家中菲傭一人一邊抬起沙發橫越過半個社區,再一、二、三、丟!那樣把沙發一晃拋在滿是大型廢棄家具家電的回收處發出巨大的一聲砰!故事開始。

完整簡介
1,12 萬字 / 86 總點擊
收藏 推薦 分享
最新章節: 2017-04-26 12:02:41 更新
湖南蟲

一九八一年生,台北人。淡水商工資處科、樹德科技大學企管系畢業。得過一些文學獎,入選過一些選集。著有散文集《昨天是世界末日》、《小朋友》、詩集《一起移動》。經營個人新聞台「頹廢的下午」。

追蹤 / 1 部作品

鏡文學

小四也搞不清楚,這如同鬼域打開一條通道瘋狂湧出,終於漫進他家的大水,應該是一個故事的開始,還是結束?

對,他搞不清楚。身為一名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大概是年紀還不夠吧他安慰自己——總是把好好一個故事寫到爛寫到臭的……「小說家?等等你再說一次我沒聽錯吧,你是說小說家嗎?」這是阿痞聽到小四脫口而出「小說家」三個字後的第一反應。

然後,思緒就這樣閃了一下,暗去,又亮起來。阿痞質疑的話語衝進來一陣亂砍,回音般反覆播送,大水場景刷一下換成他賤賤的笑臉,「你是說小說家嗎?」

「煩死了這傢伙。」像旁白一樣小四在腦中喃喃有詞。
重來。小四重整秩序,如同一隻忙碌的蜘蛛急忙吐絲把剛才被誰大手一揮扯破扯斷的蛛網重新補好。

身為一名還沒寫出過任何作品的小說家,面對任何場景,他總忍不住在腦中調度起一個故事的可能性。這大水,如果是一個開始,那麼在水患過後,一切勢必砍掉重練,把所有雨過天晴後應該也全數泡爛了的家具丟棄、換掉。

——大男孩和家中菲傭一人一邊抬起沙發橫越過半個社區,再一、二、三、丟!那樣把沙發一晃拋在滿是大型廢棄家具家電的回收處發出巨大的一聲砰!故事開始。